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文学吧 >> 枭起青壤 >> ③

蒋百川哈哈一笑:“气, 可不管气不气,事情不都已经这样了么。”

雀茶瞪他:“你这人,心可真黑。炎拓那伙人做事那么狠, 万一报复上她,那可怎么办?你不是说她有用吗,有用还把人给推出去阴了?”

蒋百川顺手关了浴室灯, 揽住雀茶的腰往楼下走:“你这就是不懂了,我手上是留了三个人,可什么都问不出, 抓来了又有什么用?想钓大鱼,得把水给搅浑了,把人放出去, 就是为了让这池子深水动起来。”

“再说了, 怎么能叫心黑呢?这么一来,是把她给推出去了,可是我及时通知她, 也承诺全力提供帮助了不是?只要她愿意, 在我这随便躲多久,我菩萨一样供着她。”

聂二是把好刀,可这刀只愿待鞘里,你想用她, 还得征求她意见, 用得太不顺手了。

现下事态不明朗, 对方什么来头他摸不准, 能者多劳, 推聂二出去试水最合适不过了, 真是金子, 不怕火来炼,不是的话,捧着供着也没意思,兴许她逼上梁山没了退路,索性就下了水入伙、和他成一路人了呢?

正寻思着,手机震响,聂九罗那边的消息过来了。

蒋百川看了雀茶一眼。

雀茶很知趣,扭过身子,后脑勺对着他,以示自己不会探看。

蒋百川点开消息。

——如果炎拓找到我了,我尽量自己解决。

蒋百川没回复,盯着消息焚毁,鼻子里哼了一声,嘴唇抿成了一条线。

厉害,这是不要他关照呢。

***

炎拓迷迷糊糊间,觉得自己像个花卷:被人抻抬弯折,捏出细细的褶,还小心地一片片粘上葱花,以便看起来更加美观。

下一步,就该上笼屉了,他想。

然而最终没见到笼屉,反而是耳边细碎的刀剪镊声渐渐清晰。

炎拓睁开眼睛,第一眼就看到了从天花板上垂吊下的、不规则冰块玻璃面的熔岩灯。

这是自己的房间。

时候应该是晚上,因为吊灯亮着,灯光是岩浆黄色的,这种灯,一旦亮起来就没感觉了,炎拓还是喜欢它没打开时的样子:像块悬空的但充满科技感的石头,水银亮里泛着冷硬的灰。

吕现正拿酒精棉片擦手,听到动静,向着炎拓一笑:“醒啦?”

这是个二十七八岁的小伙子,中等个子,因着生活安逸,年纪轻轻,腰身已经有向游泳圈发展的趋势,他最大的特色是长了一张特讨丈母娘喜欢的脸——谈过三任女朋友,分手的时候,女方都是好合好散,但女方的妈妈无一例外伤感得不行,仿佛错失的是多么绝世的好女婿。

炎拓含糊地应了一声,脑子里空空落落,一时间想不起前情。

吕现说:“睡好几天了。炎拓,你这趟可受大罪了。”

是吗?炎拓开始想起一些事儿了:野麻地,帆布袋,雀茶手里那只正对着他的、不锈钢箭的箭尖,大头往他身上乱蹬时脚上穿的球鞋的脏底,还有……聂九罗。

对,聂九罗。

想起这个女人,他就完全清醒了,目光也沉了下去。

吕现伸手点向他大腿前侧、已经稳当包扎好的一处:“这一块,不是铁烙的吧?肉都坏死了,烂的那味儿,嚯,再迟两天,都能长蛆。”

炎拓反胃:“描述得这么详细,你不嫌恶心啊?”

吕现兴致勃勃:“不过,有个好消息。”

他朝炎拓倾下身子,拿手虚比右侧脖颈到下巴颌这一块:“这儿,有道伤口,疤是留定了。但是万幸,没上脸,一般看不见,即便看见了,也无损你英俊的小脸,反而凭添男人的英豪气概。”

炎拓:“滚你的蛋。”

吕现惊讶:“介意啊?那也没事,人到中年,你就留一把大胡子,胡子一多,也就盖住了……”

他及时刹了口,因为炎拓的两只手已经撑在了身侧。

根据经验,炎拓做出这种姿势的时候,下一秒多半是要起身,而自己也多半要挨揍——当然,他现在身上有伤,八成是做做样子。

吕现见好就收,揿下脖子上挂的无线呼叫器:“林伶,炎拓醒了。”

那头几乎是立刻传来林伶的声音:“好,我马上过来。”

吕现朝炎拓挤了挤眼睛,着手收拾药箱,准备功成身退,炎拓忽然想到了什么:“林姨呢?”

吕现头也不抬:“你说我女神啊?去农场了。”

炎拓没吭声。

他老爹炎还山当年生意越做越顺,也随大流热心慈善事业,设立了一笔助学金,吕现就是受益人之一,他是学医的,学成之后在大医院历练,同时受雇于炎拓的公司,这人很聪明,凡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用他的话说,有钱人、大公司嘛,免不了一些上不了台面的操作,必要时需要私下的医疗救护,投桃报李,他是助学金造就的,而今以自己的所长作回报,很合理。

但炎拓怀疑,吕现之所以甘心违规做事、以及三任女友都走不到最后,跟他倾心林喜柔有很大关系:他把林喜柔引为女神,经常埋汰炎拓说,你看看,差不多的年纪,人家辈分比你高,能力还比你强,表面上你是法人,事实上是人家背后运筹帷幄、为你铺路搭桥,你是何德何能,能有这么个女神阿姨!

***

吕现前脚刚走,林伶就到了,还抱了瓶插好的花,姹紫嫣红、叶翠蕊娇,往桌子上一搁,整个屋子都多了几分生气。

炎拓说了句:“挺好看的。”

回想之前的日子,在猪场阴暗的地下囚室里过活,耳边还常传来孙周撕心裂肺的惨叫……

相比现在,真是恍如隔世。

林伶拖了张椅子过来坐下:“我给林姨打过电话,她刚好在回来的路上了,估计半个小时就能到。”

炎拓嗯了一声:“她去农场了?”

农场,也就是挂他名下的那个中药材种植场。

林伶点头:“带狗牙去的。”

“去干什么?”

林伶轻笑一声,压低声音:“去干什么……能让我知道吗?”

这话一出口,两人都沉默了一下。

顿了顿,炎拓岔开话题:“那孙周呢?”

林伶茫然:“什么孙周?”

炎拓:“和我一起关着的。”

林伶:“和你一起关着的,不就是狗牙吗?”

这其中看来有偏差,得两头梳理,炎拓示意林伶先说。

***

事情倒不复杂,一个大活人忽然失联,一两天还能等,三五天一过,就得找了。

再加上这期间,林喜柔还接过一个炎拓手机打过来的电话,来电者说手机是捡到的,问她是谁、怎么归还手机。

林喜柔答是医院护工,还提供了公司地址(反正网上查得到),请对方把手机寄回来,说机主回来之后,一定会有答谢,然而奇怪的是,电话旋即挂断,那以后,也再也打不通了。

一开始,大家没往坏处想,只是局限于电话查访,查着查着,觉得不太对,失踪得太彻底,就不像一般的失踪了。

林喜柔先指派得力助手熊黑带人到石河县实地寻人,再然后着急了,带上林伶亲自去了。

林伶说:“实在没线索,就只好悬赏找人了,林姨这种当然不出面,我以公司助理的身份主理。”

说到这儿,林伶哼了一声:“过滤之后,跟我面谈的有三个,这人有没有问题,一见面一交谈基本就知道了——那个司机老钱和开旅馆的老头都老实,让录视频就录视频,拿到钱之后,高高兴兴走了。”

“唯独那个叫大头的,屁事一堆,不同意我定的约见地点,说不安全,要在他说的地儿见;不肯出示身份证件,要保护隐私;也不录视频,说侵犯他肖像权。”

炎拓心下透亮:“他这是故意和你们接触,想掏我们的底。”

林伶点头:“这还没完呢,聊完之后,他跟踪我。林姨说,将计就计吧,让熊黑反过来跟踪他,这一跟就跟到了板牙。”

“熊黑你懂的,性子躁,手又毒,再加上看到你和狗牙都不成人样了,当场就炸了,一把火烧了猪场不说,还把一个女人推火里去了。”

炎拓一怔:“多大岁数的?”

“说是四五十岁吧。”

那多半是华嫂子了,炎拓沉默半晌,说了句:“熊黑不该这么做。”

林伶接口:“是啊,林姨狠狠骂了他一顿。他这一烧,线索都没了,还打草惊蛇,那个大头,再也找不着了。”

炎拓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丝什么,太快,没抓住,只是下意识问了句:“线索都没了?”

“对啊,”现在说起来,林伶还有点忿忿,“那个村子,本来就没住多少人,救火的都没几个,打听下来,猪场是外乡人租的,什么名姓不知道,遇到个拦车的,还是个傻子,你说熊黑是不是手贱?就因为那女的咬下他胳膊一块肉,他就把人撂火里去了——你至少先套出点话来啊。”

炎拓没吭声,脑子里还盘桓着那句“线索都没了”。

林伶没注意到他的反常:“幸好还有你,你要不醒,那真是一筹莫展了。”

炎拓嘴唇有点干:“狗牙没说什么?”

林伶摇头,再次压低声音:“我没见到,不过听熊黑下头的人说,狗牙似乎是死了,不知道真的假的。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在农场地下二层……”

她没再往下说,突地打了个寒噤,不安地朝门的方向看了看。

炎拓低声说了句:“那件事,能不提就不提。”

林伶赶紧点头,似是觉得话题太沉重,刻意说点轻松的:“对了,你干嘛把人家漂亮姑娘给扔了啊?”

炎拓没反应过来:“什么扔了?”

林伶抿嘴一笑,掏出手机,翻出张照片朝向他:“这个聂小姐啊,起初实在没线索,林姨还说要查她呢。”

然后大头出现,顺藤摸瓜,找到了炎拓和狗牙,聂九罗这条线,也就自然被认为是没什么价值、丢开了。

炎拓盯着那张照片看,那其实不单纯是照片,是张杂志刊页,聂九罗穿着经典蓝色的棉质吊带、黑色束口的灯笼裤,赤脚倚坐在旧式的木质窗扇边,略低了头,蹙眉凝思,窗外是虚化的绿树,两只手上沾了不少泥渍。

随意中有种很闲适的美,这是张很成功的工作间隙抓拍。

“杂志图?”

林伶点头:“她在雕塑的圈子里还挺有名,网上搜到挺多。”

炎拓喉结微微滚了一下,也顾不上身体不便,手臂硬撑着欠起身体:“其实,她……”

话还没说完,门一下子被推开了。

在这儿也好,在种植场也好,不敲门就直入的,只有一个人。

林伶脊背一激,立刻站起身:“林姨。”

来的正是林喜柔,行色匆匆,风尘仆仆,即便眉头有忧色,都不减她半分容光。

她身后站着熊黑,如一截铁塔,已经到了穿外套的季节了,他却只着一件上书“惹我试试”的短袖白T,被一身黝黑的腱子肉撑得紧绷,右手小臂上,纱布厚扎了一圈。

纱布扎围着的,估计就是被咬掉了一块肉的地方了。

炎拓躺回床上,也叫了声:“林姨。”

林喜柔笑着走过来,坐到炎拓床边:“终于醒了,刚遇到吕现,他说没什么事,休息一阵子就能好个七七八八了。”

一边说,一边伸手去抚摸炎拓的脸。

炎拓下意识想避开,又忍住了。

林伶插了句:“林姨,你来得正好,我刚把我们这边找他的事给说了,正想问问他那头的。”

林喜柔嗯了一声:“小拓,林姨问你点事,很重要。”

这话一出,屋子里顿时安静,守在门边的熊黑看了看门,又“咔哒”一声加上了保险。

炎拓先开口:“狗牙没告诉你吗?”

林喜柔叹了口气:“你这趟是遭了罪,但跟狗牙比,那是小巫见大巫了。他没三五个月醒不过来,你告诉我,是谁伤得他?”

说到最后一句时,她把手缩了回去,途中蹭到炎拓的面颊,炎拓觉得,她指尖比几秒前要凉。

方才脑子里闪过的那东西突然清晰:“线索都没了”,“幸好还有你”,“狗牙没三五个月醒不过来”……

也就是说,现在,他说什么就是什么,说什么都是事实。

他一颗心猛跳,吞咽下一口唾沫,在最后一刻下了决心:“我没看到。”

熊黑插了句嘴:“猪场下头有五间牢房,他和狗牙没关在一起,估计两人都不知道对方什么遭遇。”

林喜柔又问:“你是怎么落到他们手里的?”

炎拓说:“实在也是挺意外的,我回程的时候,导航出了点故障,走错路、去到的板牙。”

“我下车问了个路,也就只问了个路。上车的时候,有三……四个人吧,忽然同时攻击我,其中一个,往我颈后插了针,应该是有麻醉效用,我很快就失去意识了,再醒来的时候,已经在猪场地下了。”

喜欢枭起青壤请大家收藏:(www.wenxiba.com)枭起青壤文学吧更新速度最快。

枭起青壤最新章节 - 枭起青壤全文阅读 - 枭起青壤txt下载 - 尾鱼的全部小说 - 枭起青壤 文学吧

猜你喜欢: 枭起青壤
完本推荐: 斗罗之铠甲神装全文阅读锦乡里全文阅读夫人是权爷的心尖宠全文阅读偏爱全文阅读金屋恨全文阅读男主他老是那样绝情全文阅读爆款创业全文阅读逍遥游全文阅读入戏全文阅读撒野全文阅读清穿之咸鱼皇贵妃全文阅读神道丹尊全文阅读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好男人[快穿]全文阅读入戏全文阅读快穿之陈舟游记全文阅读全球高考全文阅读诱她入局全文阅读僵尸怀了我的孩子全文阅读被认回豪门后爆红了全文阅读[综]那些炮灰们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她又C位出道了告白偷偷藏不住开天录重生之认命我靠炼丹发家致富美漫之超级英雄之父偶像直播秀纸牌游戏(无限)无限秘境[全息]女帝僵尸怀了我的孩子八零之锦鲤小姨妈骑遇龙皇武神逍遥游偏爱从亮剑开始崛起重生后我渣了死对头春秋小吏诱她入局长安第一绿茶月东出黎明之剑如娇似妻[快穿]逆袭成男神穿成替嫁小炮灰撒野恶魔百货从综艺开始爆红全球

枭起青壤最新章节手机版 - 枭起青壤全文阅读手机版 - 枭起青壤txt下载手机版 - 尾鱼的全部小说 - 枭起青壤 文学吧移动版 - 文学吧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