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文学吧 >> 骑遇 >> 第203章 ?想要谋杀我

第203章 ?想要谋杀我

很多顶尖的马术选手以及赛马运动员,都经历过验马不过,到了比赛的地方,却没有办法参加比赛的困境。

马如果没有办法通过赛前的验马环节,选手除了忍痛弃赛,就不会再有第二个方法。

在马术比赛里面,马福利始终是高于骑手的福利。

【本色信仰】如果确实有不适合参赛的伤病,宦享当然不可能勉强她。

但验马这件事情,说到底,还是裁判的主观评价。

在没有明显伤病的情况下,兽医通过马的形态,和马行进时的声音,来判断一匹马的健康情况适不适合参赛。

就像一万个人有一万种走路的姿势,马类也是如此。

最常见的验马不过理由——跛行,就经常会遇到选手和代表团的申诉。

选手有申诉的权利,如果主办方不是彻底不作为的那一种,也都会处理申诉。

申诉在世界级的比赛上并不罕见,申诉的结果,除了客观事实的原因,在一定程度上,还取决于一个国家在那个项目上的发展水平。

在申诉过后,让过和不让过,仍然是一个主观的评价。

这就表示,已经是中国骑手宦享,想要在验马兽医已经做出的裁定结果上面做申诉,无异于天方夜谭。

宦琛北给宦享带来的这个内部消息,是“灾难性”的。

验马并不会只有一名裁判,但是【本色信仰】曾经的私人兽医,带了上百页的,关于【本色信仰】飞节伤情的报告和拍过的片子。

他不仅自己不会让【本色信仰】通过验马,还会用最有说服力的证据,让所有人都同意自己的看法。

【本色信仰】的兽医,努力让【本色信仰】通不过验马的环节,并不是出于个人的私利,而是站在马福利的角度。

这样一来,宦享连申诉的意义都没有了。

“宦先生,你不应该在这样的时候,直接把这样的一个消息,告诉小宦先生。”Ada在听完宦琛北匆匆忙忙告诉宦享的消息之后,很是有些不赞同。

宦享带着【本色信仰】出来比赛,肯定是带了一整个团队的。

团队的意义,是帮骑手解决所有的问题,并且保障整个比赛的顺利进行。

比赛前出现特殊情况,首先要做的事情,是不要影响骑手的情绪。

Ada本来是没有打算留在置换过后的英格利思布里斯班育马场的。

以Ada在马术界的资历,她想要再找一份工作,很是容易。

但胳膊肘往外拐的齐小遇同学,却一再劝解,做生不如做熟。

更是抛出了一个Ada没办法拒绝的理由——【你肚子里面有我的弟弟妹妹,你要是去找了别的工作,你还得开车去上班,这是对我弟弟妹妹的生命安全不负责任。】

2018的亚琛马术之行,随着宦琛北和莫胤蕥的到来,变相成了齐遇和宦享的家长见面会。

“没事的Ada,我已经习惯了在比赛之前,接受各种各样的突发状况了。”宦享的心理素质,远非一般的运动员可以比拟。

他的训练场还在丹麦的时候,几乎每隔几天,都会有突发状况的发生。

欧洲大大小小的比赛众多,赛前才发生的突发状况,也是经常经历。

“日常比赛,和亚琛世界马术节的比赛,如何可以相提并论?”Ada有着非常丰富的经验。

她是那个陪伴【享誉国际】从默默无闻,走到奥运舞台的私人兽医。

她经历过一整个过程。

只不过,Ada遭遇过的最差的状况,也就是马蹄铁断裂事件。

宦享丹麦马场的那些个风起云涌,Ada并没有听齐遇和宦享说起过。

每临大事有静气的齐小遇同学,是现场唯一一个没有受到这个消息影响的人:“【本色信仰】是真的已经恢复了,我们是不是可以拿最新的检测报告,作为申诉的材料?”

责怪谁,都没有找到解决方法来得重要。

验马环节既然都还没有开始,那就肯定还有转圜的余地。

“如果事情发展到需要申诉的阶段,就算能拿出最新的检查报告作为申诉材料,也会被怀疑是作假,有怀疑就要开展调查。”Ada并不赞同齐遇的这个想法。

“调查是好事呀,我们又不是真的造假了。”齐小遇同学继续发表自己的看法。

“调查可能是好事,可即便最后的结果,是对我们有利的,等最后的结果出来,比赛肯定早就结束了。”Ada了解复杂情况的申诉流程。

“那我们现在就拿着报告去找【本色信仰】之前的兽医,行不行得通?”齐遇切换了一个角度。

所谓骑士精神,就是不到最后一刻永不放弃的精神。

摇滚伏尔甘之主身上,有着纯天然与生俱来的骑士精神。

“不行,这样不止改变不了结果,还有可能留下企图贿赂裁判的证据。”Ada再度提出了反对意见。

“我们拿报告给他,又不是拿钱给他,这样也能算贿赂?”齐遇表示不解。

“有可能解释不清楚的事情不要做,有可能会出问题的药物不要吃,这是对一个体育运动员职业生涯的基本保护。”Ada的这句话,切换到马术这个特定的领域,需要保护的,就不只是运动员。

马匹也在同样的保护的范围之内。

从饮食到洗漱产品,无一不需要精挑细选。

对马的兴奋剂检测,甚至比对人的,还要严格。

“我们就是来参加个比赛的,怎么忽然就变得这么复杂了?”以为自己对马术已经足够了解的齐小遇同学,真正到了赛场才发现,自己知道的还远远不够。

“没事的,一直都是这么复杂的。”宦享反过来安慰齐遇。

宦享希望看到奇迹,希望看到中国盛装舞步走上2020东京奥运的舞台,但他也愿意接受一切的突发状况。

验马不能通过,对于骑手来说,都不能算是一个稀有事件。

带着绝对的功利心,非要带着马去参加比赛,这并不是骑士精神。

永不放弃,不代表漠视规则。

“那,我们有没有可能,申请换一个验马裁判呢?”齐遇抓着宦享的手,十指紧扣的往前走,转头问Ada。

“这个可能性不大。”Ada想了想,还是觉得有些不可行。

“这样的话,这个兽医的话可信度高吗?其他的人都会听他的吗?理论上他是应该避嫌的,不是吗?”逻辑遇展开了一下自己的逻辑能力。

“验马裁判强调的是推行马福利,为什么要避嫌?他把所有的事情都摆在了阳光下,没有人能说他什么。”Ada并不认可齐遇的逻辑。

“他肯定会觉得【本色信仰】遭受到不马道的待遇,是丹麦马场的管理问题,并不是他身为兽医的错。”

“他这么想,也没有错。”Ada向来都是直肠子,有一说一。

“可是,提前放这样的话出来,说到底,是他和宦享哥哥在丹麦马场最后合作的结束方式,并不能够让他感到满意。他的这个裁定要是最终成立,就不是【本色信仰】这一次能不能参赛的问题,而是直指宦享哥哥虐待马匹。”齐遇觉得丹麦籍的验马裁判所图甚大,并不是只想毁掉宦享的一场比赛这么简单。

“这我倒是没有想过,如果真的像小阿遇说的这样,那就会变成一个重大的事件。”Ada的脸色,一下就变得凝重了。

“应该不会吧……”宦琛北加入了齐遇和Ada的对话:“在马场置换过后,宦氏有给丹麦马场的工作人员支付工作年份相关的补偿,我们是按丹麦的最高标准进行补偿的。”

宦琛北从来也不是一个会在金钱上对为自己工作的人吝啬的企业主。

“我倒是觉得好好地失去一份工作,多多少少都会让人心里有些不舒服。”Ada终于和齐遇统一战线了。

“你怎么看?”宦琛北转而询问宦享的看法,这毕竟是宦享的比赛。

“要是上升到这个程度的话,可能就不是我们自己能解决的问题了。”宦享即将作为中国选手,出现在盛装舞步的世界舞台上,他的形象和得失,已经不再是他个人的问题。

一个马术选手被打上虐待马的标签,和其他运动员被打上兴奋剂的标签,是同等严重且挥之不去的

“有一说一”的丹麦兽医,可没有保护中国运动员运动生涯的责任和义务。

“今年是亚琛中国年,中国马协的领导不是来了好多吗?刚刚他们还约我喝茶,说要感谢宦氏对中国马术发展做出的贡献,要不我去问问他们的意见?”宦琛北对宦享的事情,一向都是上心的。

齐铁川没有跟着宦享的团队来到亚琛,只是提前两周,给【本色信仰】换了马蹄铁。

齐铁川嘴上说:“你们都是一个团队,去了都是做正事的。”

齐遇知道他心里面想的,是不愿意见到莫胤蕥。

上一次的“家长见面”,并不是很愉快。

这一次,齐遇也不知道最终的结果会是什么样。

但是,看到一个人下飞机都没有去酒店就匆匆赶来又匆匆离开的宦琛北。

齐遇对曾经那个眼神让人很不舒服的“怪蜀黍”固有的不良印象,瞬间就好了很多。

就像帅爸爸是世界上最好的爸爸一样,一个深爱自己小孩的爸爸,又能坏到哪里去?

至于莫胤蕥,用齐铁川的话说,有Ada在,让齐遇吃亏的概率已经趋向于零了。

原本,2018的亚琛马术之旅,对于齐小遇同学来说,是一次轻松而又愉快的旅行。

加上能看到亲亲男友帅冠亚琛的盛装舞步表演。

光想想,都像铭悦香槟一样的美好。

突如其来的这个消息,破坏了齐遇眼见的所有美好。

但齐遇并不因此气恼。

可以在亲亲男友的重要时刻,陪在他的身边,和他一起想办法,捍卫他的运动生涯,是比旅行更重要的事情。

“宦享哥哥,你别难过,我们大家,一定会帮你想到办法的。”

“好的,我不难过,看起来,是我们小阿遇比我还难过。”

“我那不是难过。”

“那是什么?”

“那是义愤填膺,曾经。”齐遇觉得自己有必要加上最后两个字。

都说马术是世界上最公平的运动,但既然是竞技体育,既然关乎一个行业的发展,就不可能是彻底公平的。

从幼稚走向成熟的第一步,是不要憎恨世界的不公平。

绝对的公平,从来都不曾存在。

一个心智成熟的人要做的,从来都是在不公平的世界里面寻找公平。

“谢谢你的曾经。”

“不客气呀,这是女朋友应该做的!等我搞点惊天动地的大事出来,你再谢我也不迟呀~”齐遇笑的一脸的灿烂。

“你一说惊天动地,我心里怎么就有地动山摇的感觉?”

“那一定是错觉,小阿遇又没有呼风唤雨、虚空画符之类的超能力。”

“怎么会呢,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都是我心激荡、在云端摇晃的日子。”

“哈哈哈哈哈哈哈,今天也是我家宦哥哥表白打卡的日子吗?”

“如果你愿意,以后的每一天都是打卡日。”

“诶呀呀呀,我家宦哥哥是什么时候被表白狂魔A妈给附体了的呀?”

“大概……是遇到你的时候。”

“我男朋友想要谋杀我,在德国、比利时、荷兰交界的小城,在来自全世界30个国家的350名骑手和950匹马面前。”

“你男朋友做了什么,就谋杀了?”宦享摸了摸齐遇的头。

“他偷走了我的心,我的一整颗心,都在他的身上跳动,没有了属于自己的心跳,就是没有了属于自己的心,这样,还不算谋杀吗?如果……”表白这件事情,齐遇从来是不甘人后的。

在2018亚琛世界马术节上,在充满中国元素的索尔斯体育公园里,在一棵挂了“爱”字的树下,宦享用自己的行动堵住了齐遇即将要说出口的假设。

直到齐遇被抽走了所有的力气,直到齐遇真的快要感觉不到自己的心跳。

小阿遇都已经说她的心跳不属于自己了,身为男朋友的宦享如果不能让齐遇说的事情变成现实的场景,岂不是要让自己的女朋友做一个言而无信的人?

宦享这么绅士的一个人,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女朋友落入言而无信的境地呢?

有没有这样的一种可能,在中世纪的欧洲街头,绅士们都是这么直接表达自己爱意的?

这一定是属于亚琛这座中世纪城市的古老传承。

喜欢骑遇请大家收藏:(www.wenxiba.com)骑遇文学吧更新速度最快。

骑遇最新章节 - 骑遇全文阅读 - 骑遇txt下载 - 飘荡墨尔本的全部小说 - 骑遇 文学吧

猜你喜欢: 享哥不按套路出牌入戏如娇似妻拜拜[穿书]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好男人[快穿]入戏海上无花也怜侬绿茶女配拿马赛克剧本僵尸怀了我的孩子被认回豪门后爆红了鬼使神拆[重生]诱她入局不做替身重生之认命偏爱[快穿]素人女友骑遇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撒娇可爱过敏原撒野爆款创业富婆租赁营业中食局八零之锦鲤小姨妈夫人是权爷的心尖宠
完本推荐: 大宋小吏全文阅读逍遥游全文阅读撒野全文阅读偷偷藏不住全文阅读进击的男神全文阅读女帝全文阅读斗罗之铠甲神装全文阅读雄兵连之最强忍者全文阅读撒娇全文阅读年年雪里全文阅读[综]那些炮灰们全文阅读八零之锦鲤小姨妈全文阅读可爱过敏原全文阅读被认回豪门后爆红了全文阅读爆款创业全文阅读偏爱全文阅读骑遇全文阅读金屋恨全文阅读[快穿]素人女友全文阅读入戏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帝霸我从凡间来月东出八零之锦鲤小姨妈外乡人的旅途海上无花也怜侬判官进击的男神斗罗大陆之开局签到焰灵姬告白极道武学修改器纸牌游戏(无限)深海直播间好事多磨一朵花开百花杀入戏带个地道系统打鬼子可爱过敏原拜拜[穿书]大宋小吏她又C位出道了白月光是假的入戏表小姐女帝不朽凡人恶魔百货我靠炼丹发家致富鬼使神拆[重生]穿成替嫁小炮灰

骑遇最新章节手机版 - 骑遇全文阅读手机版 - 骑遇txt下载手机版 - 飘荡墨尔本的全部小说 - 骑遇 文学吧移动版 - 文学吧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