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文学吧 >> 骑遇 >> 第5章 邻居家串门

第5章 邻居家串门

齐遇见爸爸发了半天呆都没有理她,就走到跟前去。

“帅爸爸呀,既然隔壁差、不、多、的房子有人住了,我是不是就可以去邻居家串门了呀?”

齐遇亲昵地推了推齐铁川的肩膀。

“不行啊,爸爸说的差不多,是差不多的时间开建的华侨房。对面宦宅是大宅子,你不能随随便便就跑到人家家里去。”齐铁川没同意。

“邻居串门不是很正常吗?怎么就随随便便了呀?你不还经常和我说,你小时候,爷爷总带你去邻居家串门的?”齐遇小朋友表示不服,凭什么爸爸去得,她就去不得?

“现在时代不一样了,大家都是关起门来各管各的,没人会喜欢不打一声招呼就过去串门的。”

“如果人家有邀请你,你就可以去,没得到邀请就直接过去,就是随随便便。”

齐铁川不是不让齐遇串门,而是不让她莫名其妙地往别人家里跑。

“是这样吗?”齐遇有点疑惑地看了看自己的爸爸。

但齐小遇同学很快就释然了:“既然小哥哥就住旁边,那他肯定会再来洗车的,等他来了,我就找他要邀请。这样是不是就可以了呀?”

“你只要不勉强人家,在合情合理的情况下收到邀请,当然就可以去了。”齐爸爸从来也不给齐遇设置太多的条条框框,只会把该讲的大道理在适当的时候和她讲一下。

“那好呀~等小哥哥明天过来洗车,我就找他要一个合、情、合、理的邀请。”齐遇愉快地做好了决定。

合情合理,那还不就是自己看着办的意思?

齐铁川看着齐遇得意地摇摆身体的小模样笑着打趣:“小哥哥,今天才洗过车,怎么可能明天就会来,你是没给人家洗干净吗?”

这是父女俩最常见的相处模式——宠爱有度。

“怎么可能,我齐小遇洗的车,可是方圆十里公认最干净的了呀~”

“再说了,小哥哥那个车是他自己洗的,他人和他名字一样奇奇怪怪的,都不让我碰他的车子。”

“而且呢,都自己洗车了,还非要在我们这里办年卡,帅爸爸,你说宦官哥哥他是不是傻呀?”

齐遇很听话,爸爸说不能叫人家太监哥哥,她就把称呼改成宦官哥哥好了。

“你也不可以叫人家宦官哥哥,人家有名有姓的,你要么就叫小哥哥,要么就把名字叫全了再加上称呼。”

齐爸爸继续教育今儿个忽然有点兴奋过度,开始放飞自我的齐家小妹。

然而,齐爸爸的“苦口婆心”并没有派上用场。

因为齐遇同学前前后后等了都快一个星期,也没有再见宦享到她家的洗车店“借”高压水枪。

“帅爸爸,我就说隔壁的小哥哥很傻吧。”

“像他这种一个星期都不来一次的,我让他办次卡他竟然还不听我的劝。”

“他要再不来,他就亏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齐遇的标志性音阶笑声“照亮”了整个【齐家铁铺】。

“你不是就想多赚点钱吗?怎么开始管人家小哥哥亏不亏的?”齐爸爸经常会有点小小的无奈,他怎么就把女儿养成了热衷洗车赚钱的样子。

“不是啊,小哥哥当时办卡的时候是说让我看着给他办啊,这样的话,我不是要对小哥哥的信任负责吗?”齐遇俨然一副正义之师的模样。

“是这样吗?你如果真的想要对人家负责的话,就把上次办卡的钱,还给小哥哥。”齐爸爸给出了一个建议。

“啊?那怎么行?办都办了,都洗过一次了,哪里还有退还的道理呀?”

“帅爸爸呀,你是不是也被小哥哥的傻给传染了呀?”

“你想啊,你出去买东西,用过了之后,人家也是不会退的呀。”强大的逻辑遇再度上线。

“你都说小哥哥上次来,只是借用了家里的水枪,车子都是他自己洗的,这样就不能算是已经用过了,是不是?”齐铁川决定要好好地引导一下。

“可是我也没有强迫他办卡呀,我一直都让他办两百块钱的卡,是他自己非要办年卡的。”齐遇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还是分得很清楚的。

“你看啊,之前那些来我们这儿洗车呢,一来照顾你的生意,二来也是借用一下院子。”

“可隔壁家的小哥哥如果愿意自己洗车的话,他们家的院子还不比我们家的大?”

“如果是你,这种需要自己动手的情况下,你还会出来洗车吗?”齐爸爸问自己的女儿。

“那我肯定是不会呀。”齐遇回答地斩钉截铁。

“所以啊,小哥哥也是想着照顾邻居生意,他可能以为我们是那种很正规的洗车店,才进来的。”

“进来之后,才发现是我们家小齐遇一个人在洗车。”

“你肯定不能一次就收人小哥哥一千块,你说是不是?”齐铁川继续引导。

“帅爸爸,你说的有道理呀,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我明天就去把钱还给小哥哥。”齐遇很快就下定了决心。

“行,那我等下拿一千块钱给你。”引导初见成效,齐铁川立马给予最大力度的支持。

“九百九就好了。”这回轮到齐遇提出了异议。

“你什么时候又赚到了十块钱?”齐爸爸一直负责“打理”齐遇赚到的钱。

“不是啊,既然小哥哥是隔壁邻居,那院子停一下也就停一下了。”

“借高压水枪我也可以大方一点不收他钱,但水费他总是要给的吧?”

“还有洗车用的泡泡,嗯,加起来怎么都要十块钱。”

“我齐小遇可是童叟无欺的良心商家呀。”

齐遇小朋友愉快地决定,以后谁要是来她们家自助洗车,就收十块钱“成本费”。

“你的意思是,邻居的情谊还比不上十块钱吗?”齐爸爸再度被逗得啼笑皆非,所谓的引导初见成效,也就是他自己以为而已。

“那我以前都不认识他呀,哪有什么情谊?再说了,小哥哥人都回来这么久了,也没有邀请我去他家串门,也不算真的邻居,隔了这么大一条新马路呢。”齐遇觉得爸爸应该心安理得地收下十块钱的成本费。

但爸爸还是拿了一千块钱给齐遇,理由是——没零钱。

齐遇就这么拿着一千块钱,开始了到隔壁家不请自来的串门之行,哦,不对,是送钱之旅。

齐遇小朋友还是第一次,怀揣一千块巨款出门。

齐遇到的时候,发现“官家”的大门没有锁。

这是她从会走路开始,路过“万国建筑博物馆”这么多次,第一次看到高高院墙的房子里面是什么样子的。

齐遇没能一眼就看到这个院子的全貌,因为视线被一个人和一辆破烂不堪的车子给挡住了。

真的是很破、很破,非常破的车。

小哥哥略显费力地往院子外面推一辆一点都不符合他气质的破车。

齐遇还是第一次见人徒手推汽车,自认为力气很大的齐小遇,立马就撸起袖子过去帮忙:

“宦g-u-”齐遇刚想叫宦官哥哥,就想起帅爸爸说不可以这样,就赶紧改口,“宦亨哥哥,我来帮你吧。”

“hu-ànx-i-ǎng”,小哥哥字正腔圆地说了两个字,才接着解释,“享誉国际的享”。

这下就有点精彩了,宦享的名字总共才两个字,齐遇一错就错了一双,官亨不是宦享,宦亨也不是宦享。

一错未平,一错又起。

“明明是哼哼唧唧的哼嘛,怎么就变成享誉国际了。”这多一笔少一笔的,对于才小学一年级的“齐秀才”来说,真心就差不多。

“哼唧的哼,有多一个偏旁部首。如果你不喜欢享誉国际的享,理解成享受的享也是可以的。”宦享耐心地给刚刚开始识字的小朋友做讲解。

因为自己的无知,已经有点恼羞成怒的齐遇,并不买账,气鼓鼓地来了一句:“我以后就叫你宦官哥哥,这样就一定不会错了。”

宦享没兴趣和一个小姑娘置气:“车子挂了空档推起来不重的,我一个人就行了,不需要你一个小丫头帮忙的。”

听到宦享换话题,齐遇顺着台阶就下去了:“小哥哥你为什么要推一辆破车?”

“这不是破车。”宦享郑重其事的提出抗议。

“那这车能开吗?如果能开你为什么要推呢,你是不是真的傻呀?”齐遇好不容易才把心里想的破烂车子,在出口的时候改成了破车。

只是,一个不小心,又暴露了她和帅爸爸说小哥哥傻的事实。

“不能。”宦享被问得没了脾气。

“不能开的不就是坏车吗?坏掉的、还破破烂烂的车子,不就是破车吗?”齐遇完全就不觉得自己的话里面有什么毛病。

宦享组织了一下语言:“这是一台年久失修的古董车。”

“古董车就不能破吗?”逻辑遇上线之后,就完全忘记了自己来找宦享的目的。

“能破。”宦享被齐遇有些无厘头的提问给问的不知道要怎么招架了:“虽然我不太想承认,但这辆车现在看起来确实是有些破旧了。连修都没法修。”

“啊?怎么会不能修呢?”齐遇一下就来了兴趣。

“我昨天有找修车的人看过了,说这边没办法修。我现在要把车推到门口,等会儿拖车来了先拖到港口,我再想办法把它弄到德国去修。”宦享解释了一下为什么不能修。

“啊?这么破的一辆车你要送到德国去修?”

齐遇一度以为自己听错了:“小哥哥你没有发烧吧?这运费要比这车贵多了吧?而且这么旧的车子,放我们这儿都早该报废了,你确定德国人会要你的破车?”

在齐遇已经认知过的那一部分世界里面,完全不存在古董车这个物种。

什么年久失修的古董车,说的倒是好听,摆明了就是破烂车啊。

“小妹妹,这辆车已经八十岁了,需要的零件这里都没有,只能送回到德国去。”宦享徒手推出来的这辆车是1928年出厂的奔驰680STorpedoRoadster。

如果品相完好的话,到了国外都能卖到七八百万美金。

绝对不是国内马路上跑的,那些在欧美几十万就能搞定的、妖艳的超跑能比的。

宦享原计划是想要找德国古董车的修理专家过来的。

人家远程看过了这台车的资料之后,就说无能为力。

这辆车在没人住的“官宅”里面放了几十年,虽然没有风餐露宿,但也没有精心打理过,很多零件都坏了。

如果想要让这台车焕发新生,就必须要到出生地回炉去。

至于能不能恢复到一个良好的状态,都得到了德国才能知道。

技师光人过来,肯定是没有用的,也完成不了这么大工程量的修复的。

修复这样的一辆古董车,时间是要按年来算的。

“有我爸爸在,怎么可能会有国内没有的零件呀?”

热衷推销的商人遇开始上线:

“小哥哥你需要德国的零件对不对?”

“找我爸爸肯定没有问题的呀。”

“我悄悄告诉你哦,我爸爸大学同学的工厂,买了很多德国的设备。”

“一开始都可好用了,可是每年维护费用都递增。”

“后来呢,我爸爸同学就不买他们的服务了,自己维护。”

“再后来呢,机器里面的一个螺丝就坏掉了。”

“找德国人换,开口就要了机器一半的价格。”

“一半,一半呀,是不是很夸张?”

“你想不想知道后来怎么样了呀?”

商人遇觉得每一个销售在讲故事的时候,最重要的就是互动。

“怎么样了?”宦享在齐遇的连续两个互动提问下,被动发问。

“后来呀,我爸同学找了很多很多厂家,去做那颗螺丝,国内国外的都有找哦。”

“然后呢,那些螺丝只要一放进去,没有几天就坏了。”

“再后来呢,我爸同学死马当活马医,想到来找我爸爸。”

齐遇小朋友一开始推销自己爸爸的手艺,就根本停不下来:

“我们家世世代代都是打铁的,我爸爸不仅会打铁,还是大学生。”

“我爸爸给他同学做了三颗螺丝,这都好几年了,一颗都还没有坏掉的。”

“上到做德国螺丝,下到打菜刀和滑板车,就没有我爸爸不能做的呀~”

八岁的小女孩,正是崇拜爸爸的时候,而齐遇又是崇拜爸爸的小女孩里面的佼佼者。

“你爸爸很厉害。”宦享给出了一个评价。

“哈哈哈哈哈哈哈,是吧?是吧?除了专利费,我爸同学还花三万块钱,买了那三颗螺丝呢。”

“你见过一万块钱一颗的螺丝吗?肯定没有吧?”

齐遇骄傲得下巴都快要翘到天上去了。

“没有呢。”宦享从善如流地给出了自己的结论。

多少有些心不在焉的宦享没再说话,他的注意力,已经回到1928年的这台古董奔驰上面。

“宦享哥哥,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呀?我都说了,你要的零件,我爸爸都能做了,你怎么还在推车啊?”刚刚还推销得兴高采烈的小姑娘立马就老大不高兴了。

敢情她推销了这么久,人小哥哥完全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我有在听,谢谢你啊。但是你也看到了,我这是破车,破车就需要破破的零件来修,如果全都换成了新的,破车就不再是破车了。”古董车维修,讲究的是原汁原味。

只有通过品牌的老车间还原古董车,零部件才能与原装的保持一致。

只有用原厂配件还原的古董车,才能得到专业的资质。

还原之后,老车间还可以提供收费的收藏认证服务,从白金级、金级、银级一直到铜级。

获得白金级认证的,达到绝对完美级别的,“原汁原味”的古董车,在收藏市场上的价值,和随便不知道什么地方修好的,只是能开的“假古董”,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齐遇的提议虽然“实惠”,却根本就不在宦享的考虑范围之内。

“宦官哥哥,和你这人说话怎么这么没劲呀!”在齐遇这儿,心情好的时候,小哥哥就是宦享哥哥,心情不好的时候,那必须得是宦官哥哥。

“我说让你办十次的卡就好了,你非要办年卡。”

“我已经告诉你,你需要的破车配件我爸爸都能做了,你还非要把车送到德国去。”

“你都这么大人了,怎么还不听劝呀?”

“随便好了,一千块还给你,你自己好好在家洗车吧。”

齐小遇同学气得连十块钱的水费都忘记找宦享要,就说明她是真的生气了。

等到她回过味来,想到自己的“巨额损失”,肯定会更加生气。

十块钱,那可是一个可爱多+一根梦龙呢!

这是齐遇和宦享的初相逢。

那一年,齐遇八岁,宦享十八岁。

不算是太对的时间,也不算是太美好的开始。

喜欢骑遇请大家收藏:(www.wenxiba.com)骑遇文学吧更新速度最快。

骑遇最新章节 - 骑遇全文阅读 - 骑遇txt下载 - 飘荡墨尔本的全部小说 - 骑遇 文学吧

猜你喜欢: 她又C位出道了拜拜[穿书]偏爱可爱过敏原八零之锦鲤小姨妈不羁如娇似妻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好男人[快穿]偷偷藏不住撒娇爆款创业海上无花也怜侬夫人是权爷的心尖宠撒野绿茶女配拿马赛克剧本享哥不按套路出牌重生之认命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僵尸怀了我的孩子偏爱被认回豪门后爆红了诱她入局入戏骑遇富婆租赁营业中食局
完本推荐: 咸鱼皇妃升职记全文阅读入戏全文阅读如娇似妻全文阅读长安第一绿茶全文阅读大宋小吏全文阅读逍遥游全文阅读无限秘境[全息]全文阅读拜拜[穿书]全文阅读撒娇全文阅读月东出全文阅读锦乡里全文阅读一朵花开百花杀全文阅读好事多磨全文阅读全职高手全文阅读被认回豪门后爆红了全文阅读进击的男神全文阅读金屋恨全文阅读不羁全文阅读八零之锦鲤小姨妈全文阅读食局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偏爱我的读者遍布星际[快穿]逆袭成男神锦乡里她又C位出道了三国:开局剧透了曹嵩之死!食局鬼使神拆[重生]不朽凡人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偶像直播秀[快穿]素人女友外乡人的旅途拜拜[穿书]绿茶女配拿马赛克剧本帝霸太子宠婢她跑了金屋恨权臣与尤物深海直播间爆款创业[综]那些炮灰们年年雪里女帝龙皇武神二进制亡者列车赛博英雄传月东出神道丹尊进击的男神

骑遇最新章节手机版 - 骑遇全文阅读手机版 - 骑遇txt下载手机版 - 飘荡墨尔本的全部小说 - 骑遇 文学吧移动版 - 文学吧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