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文学吧 >> 骑遇 >> 第183章 ?最擅长的事

第183章 ?最擅长的事

“抱歉,我的态度有问题。你有什么更好的提议吗?”宦享大哥哥很虚心地接受了齐遇小妹妹的批评。

“我觉得最好的办法,是把Bang∀Olufsen的骑手,以练马师的身份请过来。”

“给她提供最好的复健条件和环境作为福利。”

“如果她的手可以恢复,那就继续做运动员。”

“如果不可以,至少也有一份可以陪伴在Bang∀Olufsen身边的稳定工作。”

齐小遇同学和从来没有在接地气的环境里面生活过的宦享大哥哥不一样。

齐遇非常清楚,那些“贫穷而又有志气”的人,为什么不吃嗟来之食。

慈善,从来也不是简简单单的两个字。

在这两个字的背后,有很多深层次的社会原因。

只有给的人和接受的人都开心的捐助,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慈善。

只顾自己一个人开心的,那叫施舍。

就好比,你喜欢在公交车上让座,但被你让座的人却不一定会开心。

因为那个人可能既不觉得自己老,也不觉得自己弱势,甚至会被被让座这件事情感到反感。

还有一些受捐助者,在得到捐助之后,在捐助者明显不希望自己的身份被知晓的前提之下,还非要感谢自己捐助的人。

这也属于失败的慈善。

因为,提供帮助的那个人,可能只是做了一个举手之劳,并不希望被打扰。

在欧洲的社会,几乎所有的富豪和大企业,都会做慈善。

说到底,这多半也不是出于善良天性或者希望世界和平的梦想,而是因为做慈善可以做抵税。

要么拿去纳税,要么做慈善,这其实并没有什么太过高尚的地方。

所以,不管是做慈善,还是接受慈善,最重要的,都是要让彼此都没有负担。

宦氏那么大的一个集团,做过的慈善,肯定是不胜枚举的。

经宦享手做过的慈善项目,都多得数不过来。

但到了宦氏那样的慈善基金的规模,基金持有人,多半都是只出钱,不出力的。

所以,要论实际上手操作,还得是齐遇这样的小打小闹,更容易积累经验。

“你说的有道理,那我就听你的,回头让Kira联系一下骑手,看看她有什么样的打算。”宦享毫不犹豫地转变了自己的态度。

“这就乖了嘛,我就喜欢你这知错能改的态度。不过,我有一件事情挺不能理解的。”齐遇不仅没有“取之无道”的想法,也完全不存在三观不正的问题。

所谓磨合,就是一个相互适应的过程。

在这个过程里面,保持良好沟通,是为重要的前提条件。

“什么事情?”

“德国不也是一个福利制度非常完善的社会吗?Bang∀Olufsen骑手为什么会因为做手术,就没有能力给自己的马匹,提供马福利?”齐遇倒是有些疑惑。

“福利社会也好,免费医疗也好,那也都是有条件的,而且也有一些地域的限制。”

“如果运动员想要尽快恢复竞技状态,想要找全世界最好的运动损伤方面的外科专家做手术。”

“那肯定是要自己付费的。”

宦享大哥哥给齐小遇同学答疑解惑。

“可是,大部分的高水平运动员,应该都有高额的商业保险才对呀~”齐遇的疑惑还在继续。

“Bang∀Olufsen的骑手具体是什么情况,我倒确实是还没有来得及了解过,我等下就让Kira去了解一下。”宦享大哥哥很快就学会了接地气的处理方式。

这三匹盛装舞步马的“惊喜”,宦享也是刚刚才收到。

除了随马匹一起运抵布里斯班的“马匹简历”,宦享对这些马的情况,知之甚少。

按照宦琛北的说法。

宦享只要负责好好去参加比赛就好了。

这也是宦琛北一直以来的做法。

只是,在实际执行的过程中,出了一些差错,才导致宦享的2020东京奥运参赛资格,充满了不确定性。

“我光想着,要怎么给马创造福利了,都忘了关心骑手为什么会受伤了。”齐遇的脸上开始出现担忧的神色。

“怎么了?”宦享很快就发现了自家小姑娘情绪的变化。

“做马术运动员好危险的样子,经常听到有骑手在比赛和训练的时候受伤的消息。”齐遇不由自主地开始担心起宦享。

马术,因为是一人一马的配合,所以相比于其他体育运动,危险性和不确定性,都要相对高一些。

“没事的,马术运动的意外,多半都出现在越野和场地障碍上面,盛装舞步其实还是非常安全的。”

宦享因为齐遇后知后觉的担心,心里生出了丝丝的暖意:

“我练习马术最开始接受的训练,其实就是学会要怎么摔。”

“在落马不可避免的情况下,用什么样的姿势落地,什么样的身位避免踩踏,都是马术系统训练里面,必不可少的部分。”

宦享摸了摸齐遇的头,既是对齐遇的安慰,又是表达自己的欣慰。

宦享练习盛装舞步,已经不是一年两年,而是有了整整十年的时间。

就算是齐遇自己,也和【蓝荷·铁匠】一起参加过好几个级别的水平测试。

齐遇其实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忽然之间,多出了这许多的担心。

…………………………

“宦哥的小姑娘,你是我见过穿骑士服最好看的女孩了。”

“我一直都觉得,长发和骑士服是不怎么和谐的两个元素。”

“哪知到了你身上,一切的不和谐,都变成了和谐。”

原本想着要赶紧离开的倪梦,和Kira聊着聊着,就聊到了齐遇带着【摇滚铁匠】和【本色信仰】过来找宦享。

“好身材大姐姐,你叫我齐遇就好了。”齐遇习惯在最亲近的人面前自夸。

可是,这么当面被一个不算太熟悉的人夸得和花一样,总归都还是会有点不好意思的。

“那你也叫我倪梦吧,虽然我身材是还不错,但你一个女孩子这么叫,我可能会误会你对我有意思的。”倪梦和齐遇开玩笑。

她要把自己所有的关注点,都放到齐遇的身上,这样才不会被宦享脸上的笑意给吸引地挪不开眼睛。

“我当然对你有意思呀~身材出众、长得还好看的大姐姐,任谁看了,要是没有点意思那才奇怪。宦享哥哥,你说是也不是?”齐遇话还没说两句,就扯到宦享身上去了。

“不是,我只对你有意思。”宦享说得一脸的宠溺。

宠溺过后是小小的幽怨,眼神里面,非常明显地写着【你不乖,你老是给我挖坑,你不可以像这样每天都出送命题。】

齐遇被宦享的这个眼神给惊呆了。

更加让齐遇感到难以置信的,是她竟然从宦享的一个眼神里面读懂了这么多的东西。

齐遇擅于解读眼神的“特异功能”,以前都只是在面对【摇滚铁匠】的时候才会有。

宝贝小遇遇和心肝小匠匠的对话,多半都是从【摇滚铁匠】的一个眼神,或者一个小小的动作里面得到延续的。

这是相伴成长这么多年形成的默契。

和宦享哥哥正式相处,这才多久的时间呀?

怎么就觉得自己能看懂宦享哥哥的眼神了?

是真的读懂了,还是只是一个过度解读呢?

“宦享哥哥,你是不是想要抱怨,我给你出送命题?”齐遇有疑惑,就直接问了。

“这都被你发现了!”宦享并没有否认。

“哈哈哈哈哈哈哈,原来真的是这个意思呀~”

齐遇确定自己没有过度解读宦享的眼神之后就来劲了:

“宦享哥哥,你真的是太可爱了,我刚刚可是一点都没有要给你出送命题的意思呀~”

“正所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好看的男生、好看的女生、好看的马,那都是造物主的偏爱。”

“我爱看帅哥,爱看美女,爱看骏马,爱看人世间一切美丽的存在。”

“男女不限,种族不限,品类不限。”

这是齐遇的真实想法,她刚刚确实没有要给宦享挖坑的意思。

“男女不限,种族不限,品类不限,我只对你有意思。”宦享不仅没有收回自己之前的那句话,还把齐遇用的限定词,全都给加上了。

“宦哥,我只是来工作的,不是来吃狗粮把自己撑死的,你好歹给我这种打算单身一辈子的人一点活路吧。”倪梦非常的后悔。

她刚刚准备要走的时候,怎么就没有直接走掉呢?

明知道宦哥的小姑娘来了之后,会受到一万点的暴击,怎么就这么没有眼力见地留下了?

“倪梦姐姐,我小的时候,也是觉得自己要单身一辈子的,后来看到了我爸和我继母相处的日常,才知道,单身一辈子是有罪的。”齐遇倒是不觉得宦享的“狗粮”撒得有多凶猛。

【齐家铁铺】南半球分行的日常,一直都是这个样子的。

现在虽然不是在【齐家铁铺】,但离得最多也就一两百米。

这么短的一段距离,可以直接忽略不计。

这个马场属于英格利思赛马拍卖行的时候,还算不得是齐小遇同学的势力范围,现在嘛,基本上就和自己家差不多了。

“这匹马是不是和丹麦最出名的视听品牌重名?宦哥接下来,是不是要带这匹马去参加比赛?”倪梦一个这么擅长做生意,这么擅长和人打交道的大美女,都被齐遇和宦享给打败了。

撒狗粮不自知就算了,一经提醒,非但不收敛,还变本加厉。

十万点的暴击,也不过如此。

倪梦决定把自己的关注点,从宦享和齐遇这对狗粮狂魔身上转移开来。

“有这个可能。”宦享回答倪梦的问题,就又变回了那个绅士又保持安全距离的人。

“但是可能性不大。”齐遇加了一句。

“为什么?花了这么多精力运过来,难道不是为了参赛的?”倪梦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愉快聊天的话题。

“因为,这匹马把她之前的骑手,给踩伤了。”齐遇回答完这个问题,就从【摇滚铁匠】的身侧,走到了Bang∀Olufsen这边:

“我现在怀疑你有暴力倾向,你得通过严格的评估,才能有那么一点点的机会,成为宦享哥哥的备用座驾,知道吗?”

齐遇对Bang∀Olufsen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么地“超凡脱俗+出类拔萃”。

就这样,齐遇还嫌不够:

“你作为一匹马,把骑手给摔下去,就已经很过分了,你怎么还好意思踩踏?”

“我会非常非常严格地给你做评估,你任何的一个小动作,都逃不过我的法眼,知道吗?”

齐遇没想到的时候不觉得,了解完Bang∀Olufsen和她之前骑手之间的故事,就没法遏制自己心里面的担忧。

面对自己关心的人,齐小遇同学打小就是一个特别爱操心的。

小时候操心帅爸爸,有了【摇滚铁匠】之后又操心自己的马。

摇滚伏尔甘虽非人类,却一直都是齐遇的家庭成员。

如果没有齐遇,【蓝荷·铁匠】的蹄冠线问题,可能会成为一生都无法痊愈的永久性伤害。

齐遇以前有多么用心保护【蓝荷·铁匠】蹄冠线,以后就会多么用心保护骑手宦享的运动生涯。

比起自己成为骑手,齐遇更想做的,是为自己在意的那一个人,和那一匹马保驾护航。

因为这原本就是齐遇最擅长做的事情。

宦享已经很习惯齐遇和马沟通。

本来还能插上两句话的倪梦,就完全没办法在这个时候加入进来了。

“宦哥,我先走了。”倪梦没有打扰齐遇和马的沟通,小声地和宦享打了一个招呼,就离开了。

一个对马并不是很熟悉的人,遇到这样的场景,第一反应肯定是会觉得怪异,紧接着就是不知所措。

齐遇对Bang∀Olufsen的指责,实际上是有些没有道理的。

并不是所有的马,都能和骑手心意相通。

别说是比赛,平时训练,也有可能出各种各样的突发状况。

对于一匹已经驯化的马,骑手落马,一大半的责任,实际上是在骑手的身上。

齐遇以自己和【摇滚铁匠】的关系去衡量别的马,那标准肯定是定得太高了。

喜欢骑遇请大家收藏:(www.wenxiba.com)骑遇文学吧更新速度最快。

骑遇最新章节 - 骑遇全文阅读 - 骑遇txt下载 - 飘荡墨尔本的全部小说 - 骑遇 文学吧

猜你喜欢: 夫人是权爷的心尖宠鬼使神拆[重生]食局告白如娇似妻绿茶女配拿马赛克剧本海上无花也怜侬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好男人[快穿]富婆租赁营业中可爱过敏原撒娇入戏不羁偷偷藏不住不做替身她又C位出道了拜拜[穿书]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入戏八零之锦鲤小姨妈爆款创业重生之认命撒野被认回豪门后爆红了僵尸怀了我的孩子诱她入局
完本推荐: 进击的男神全文阅读骑遇全文阅读八零之锦鲤小姨妈全文阅读如娇似妻全文阅读告白全文阅读富婆租赁营业中全文阅读快穿之陈舟游记全文阅读锦乡里全文阅读诱她入局全文阅读女帝全文阅读大宋小吏全文阅读撒野全文阅读不朽凡人全文阅读金屋恨全文阅读爆款创业全文阅读长安第一绿茶全文阅读好事多磨全文阅读拜拜[穿书]全文阅读偷偷藏不住全文阅读穿成替嫁小炮灰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清穿之咸鱼皇贵妃[快穿]逆袭成男神一朵花开百花杀锦乡里万法无咎从亮剑开始崛起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替葬重生后我被摄政王盯上了斗罗大陆之开局签到焰灵姬[快穿]素人女友金屋恨月东出年年雪里恶魔百货太子宠婢她跑了邪世帝尊偷偷藏不住女帝神道丹尊从综艺开始爆红全球表小姐享哥不按套路出牌带个地道系统打鬼子逍遥游重生之认命拜拜[穿书]僵尸怀了我的孩子全职高手诱她入局二进制亡者列车

骑遇最新章节手机版 - 骑遇全文阅读手机版 - 骑遇txt下载手机版 - 飘荡墨尔本的全部小说 - 骑遇 文学吧移动版 - 文学吧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