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文学吧 >> 枭起青壤 >> ②

聂九罗合上影集, 端了羹碗走到半开的窗边。

雨下得正急,院落中央,一蓬巨大的黑影在雨里左摇右摆, 那是一棵三米来高的桂花树。

聂九罗有点担心,金秋桂子香,前两天卢姐还说等挂花了, 就要张罗着收集花瓣、做桂糖桂酱,现下这风大雨急的,可别把她的一树花都给糟蹋了。

搁在工作台上的手机振响了一下, 有新消息进来。

聂九罗听到了,没去管它,悠悠闲闲喝完了银耳羹之后, 才过去翻看。

阅后即焚, 居然是“那头”发的。

事情不是都了结了吗,怎么又找上她了?聂九罗皱眉,顿了几秒才点开信息。

——紧急, 电联。

聂九罗一怔, 回想起来,她还从未在“那头”的信息里,看到过“紧急”这种字眼。

她回了个“好”。

这是双方商定的规矩:再十万火急,也不能直接联系, 得等对方同意。

电话是蒋百川打来的, 语气凝重, 开门见山:“聂二, 炎拓跑了。”

***

“炎拓”这个名字, 聂九罗听来几乎有些陌生了。

好在她很快想起了这个人, 领会了这句话的意思, 也立刻想到“炎拓跑了”这件事会给她带来多大的麻烦。

一口恶气直上心头,真想挤进电话听筒、顺着话线去到那一边,打爆对方的狗头。

猪队友、废物,跟这样的人合作,她真是倒了血霉了。

“什么时候的事?怎么跑的?”

***

蒋百川大致把事情说了一遍。

说是这两周多以来,除了把人关着,余事毫无进展,大家多少有些着急。

前两天,忽然有了新情况,一则寻人启事在安开市的非官方渠道纷传,有人悬赏寻找炎拓——留守在板牙的“保洁人员”动了心,想尝试着接触一下,看能不能有新发现。

蒋百川自责:“这也怪我考虑不到位,板牙现在没有能担事的人。大头他们经验不老到,估计是接触的时候,被对方看出蹊跷来了,人家反过来跟踪他,找到了板牙。”

人分三六九等,智分高下低劣,这种事,也没法去怪谁:他就是笨,就是不机灵,你能怎么着?

“是只跑了炎拓,还是都没了?”

蒋百川苦笑:“人家都找上门来了,一端端一锅,哪有只救一个的啊。”

“然后呢,有什么损失?有伤亡吗?”

蒋百川迟疑了一下:“猪场被烧了,事发是在半夜,子午交,华嫂子给孙周送饭,正好撞上,重度烧伤。目前还没咽气,不过……情况不乐观。”

猪场是板牙私设的监狱,也叫“枭窝”,设在地面以下,地面以上是养猪场,紧挨屠宰房。这么设置有两个好处:一是猪圈脏污,普通人都会绕着走;二是一旦有异动异响,被人听去了也以为是在杀猪,便于掩人耳目。

至于“子午交”,那是地枭吃饭的点:地枭一天吃两顿,子午相交时分,正午和子夜。

“其它人还好,大半夜的都在睡觉,住得分散、离猪场又远,避过去了。另外就是马憨子,看到有车进村,上去盘问,被揪住脑袋撞晕过去,轻度脑震荡。”

聂九罗一直听着,直到这时才说了句:“他本来脑子就不好。”

蒋百川感叹:“是啊,这一撞,更傻了……华嫂子现在由她远房亲戚照顾着,咱们的人,尤其是炎拓见过的,我要求他们直接‘消失’最少半年,这样一来,不管对方怎么查,查到板牙也就断了。”

聂九罗说了句:“你们当然是好消失的。”

什么华嫂子、大头,都不是真名,也都不是板牙本地住户,万人如海,一头扎进去,只要不露面,可不就是“消失”了吗。

蒋百川尴尬:“聂二,你看,你要不要躲一躲?”

聂九罗反问他:“我怎么躲?我是普通人,有名有姓,有产有业,躲到哪去?”

蒋百川忙说:“这个你放心,我们会安排。”

“就算你们完美安排我躲起来了,躲多久?我一辈子不出来了吗?”

蒋百川沉默半晌:“或者,我安排几个人过去,暗中关照你?”

聂九罗哼了一声,鼻息带轻蔑:她是真不觉得蒋百川安排的人能关照她,真出了事,谁关照谁还不一定呢。

蒋百川连着遭她抢白,无可奈何:“你当时,真是不该让他知道你的真实身份。”

这还是她的错了?

聂九罗越是有气,语气越柔和:“我说了,我是普通人,普通人的名字,有什么好藏的?再说了,我当时也想不到,人送到你们手上了、还能飞了啊。”

蒋百川面上无光,讷讷说了句:“那……你什么想法?炎拓这一趟,吃了不少苦头。看起来,是恨上你了。”

聂九罗冷笑:“那当然,难不成出了这事,他还爱上我了?”

那一头,蒋百川再度沉默。

窗外,雨更大了,靠近窗边的雨线被风齐刷刷打斜,又被光镀亮。

事情已经这样了,再怎么对蒋百川发脾气也是徒劳,聂九罗说了句:“我想一想,晚点再联系你吧。”

挂了电话,她在窗边站了半晌,心里窝着团乱麻,一时半会也理不出个头绪。

实在没事做,索性把空了的碗盘给卢姐送下去。

三合院的东边是厨房,因着地方大,保留了旧式的灶间,而卢姐因为来自乡下,打小烧柴擦灶,所以对比边上全套家电的现代化厨房,她更喜欢大铁锅木头盖要往灶膛里添柴的灶房,还常跟聂九罗说:铁锅蒸出的米饭香,能出脆生生的热锅巴;灶膛里烧出的玉米,比烤箱里烤出来的好吃一百倍。

聂九罗无所谓,反正她管吃不管做,也不管洗,卢姐爱用哪一间,悉听尊便。

没事时,她会来灶房坐坐,因为这里的家什都老旧,搬个小马扎坐下,会有一种岁月静好、不知今岁何岁、山中无甲子的感觉。

若是赶上卢姐正开灶做饭,那就更惬意了,火食的味道,自古以来就熨帖人心。

……

卢姐正在灶房擦锅台,见她拎盘子端碗地进来,赶紧过来接了:“聂小姐,你还自己送下来,放那我去拿不就行了。”

即便关系已经很熟了,卢姐还是坚持称她一声“聂小姐”,毕竟雇佣关系,这是礼貌。

聂九罗空了手,在灶台边的小马扎上坐下。

卢姐察言观色:“工作不顺心啊?”

在她眼里,聂九罗简直人生赢家:年轻漂亮,有才有业,真有不顺心,也只会是工作上遭受点波折、创作上卡卡壳而已。

聂九罗说:“不是。”

她手指插进头发里,没章法地理了几下:“我在老家,有一些亲戚,远亲,做的不是什么正经事,我跟他们也基本没来往。”

卢姐用心听着,雇主能向她说事儿,让她觉得自己挺受尊重的——多少雇家政的看不起人、把人当佣人使呢。

“但是呢,也不好断。上一辈的原因,欠过他们不少钱。”

卢姐忍不住说了句:“那得多少钱啊?你现在……都还不清?”

聂九罗没回答:“有债嘛,就免不了还有联系。本来我想着,债清了之后,各走各的,没想到他们现在出了娄子……”

卢姐有点紧张——

“然后他们都跑了,我被拱出去了,”聂九罗笑,“你懂我的意思吗?他们的对家,现在都得找上我了,我成唯一的靶子了。”

卢姐听懂了:“那……麻烦大吗?不行就报警,把事情说清楚,总不能给人背锅吧?”

聂九罗看灶台上那口大铁锅,真大,再大点,就能“铁锅炖自己”了。

她说:“不是报警的事……锅呢,背不背,反正都卡身上了。”

***

蒋百川挂了电话。

刚才打电话时,他脸上是挂着笑的,语气是和缓和息事宁人的,甚至脊背都稍稍前勾,带着隔空讨好的意味。

但是电话一挂,他的表情、体态和姿态就全变了,像是人还是那个人,偏又长出了另一副胎骨。

他漫不经心地把手机扔到一边,凑近浴室镜,仔细地、一缕一缕,拨着鬓边的头发。

刚吃饭的时候,大头说看到他鬓角有白头发,有吗?真的假的?

找到了!

还真有,只有一根,但无比扎眼,很服帖地间杂在他那染得黑亮的头发之间。

蒋百川愣了一下,伸手想把它拔掉,手到中途,忽地心有所感,回头一看,雀茶正倚靠在浴室的门边。

浴室里有灯,但外间的灯光打得更亮,她穿大红丝光的睡袍,背后一片雪亮,亮得她面目有点模糊,乍看上去,像一朵红到炫目的大花。

蒋百川皱眉:“你什么时候上来的?”

为了找个僻静的地方打电话,他特意上的三楼——这别墅是他私产,加地下室一共四层,这一层的卧室和洗手间是客用的,除了家政保洁,平时没人来。

也不知道她在那站多久了、听到了什么,蒋百川重又看向镜子,小心地拈起那根白头发:“还有,老穿红,你不觉得瘆得慌啊?红衣的女鬼都比别的鬼凶呢。”

边说边手上用劲——

拔下来了,鬓角边又是黑黝黝的一片了,心里也舒服了。

雀茶说:“那个聂二,是男的女的啊,真姓聂啊?假姓吧?”

蒋百川的脸阴下来:“不该你打听的,别瞎问。”

雀茶跟没听见一样:“她要知道你阴她,你也麻烦吧?”

蒋百川不悦:“你胡说什么!”

雀茶哼了一声,并不怕他:“我那晚在酒店,都听到了,你说什么将计就计、顺水推舟……没你们故意放水,炎拓的同伙哪就能那么容易找到板牙……”

蒋百川吼了句:“还说!”

雀茶吓了一跳,再开口时,十分委屈,眼睛里都蒙上了一层泪雾:“怪我咯?你们偷摸做事,为什么不跟华嫂子说?她还跟我一张桌上打过麻将呢,说没就没了……”

蒋百川自知理亏,换了副相对温和的口吻:“这不还没死吗……有些事,本来就不好对太多人说,也是该她命里有这一劫,早去晚去都没事,谁知道正好赶上她送饭的点了呢。”

他边说边走上前,伸手就去搂雀茶的腰,雀茶又挣又躲地没避过去,到底被他抱住了,可是又不甘心撑了这许多天的冷战草草收场,于是板了脸、不拿眼看他。

蒋百川哄她:“这么多天了,还气呢?你是属打气筒的吧,出个气没完没了的。”

雀茶没绷住,扑哧笑出来:“你才属打气筒呢。”

这是终于讲和了,蒋百川话里有话:“雀茶,有些话,可不能乱讲啊。”

雀茶白了他一眼:“你放心吧,我不蠢,也就在你跟前说说,别人面前,我提都不会提的。炎拓跑了,那个聂二,很气吧?”

***

对这个聂二,雀茶雾里看花,知道那么一点点。

听蒋百川说,聂二和他,类似于同族,双方的祖上,都是做同一种买卖的,非常古老,老到可以追溯到人类的起源,不甚光彩,但也不是大奸大恶,反正不在三百六十行之例,较真起来,属于外八门吧,“狩猎”这一路的。

建国后,很多老行当老买卖都消失了,蒋百川所在的这一行,也毫无例外的人丁渐少,更糟的是,剩下的人中,绝大部分还不愿再做这行。

聂二就是其中之一。

这也可以理解,铁匠的儿子一定要打铁、农户的女儿一定要种地吗?花花世界,林子无限大,人家愿意随心飞,你也不能硬拗了人的翅膀不是?

但关键是,聂二有胎里带出来的本事,平时未必能用到,特定的情况下,少了她又不行——就好比有些警察办案,三五年都不一定开一回枪,可万一呢,真遇到持枪的悍匪,那还不得枪上、枪对枪吗?

好在,因着早年一些错综复杂的原因,聂二和蒋百川之间,有数额不小的债务,双方商定,钱债,劳力来还,也就是说,蒋百川这头有需要时,聂二得尽量帮忙,她上不了岸,一条腿还拖在这趟浑水里。

聂二要求不见光,她不想被牵进任何麻烦事,就想当普通人、过安生日子。

蒋百川当然满口答应。

所以,聂二的真实身份,只有蒋百川等两三个人知道;和她联络,用的是另外的、不绑定真实身份的手机以及账号;双方之间,不留任何书面可查的来往记录,再急的事,也不直接电联,要征询对方同意——对雀茶来说,就是有这么一个人,远远地存在着,是男是女、是老是少都不知道,反正必要时,这人会来帮忙就是了。

颇像唐僧取经路上求助的各路神佛:平时不掺和你们赶路,真遇到状况去请时,也请得来。

这一趟,蒋百川带人走青壤,就请了聂二外围留守十五天:太平无事的话,她后方观望;一旦有异变,第一时间就位。

用蒋百川的话说,聂二真是来对了:因缘际会、机缘巧合,她以一己之力把炎拓一行人都给端了。

但现在,炎拓跑了。

那个聂二,很气吧?

喜欢枭起青壤请大家收藏:(www.wenxiba.com)枭起青壤文学吧更新速度最快。

枭起青壤最新章节 - 枭起青壤全文阅读 - 枭起青壤txt下载 - 尾鱼的全部小说 - 枭起青壤 文学吧

猜你喜欢: 枭起青壤
完本推荐: 僵尸怀了我的孩子全文阅读一朵花开百花杀全文阅读不做替身全文阅读全职高手全文阅读绿茶女配拿马赛克剧本全文阅读男主他老是那样绝情全文阅读偏爱全文阅读拜拜[穿书]全文阅读灵媒全文阅读被认回豪门后爆红了全文阅读全球高考全文阅读女帝生存手册全文阅读不朽凡人全文阅读不羁全文阅读太子宠婢她跑了全文阅读好事多磨全文阅读八零之锦鲤小姨妈全文阅读我从凡间来全文阅读[综]那些炮灰们全文阅读富婆租赁营业中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斗罗大陆之开局签到焰灵姬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好男人[快穿]偏爱咸鱼皇妃升职记全球高考年年雪里不做替身全职高手[综英美]生而超人大数据修仙锦乡里太子宠婢她跑了权臣与尤物进击的男神诱她入局末日拼图游戏判官灵媒撒娇[快穿]素人女友偶像直播秀神道丹尊偏爱重生后我渣了死对头僵尸怀了我的孩子深海直播间她又C位出道了入戏我的读者遍布星际开天录

枭起青壤最新章节手机版 - 枭起青壤全文阅读手机版 - 枭起青壤txt下载手机版 - 尾鱼的全部小说 - 枭起青壤 文学吧移动版 - 文学吧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