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文学吧 >> 太子宠婢她跑了 >> 疯魔(6)

脖颈上的吻如细雨,她有些受不住了,喉咙里轻呼出声,眼前却闪过方才做的那个梦来。阿南的肚子大了一圈儿,它真是托梦来了,阿南也想让她有殿下的孩子…

殿下的手已经不知在哪里了,她好难受,却忽的想起若她要救阿爹和阿娘,便侍奉不了殿下几回了…想到这里,她忽的轻松了几分,身子骨里的紧张也放了下来。殿下想要的,她便也只能给他这些了…

床榻被压着几声闷响,帐子里好像起了一丝小风,长卿有些发了寒,殿下却是滚烫的。她鼓起来勇气伸手去抱了抱殿下,探着他背后滚热的细汗,那热度顺着指尖滑入了她心底,她喉咙里的声响顿时更张扬了一些。

殿下原还温柔着,却忽的将她双手捉去了枕头上。长卿听着他的呼吸渐重,却在她耳旁低语,“想要孤的孩子么?嗯?”

长卿目色怔了一怔,眼前忽的晃过今日送她糖油酥那小人儿的模样,若日后她不在殿下身边了,有个小人儿和她斗斗嘴,好像也是不错的…她咬着下唇,鼻子里轻微的一声,“嗯…”

殿下却忽的停了下来,在她耳边的话语几分阴狠,“除非他死了…”

长卿双瞳霎时空了,殿下在说什么?她怎的好似听不懂了。

借着窗外微弱的灯火,她看到殿下嘴角挂着一抹笑,森森冷冷。她害怕,她想挣开双手去推他,她想爬去床角将自己蜷起来。可不行,殿下力气大极了,她生生疼得不行了,求饶了好几声。殿下却听不见似的直将她彻彻底底要了干净…

长卿累极了,她被殿下卷在被褥里,放在了床榻边上。殿下却久久没躺回来她身边。

这些时日来,都是殿下抱着她睡着的,他还未回来,她便有些不习惯。方才缓缓打开来眼帘,她却见屋子里又亮起了一盏烛火。殿下手中端着一碗药汤,坐来了榻边。

她闻见一股浓烈的药味儿,殿下的脸色却很不好看。她用尽了气力将自己撑了起来,往床榻中躲了躲。

殿下却伸手一把将她的脖子勾回去了他怀里。他动作很大,带着几丝强迫,长卿看着那碗黑乎乎的汤药就在眼前。她抬眸望着殿下,“长卿病已经好了,怎的还要吃药?”

殿下嘴角一抹冷笑,声音却很是温柔的,“孤说了,除非晋王死了,你才能有孤的孩子。”

殿下早就知道她是晋王的人了,长卿一点也不意外,可她心里忽的空空荡荡的…她以为殿下是她的亲人了,她方才还想有过殿下的孩子。可看来殿下并不想…

母凭子贵,为安远侯府撑腰,不过殿下一时兴起的玩笑话。

肌肤之亲,同枕而眠,不过一场梦幻泡影…

在殿下眼里,她依然是晋王的那颗棋。

长卿垂眸下去,用了几分力气将自己从他怀里挣脱了出来,而后抬手去接了那碗汤药过来。那气味腥臭,与她平日里喝的药味儿不同,颇有几分辣口。

她听听话话,将那药汤一口饮下,方又捧着那药碗从床榻上起了身。她没抬眸看他,绕去殿下面前,对他福了一福,“长卿回侧间了,殿下有什么事,再传长卿。”

她说完,恭恭敬敬退去了门边。殿下并没说什么,她这才转背出了寝殿去…

夜里的风干干冷冷,她身上只一件单薄的襦裙,她却并不想回去侧间儿,外头的冷风正好能让她多清醒一会儿。她在院子里角落里呆了一会儿,身子实在受不住了,方才去小禅房的佛像面前跪了下来。

她双手合十,在佛陀脚下念诵起来佛经,渐渐有些困乏了,于是靠着佛台脚下睡了过去…

长卿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了。朝云见她醒了,忙来扶她。她看了看四周,不知自己是什么时候回了小厢房,却听朝云说,“是殿下抱你回来的。你可是和殿下闹脾性了?”

长卿垂眸摇了摇头。朝云见着叹了声气,方端了热粥来,“昨夜里你回来的时候身子都是凉的,快吃点儿热的。”

“多谢朝云。”她开口方才发现喉咙里辣着疼,该是昨日夜里落了寒凉。换做平日里,殿下该会抱她回寝殿的,可殿下今日只将她送回来了小厢房…

吃过了粥,长卿坐在镜子前梳妆起来。脖颈上的红印还未退,她忙拿了些粉膏掩住了。她面色有些青,又给自己涂多了一层胭脂。这才换了身干净的衣衫,从佑心院里出来。

太后娘娘那日说,若想明白了便去找她。长卿觉得,她已经有答案了…

寿和宫的内侍大人领着她入了偏殿,太后娘娘翘着长指甲,正捏着茶碗盖子抿了一口茶。

长卿上前与太后娘娘告了安,方才跪了下来,“长卿在江南,还有一位外祖母。若娘娘能特赦阿爹阿娘回朝,长卿愿意回去江南…”

昨夜一夜北风,吹散了京城云霾,今日风和日丽。

从寿和宫里出来的时候,阳光洒在长卿脸上,很是温暖。春日的泥土香气扑入鼻息,比以往都要清新了几分。

她看到御花园的枯枝上冒出了新芽,绿意盎然;大红宫墙金瓦楞上窄逼的一角天色,碧蓝无暇。可她知道,日后宫墙不作挡,外头的天比这儿的好看。

她不要再做晋王的棋子,也不要再做太子的侍婢。她要做长卿。

**

一连着十余日,殿下政务忙,回佑心院都很迟。长卿干脆告了病,也不去他的书房。朝云多了不少活,长卿知道她辛苦,只好等朝云回了侧间儿,再给她揉揉肩头。

白日里趁着殿下不在,她都会去兰心院里陪陪公主,她亲手绣了个香包与公主做念想。夜里趁着朝云睡着了,长卿往她衣箱里塞了几颗珍珠,是殿下早前赏给她的,还没来得及换成银两。她想着,万一朝云日后有急用,该也能帮上些忙…

这日夜里,殿下却让朝云来传她。虽不知是什么事,可她和太后娘娘约定的日子,也只有三日了…

长卿入来书房的时候,书桌前却空空荡荡的,没有人。还未反应过来,身后的房门便被人一把合上了,她腰身上卷上来一只大掌,直将她逼去了房门上。

她闻见了浓重的酒气儿。殿下鼻梁直贴着她的,一双长眸中似有星火,看得她两颊发烫…“殿下…传长卿何事?”

殿下眉间紧锁着,“孤如今要有事才能传你了?”

长卿忙垂眸下去不敢与他对视,殿下另一只手里,却晃过一卷书册,扬在她眼前。长卿一眼便看到了阮安远三个字,她心提到了嗓子眼里,忙伸手去拿书册…殿下却又一手扬开,不让她拿到。

殿下那双眉眼直盯着她眼睛里看,“你不是一直想要这个?”

“是…是阿爹和阿娘的特赦名册?”长卿声音里几分颤抖,还有三日便是太后娘娘的寿宴了,特设名册确该下来了。

她腰身上的大掌却紧了紧,掐的她直疼…她却不敢呼痛。殿下的手终于放了下来,她忙一把接了那书册过去,一个字一个字读了过去。

果真是太后寿宴的特赦名册,最末已经有了皇帝的御章。第三个名字,便是阿爹的,旁边还有阿娘的…她眼里晶晶莹莹,啪嗒两颗眼泪便直落了下来,直将那名册紧紧捂到了胸口上。

她脸颊上却是忽的一阵温热,那颗泪珠竟是被殿下吻去了…殿下的声音忽的很是温柔,“孤为你跟皇祖母求来的。你该如何报答我,嗯?”

长卿脸上浮出笑容,却又几分生硬…

殿下该真是帮她与太后求情了,可殿下却不知道,阿爹和阿娘的名字,是长卿用自己跟太后换来的。她抬手去捧起殿下的面庞来。这副轮廓早就印在她心里了,她得好好再看看清楚。

她寻着去了他的唇上,那里最是凉薄,还有些酒气。可她顾不得,她勾起来他的脖颈,寻着他唇齿之间吃咬,放肆地尝着他最后的味道…

她被殿下抱回了床榻上,她面上几分娇笑,抬指轻轻拨开殿下的衣襟,触探到了他胸脯上,那里紧实滚烫,是她最喜欢的地方。她的亲吻在那里流连,殿下喉咙里嘶哑轻哼…

她指尖紧紧扣着他的臂膀,他练武,那里也很是鼓实,她几分满足。却被他一拥滚去了床帷里,殿下在她耳边轻声道,“今日伺候得不错,有赏。”

她轻笑着,“长卿不要赏赐了,长卿只要殿下…”

**

过了三日,便是太后寿宴。自从特赦名册敲定,长卿便也如同往常一样,侍奉在他身边。只是夜夜同床之后,不改一碗腥臭浓黑的药汤。

好在这样的日子,已经是尽头了。

傍晚的时候,长卿侍奉殿下换上一身新作的深紫竹袍,便听得苏公公在外通传,“殿下,太后娘娘派了车辇来。”

殿下要出门,本要她当值的。她却是咳嗽了起来,早前几日的寒凉还消退,这些日子来,她总偶有发热。

殿下听得来探了探她的额头,“又发热了?”

长卿微微颔首,捂着心口又多咳嗽了几声,惹得他怜悯,她便不用去寿宴了…

殿下一把抱着她去了软塌上,捂着羊绒小毯给她盖好,“你便留在佑心院里养病,朝云随孤去寿宴。”

“好…”长卿说着,再对殿下笑了笑。却听殿下又嘱咐着,“若累了就先睡,今夜不必等孤了。”

“嗯。”她见他转背出了书房,又起身悄悄跟了出去。

佑心院门口果真停着太后娘娘派来的车辇。小车窗里,纪悠然笑靥盈盈,正往外探着,等着殿下。殿下见到纪悠然在车中,却也并未有二话,直背手上了马车。

长卿看着那马车缓缓开走了,方去了侧间儿里,收拾起行囊来。不一会儿,姜嬷嬷来敲了敲门,“娘娘为姑娘准备的马车已经停在东宫侧门外了。”

“好,嬷嬷可否再等我一阵?”

长卿卷着包裹起了身,再去书房里看了看。她去摸了摸殿下的书桌,又在他的椅子上坐了一会儿。想来一会儿殿下该要寻不见她了,便抬笔写了两行字,放去了金丝榻的枕下…

夜里的风有些烈,马车果真停在东宫侧门口。

长卿只见立在车旁候着的车夫,带着斗笠,身形魁梧,手中一把长剑,手背上还有一道蜈蚣似的刀疤…

她正有些生怯了。

姜嬷嬷笑得干练通达,“这是娘娘信得过的护卫,会送你去江南…”

长卿这才对车夫福了一福身,“有劳大人了。”

※※※※※※※※※※※※※※※※※※※※

长卿:一首凉凉送给殿下。

明天凌晨万字更新入v拉,宝宝们记得前四章留言,可以领红包哟!

同系列文预收推送《捡到失明大魔王后》,下一本写,是真的!喜欢的宝宝可以收藏一下。

【文案:】蜜儿在甜水巷口捡了个男人回来,男人浑身是血,眼睛也瞎了,可洗干净了,眉如远山,鼻如峻峰,身上也结结实实的。家中也没个男丁,蜜儿动了小心思,治好了人家的伤,就留着人儿做上门夫婿吧,也不知道人家愿意不愿意…

可自从男人能下床走动,一向平平静静的甜水巷里,总是伤病惨重…

老来蜜儿家骗饭吃的王阿婆,莫名在后巷里摔断了腿。

一直想偷蜜儿祖传药膳医谱的杜郎中儿子,总是鼻青脸肿…

蜜儿养的鸡被隔壁阿花偷吃了。第二日,阿花便捧着铜钱来还她…手腕儿上还带着淤伤…

男人的眼睛一天天见好,就快看得见了,却来了几个官爷,男人便要跟他们走。临走前,让人送了五十两白银来,给蜜儿当做谢礼。

蜜儿动了动嘴角,却什么也没说,收了那银子下来。

谁跟钱过不去呀?她独自一人也能过活。

**

明煜生来便是帝王手上的刀,十八般酷刑下酒,杀人饮血为乐。

可自打从甜水巷里回来,他忽觉刀尖上的人血黯然失色,比不上蜜儿做的饭菜秀色可餐。刑犯的惨叫索然无味,不如那小丫头一声“明哥哥”。

冬日里寒,他总想着那丫头睡觉喜欢打被子…

新春将至,他忽的发现那杜郎中的儿子想娶了蜜儿,贪图那本药膳医谱…

夜半三更,他掀被而起,溜进了蜜儿的小院,又寻去了她的小砖房:“我娶你。”

【甜心妹妹.甜品铺子京城酒楼双料老板娘 X 落难被救.假上门夫婿.真禁军大都督.很凶那种(嗷呜)】

【架空大明】

【文案已经截图留档,请相互尊重-08/10/2020】

喜欢太子宠婢她跑了请大家收藏:(www.wenxiba.com)太子宠婢她跑了文学吧更新速度最快。

太子宠婢她跑了最新章节 - 太子宠婢她跑了全文阅读 - 太子宠婢她跑了txt下载 - 紫夭的全部小说 - 太子宠婢她跑了 文学吧

猜你喜欢: 判官年年雪里穿成替嫁小炮灰权臣与尤物[快穿]逆袭成男神女帝生存手册白月光是假的男主他老是那样绝情女帝太子宠婢她跑了全球高考月东出我想和仙君退婚是真的灵媒快穿之陈舟游记春秋小吏一朵花开百花杀替葬重生后我被摄政王盯上了咸鱼皇妃升职记我靠炼丹发家致富
完本推荐: 一朵花开百花杀全文阅读爆款创业全文阅读入戏全文阅读我从凡间来全文阅读食局全文阅读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好男人[快穿]全文阅读穿成替嫁小炮灰全文阅读可爱过敏原全文阅读被认回豪门后爆红了全文阅读春秋小吏全文阅读海上无花也怜侬全文阅读斗罗之铠甲神装全文阅读偶像直播秀全文阅读快穿之陈舟游记全文阅读长安第一绿茶全文阅读咸鱼皇妃升职记全文阅读斗罗大陆之开局签到焰灵姬全文阅读锦乡里全文阅读无限秘境[全息]全文阅读金屋恨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从亮剑开始崛起偏爱全球高考特种兵:开局被狼牙特招!我靠炼丹发家致富骑遇鬼使神拆[重生]偏爱大宋小吏夫人是权爷的心尖宠男主他老是那样绝情金屋恨我从凡间来可爱过敏原美漫之超级英雄之父重生之认命从综艺开始爆红全球僵尸怀了我的孩子年年雪里入戏[快穿]素人女友海上无花也怜侬拜拜[穿书]她又C位出道了快穿之陈舟游记赛博英雄传沙雕太子被撸秃了春秋小吏神道丹尊大数据修仙

太子宠婢她跑了最新章节手机版 - 太子宠婢她跑了全文阅读手机版 - 太子宠婢她跑了txt下载手机版 - 紫夭的全部小说 - 太子宠婢她跑了 文学吧移动版 - 文学吧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