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文学吧 >> 骑遇 >> 第2章 在爱里成长

第2章 在爱里成长

一晃八年。

时光荏苒。

八岁的齐遇有一个爱她的爸爸齐铁川,还有一个同样“爱”她,却因为生她的时候发生了羊水栓塞,只能在另外一个世界继续播撒着“母爱”的妈妈。

虽然从小就没有妈妈,但齐遇一直都是在爱里成长的。

她爱爸爸,也爱那个在别人眼中破破烂烂像“危房”一样的家。

齐遇出生之后,齐爸爸因为需要照顾齐遇,一点都不兴旺的齐家铁铺,也就不再开门营业了。

尽管如此,一楼的铁匠炉,每天都会收拾得干干净净的。

齐铁川身上有祖传的铁匠基因,与生俱来、深入骨髓的那一种。

齐遇很喜欢看爸爸打铁,但爸爸从来都不让她靠近铁匠炉三米的距离之内。

爸爸说小孩子眼睛还没长结实,不能盯着火炉看。

就算再喜欢,也只能远远地看一眼。

齐遇就这样远远地看着爸爸给自己做了铁质的米老鼠、美羊羊、滑板车,自行车……

从小,齐遇的玩具都是独一无二的。

是别人家的小孩花多少钱都买不到的私人订制。

开门营业的时候收入虽然不多,但不营业就更加没有了营生。

齐爸爸想来想去,自家的小院子勉强能停两辆车,就决定在里面开个“洗车行”。

齐铁川在院墙用红漆写了洗车这两个字,就算正式开门营业了。

这样一来,他就可以不用出去找工作,在家照顾尚在襁褓中的齐遇。

2008年,在“齐家洗车行”吃住了八年的齐遇,已经是洗车小能手了。

可爸爸只允许齐遇一天洗一台车,权当是课余活动。

齐遇很喜欢凭自己的双手“补贴家用”的感觉,喜欢到爸爸想把“齐家洗车行”给关了,她都不同意的程度。

2008年4月的一天,齐遇放学回家开始“接单”,却接了一个坏掉的怪单。

“小哥哥呀,你家的车子怎么这么奇怪呀,为什么驾驶座是在右边的呀?是不是坏掉了呀?需不需要修一下呀?”洗车店光靠洗车,是赚不到钱的。

需要开源节流,外加多样化经营。

宦享(huànxiǎng)愣了一下,才开口解释:“小妹妹,这车没有坏……很多国家的车子,驾驶座都是在右边的。比如英国、澳大利亚、新加坡、日本等等。驾驶座靠左或者靠右都是正常的。”

宦享没想到自己看到洗车这两个字进来,会被一个小孩子接待,还问到这么有“深度”的问题。

“可这里是中国呀,小哥哥。”八岁的齐遇已经是个很有逻辑的一年级生了。

在别的国家不坏,不代表在中国不坏。

“可中国香港和澳门的车子,驾驶座也在右边呀,小妹妹。”宦享的话风在不知不觉中,被齐遇给带歪了。

齐小遇同学是那种不加上“呀”说不了话的。

听完宦享的解释,齐遇小朋友认真地回忆了一下自己和爸爸一起看过的港剧。

那里面的车子好像确实驾驶座是在右边的。

“小哥哥你的话是没有错呀,可你现在是在大陆开车子呀,那就肯定要按照大陆的法律来呀。”

“你看这旁边写的四个字,齐、家、铁、铺,这是我太奶奶写的。”

“我们家祖上八代都是打铁的。

“虽然这个金字招牌是旧了一点,但我爸爸可是超级无敌厉害的呀。”

“你的驾驶座装反了这种事情,我爸爸肯定能帮你弄正了呀。”

“技术超级无敌棒,价格还特别公道的呀。”

给爸爸拉生意这件事情,是齐遇同学在不到五岁的时候,就已经学会了的看家本领。

宦享不知道要怎么和齐遇解释什么是两地车牌,只能让齐遇看他的车牌:“你看,我这辆有两个车牌,一个香港的全是字母的,还有一个大陆的粤Z。”

“小哥哥呀,一辆车装两个车牌那不是明目张胆地套牌车吗?”这是齐遇看完车牌之后的第一反应。

“小哥哥呀,你这样做是不对的呀。”

“等我爸爸帮你把位置改过来,你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在大陆开了呀。”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呀~”

八岁的齐遇不知道从哪部电视剧里面学来的成语,话说得和个小大人似的。

“你们家不是开洗车店吗?怎么又是打铁又是改装车的?”宦享拗不过齐遇,只好换个话题。

他真的只是来洗个车,不是来找小朋友聊天,既没有想过,也没有必要修车。

“那个……我们家产业多嘛”。

齐遇说着不好意思的话,却没有半点不好意思的表情:

“小哥哥呀,不是我跟你吹牛呀,我爸他真的不是一般的铁匠呀。”

“你看我的滑板车、自行车还有这些玩具,都是我爸爸一下一下打出来的呀,是不是超级无敌厉害?”

齐遇同学已经完美的做到了,销售和洗车两手抓,两手都要硬。

和顾客沟通需求什么的,绝对是小菜一碟。

“是,你爸爸超级厉害。”宦享决定从善如流。他四下打量了一下,也没发现有除了一个小姑娘之外的大人。

“那是呀,小哥哥,看在你这么识货的份上,我就不去找警察叔叔举报你套牌的事情了呀。”

“不过这种事情,纸是包不住火的呀,时间久了,肯定会被抓的,你要赶紧改邪归正呀。”

齐遇说着说着,就转身去拿高压水枪。

眼看着齐遇小朋友要把水打开往车上喷,宦享赶紧阻止。

“你们家洗车店是你自己负责洗车?你爸爸怎么能让你一个小孩子洗车呢?”宦享说完,就准备接过齐遇手里的高压水枪,自己DIY洗车。

“小哥哥,你不要小看我呀,我可是很厉害的,宝马奔驰我都洗过,你的车我虽然没有见过,最多也就是稍微大了那么一点点,我肯定能洗得干净的。”洗车小能手一脸的自信。

“我知道你肯定能洗干净,但是我不想虐待童工。”宦享有点后悔自己看到洗车这两个字就把车开进了这家“黑店”。

“我都已经长大了呀,我怎么就是童工了?”

齐遇小朋友给宦享小哥哥秀了一下自己一点都不发达、根本就没有什么辨识度的小肌肉:

“小哥哥呀,你看我健康的古铜色皮肤,再看看你细皮嫩肉缺乏运动的样子,你比我还像童工呢。”

“你坐在房间里面喝茶等我就好了呀,我很快就能洗好的。”

在齐遇同学的标准里,三岁以下的才能叫童工。

宦享略为无奈地看了一下齐遇:

“就因为我细皮嫩肉的,才要多干干活,多晒晒太阳,你都已经晒成古铜色了,就坐在房间里面喝茶等我好了。”

宦享也不生气,说话的时候满脸都是笑意。

“这怎么行!小哥哥,就算你自己洗车,水还是用的我们家的呀,这样就还是要付钱的。”

齐遇还是第一次遇到,到了齐家洗车行还要自己洗车的奇怪小哥哥。

“就这么说定了。”宦享还是接手了齐遇手上的高压水枪。

不需要干活的齐遇小朋友并没有因此感到开心:

“我才不要就这么说定了呀。”

“如果我能把你的车洗很干净的话,你就会在我这里办卡了呀。”

“你自己洗,你肯定做不了我的回头客了呀。”

小姑娘的生意经,说出来是一套一套的。

“我自己洗,洗干净了还在你这里办卡,你看这样行不行?”宦享终于明白洗车店的小姑娘在坚持什么。

“真的吗?我这里有十次的,三十次的,还有一年不限次数的,小哥哥你要办哪一种呀?”齐遇立马开始推销“会员卡”。

“都行,你看着给我办吧。”宦享熟门熟路地开始洗车。

“啊,都行呀?”齐遇小朋友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了不太自信的表情。

“怎么了?”宦享在DIY洗车的间隙提问。

“小哥哥呀,一看你就是不食人间烟火的,怎么能让我看着办呢?”

“我们齐家洗车行打开门做生意的,你让我看着办,我肯定就给你办最贵的呀。”

齐遇说着说着,表情就变得笃定了一些。

“最贵的是多贵?”宦享脸上的笑意渐浓。

“一年不限次数的,一千块。”齐遇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刚刚说的话有什么好笑的。

“那十次的多少钱?”宦享终于有了一个做顾客的样子。

“两百块。”齐遇对准备在自家办卡的回头客,向来是有问必答的。

“十次需要两百,天天都能来洗,一年才一千块,价格很公道啊。”宦享说完还点了一下头,像是自己给自己的答案打了一个√。

“怎么会公道呀?都说小哥哥你不食人间烟火了。”

“你想啊,谁没事天天来洗车啊呀?”

“除非就住在附近,很方便过来的,小哥哥看着面生,肯定不会住得太近。”

“而且,就算是过来我们这里很方便的,最多也就一周来两次。”

“有好几个办了年卡的叔叔阿姨,都是两个礼拜才过来洗一次的。”

“偶尔遇到下雨天出门,才多加一次,一年下来最多也就三十多次。”

“这种情况,买一张三十次五百块的卡,再买一张十次两百块的卡,是不是就够够的了呀?”

“这样一年是不是就可以省下三百块呀?”

齐遇同学把一年级下学期能够接触到的数学内容都融会贯通了。

洋洋自得的小姑娘,完全都没有意识到,自己一不小心,就把洗车店的“商业机密”给和盘托出了。

“那你怎么不提醒那些叔叔阿姨呢?”宦享饶有兴致地问。

“平时来的叔叔阿姨都是成年人,他们都能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而且我每次都会告诉他们有三种卡的呀。”

“叔叔阿姨们都是自己选要办那种卡的,只有小哥哥你说让我看着办。”

齐遇说着话,就把一张A4大小的“会员申请表”递给了宦享。

弄得原本准备要给车擦泡沫的宦享,只得先放下了洗车的工作。

说是会员申请表,其实就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表格。

填一个姓名,勾选一下想要办的种类,再填一个电话号码就完事了。

剩下的,就是三十个空白的格子。

如果办了三十次的,就一格一格写上日期。

“小哥哥,我建议你选十次的就好了。”

“我以前都没有见过你,你肯定也不住我们家附近,你办十次应该就差不多了。”

“等到哪天用完了,你就再加三百块,升级成三十次的,这样就最不会浪费了呀。”

齐遇很负责任地给小哥哥算了一笔最划算的账。

第一次有来店里洗车的客人,让齐遇帮忙做主的,这小小的信任,使得齐遇同学的责任感瞬间就爆棚了。

宦享接过表格,填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毫不犹豫地勾选了一年不限次数的最贵选项。

“小哥哥,你勾的不对呀,我不是让你勾选十次的吗?”

“你怎么还是选了一年不限次数呀。”

“你这样是会吃亏的,我不欺负未成年。”

齐遇小朋友的正义感从来都没有这么泛滥过。

“你见过未成年开车的吗?那才是真的犯法。我上个月就年满十八周岁,已经是成年人了。”宦享觉得要把原则性问题说清楚。

“那小哥哥也可以先选十次呀,不够再升级三十次,真的要还不够的话,你就升级成一年的也不迟呀。”

“小哥哥,你把表格还给我,我这就用涂改液帮你把选项改了,然后先帮你把今天的日期给写在第一格上。”

齐遇坚信自己给出的建议是最优解。

“没关系,不用改了。”

“你看呀,你这个不限次数的卡,只有名字没有车牌。”

“这样我要是有好几台车子的话,就可以轮流过来洗。”

“这样吃亏的是不是就不是我了?”

宦享并没有改动自己选择的打算。

齐遇坚定坚决地拿回宦享手里的表格,还没来得及修改,在第一个空格的日期写上4.29,就再度好奇宝宝上身了。

“咦,官——亨?小哥哥呀,你的名字也好奇怪呀。”八岁的齐遇,认字的水平要比“秀才念半边”还要略差一些。

“这个字念h-u-anhuàn,官宦的宦,你仔细看看,和官是不是有点不一样。”宦享字正腔圆地念了一遍自己的姓氏。

说他的姓奇怪的人,经常会有,但叫成官亨的,齐遇同学还是破天荒的头一个。

“哈哈哈哈哈哈哈”,完全都没有念错字就该不好意思自觉的齐遇,忽然就大笑不止。

“官宦的宦,不就是宦官的宦吗?我在古装剧的字幕里面好像见到过,现在想起来了。”

“小哥哥,你为什么和太监一个姓呀?”

齐遇的笑很有特色,哈字一出口,从来都是连着七个,而且是用1-2-3-4-5-6-7一个完整的音阶唱出来的。

练声似的用do、re、mi、fa、sol、la、si谱写出来的笑声。

==========

【飘飘的猪脚们要在稀有姓氏的这条路上勇往直前了。】

【朋友里面最稀有的就是一个姓宦女生了。】

【小伙伴们有没有认识更稀有的?】

喜欢骑遇请大家收藏:(www.wenxiba.com)骑遇文学吧更新速度最快。

骑遇最新章节 - 骑遇全文阅读 - 骑遇txt下载 - 飘荡墨尔本的全部小说 - 骑遇 文学吧

猜你喜欢: 僵尸怀了我的孩子夫人是权爷的心尖宠[快穿]素人女友不做替身鬼使神拆[重生]她又C位出道了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好男人[快穿]八零之锦鲤小姨妈食局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撒野拜拜[穿书]海上无花也怜侬如娇似妻诱她入局不羁被认回豪门后爆红了撒娇偏爱享哥不按套路出牌告白偏爱骑遇入戏重生之认命偷偷藏不住
完本推荐: 月东出全文阅读雄兵连之最强忍者全文阅读判官全文阅读富婆租赁营业中全文阅读锦乡里全文阅读食局全文阅读无限秘境[全息]全文阅读海上无花也怜侬全文阅读斗罗之铠甲神装全文阅读穿成替嫁小炮灰全文阅读金屋恨全文阅读一朵花开百花杀全文阅读不朽凡人全文阅读诱她入局全文阅读如娇似妻全文阅读年年雪里全文阅读我从凡间来全文阅读僵尸怀了我的孩子全文阅读撒娇全文阅读偏爱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靠炼丹发家致富灵媒进击的男神外乡人的旅途锦乡里开天录拜拜[穿书]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好男人[快穿]撒娇从综艺开始爆红全球鬼使神拆[重生]极道武学修改器常九娘被认回豪门后爆红了女帝入戏大宋小吏入戏从亮剑开始崛起不羁大数据修仙年年雪里绿茶女配拿马赛克剧本不朽凡人穿成替嫁小炮灰恶魔百货白月光是假的一朵花开百花杀八零之锦鲤小姨妈[综英美]生而超人

骑遇最新章节手机版 - 骑遇全文阅读手机版 - 骑遇txt下载手机版 - 飘荡墨尔本的全部小说 - 骑遇 文学吧移动版 - 文学吧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