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文学吧 >> 枭起青壤 >> ①

雀茶睡到半夜, 感觉身侧的乳胶床垫微微凸浮了一下。

这是蒋百川起来了。

雀茶没动,心里憋着气——她睡前和蒋百川闹了一场,发誓这两天绝不给他好脸色看。

但耳朵不由她, 耳朵竖得高高,捕捉每一丝蒋百川的动静:他拖动椅子坐到书桌边了,他打开电脑了, 他戴上耳机了,屋里的光影明暗有了变动、他又在看视频了。

雀茶委屈地咬牙:她一个漂亮女人,最盛放的花期, 陪在一个半老头子身边,他居然还不知道珍惜,说好了陪她在西安玩个尽兴的, 结果呢, 每天都心不在焉,尽惦记着板牙的破事。

狗男人,真当她吊死在他这棵老树上不会跑呢?反正她也不清不楚没名没分, 身边精壮的男人大把, 她换谁不行?

老刀就不错,身强力壮,一定比姓蒋的持久;山强长相逊了点,但年轻啊, 二十出头, 也算根嫩草;邢深……

想到邢深, 她忽然走了神。

***

雀茶是在板牙第一次见到邢深的。

那天下着雨, 华嫂子领她去刚打扫好的小楼——她对村里的住处本没报什么希望, 所以看了之后, 很是满意。

毕竟是在村里, 能做到窗明几净,挺到位了。

她打开窗户,想看看山乡的风景。

雨不算大。

靠山的地方,雨一旦下得小,远近就容易成雾——视野内一片蒙蒙,连眼皮子底下的板牙都绰绰约约、犹抱琵琶了。

有个男人,撑伞从楼下经过。

那就是邢深。

雀茶起先没太留意他,只是觉得这场景像幅水墨画,人和景互相成就,意境怪美的。然后华嫂子就挨了过来,跟她说,那是邢深,那么出挑的人物,可惜了,是个瞎子。

瞎子?

雀茶盯着邢深看。

一个瞎子,她想,出入怎么不用人帮忙呢,也没见他用盲杖或者导盲犬,居然走得远比大多数人姿态好看,甚至走出了些许“一蓑烟雨任平生”的沉静超然。

……

雀茶怏怏地翻了个身。

过去这段日子,她一直嫌弃板牙破败、冷清,“要把人闷出病来”,跟蒋百川磨了好久,他才如她所愿、带她回了花花世界。

但是现在想想,板牙也不是没好处的。

至少,她在板牙见到了邢深不是吗。

***

雀茶的这些小心思,蒋百川半点都没察觉到,这些日子,他满心满脑子,都是被秘密囚禁在板牙的那三个“人”。

打开文件夹,密密麻麻都是小视频,这是他要求的:跟这三个人的所有接触、对话,都得有影像记录。

鼠标在不同日期人名编号的视频上挪移,终于选定了一个。

视频打开,画面头几秒很暗,也很晃,炎拓艰难地在椅子上坐直身子,然后侧头吐了一口血唾沫。

他的脸上、脖子上都有血痕和淤青,脸颊因为连着几天被迫断食断水而略有凹陷,灯光打过去,面部几块阴影显得分外厚重。

问话的人是蒋百川,不过他没有入镜。

蒋百川:“狗牙是怎么来的?”

炎拓直视镜头,牵牵嘴角,似乎是想笑一下,但饿得实在没力气:“捡的。我有家公司,做中药材经销的,也涉及资助直采,就是出钱资助人去一些比较偏远的地方,寻找野生的药材。人工栽培的总是差点意思。”

说到这儿,他舔了舔嘴唇。

有只手入镜,把一小瓶盖水泼到了炎拓脸上,炎拓拼命仰起脸,伸出舌头把能舔到的都啜吸进了嘴里。

这点水并没能让他缓解多少,相反的,他更饿了,饿得身体都有点发颤。

“有一次,他们进山直采,我正好没事,也去了。就是那次捡到的狗牙,当时以为他是迷路的,想做好事送他回家,谁知道问他姓名住址他都说不上来,直采还没结束,就先带着了。”

蒋百川:“然后呢?”

“然后就发现,他有一些地方跟人不太一样,或者说,比人强吧。我们做生意的,难免有些不干不净的事,需要敢踏线的人去处理,狗牙这样的,没身份没档案,很合适。”

蒋百川:“在哪捡的他?”

炎拓抬起头,舔了舔重又发干的嘴唇:“给我张区域地图,我指给你看。”

蒋百川就在这里揿下暂停键,把炎拓的脸部放大,再放大,直到大得像素模糊,一双眼睛几乎看不出是眼睛。

他觉得炎拓没讲真话,但无从反驳:不管怎么打、怎么开虐,炎拓咬死了就是这几句。

蒋百川眉头紧蹙,过了很久,才点开第二个视频。

这一次的主角是孙周。

他只穿了条遮羞的裤衩,嘴里塞了团布,手足用绷带捆缚,整个人呈“大”字形,被固定在一张铁板床上,眼神惊惧,拼命挣扎,激动得额上青筋暴起。

入镜的人是华嫂子,她手里持着三寸来长、莲藕粗细的一束柴棍,棍头先在油坛子里搅裹过油,然后移向身侧的油盏就火,棍头哗啦一声,冲起橙红中带锈绿的火焰足有两拃长。

华嫂子将焰头移近孙周的脸。

这不啻于生烤活烧,孙周的身体猛地一挣,动得更厉害了,镜头拉近,直切孙周的脸,几乎能看到皮肉被烧炙时冒出的丝缕白气、听到滋滋的泛油声。

蒋百川第二次揿下了暂停键,把孙周的面部放大,再放大,直到孙周暴凸的双眼几乎占据大半个屏幕。

即便是像素泛糊,还是能清楚地看到,孙周的左右眼睛里,各有几道鲜红的血线,穿瞳而过。

蒋百川摇头,低声喃喃了句:“救不了了。”

他最后点开的是狗牙的视频,点击的时候,喉头微微滚了一下,嘴唇有点发干——其实这些视频,他都已经看过了,看过,自然就有心理准备,但也正是因为有心理准备,身体先帮他做出了应激反应。

和孙周一样,狗牙只穿了一条裤衩,不过,他是在昏睡着的,这和他重伤有关:聂九罗为了验明他“地枭”的正身,在他颈后、手臂、大腿三处下刀放血;而为了让他短时间内丧失活动能力,又下了两刀,一刀捅进颅顶,一刀断了脊椎。

这样一来,加上先前左眼的伤,狗牙身上,一共六处伤口。

视频拍的是正面、正脸,乍一看,会觉得他的左眼窝白茬茬的一片,头顶也有一小撮白尖,镜头切近了才发现,那是结了一层类似蚕茧或者蛛丝一样的东西,密密缠裹。

不用一帧一秒往下看了,六个伤口都是这德性,蒋百川将进度条直接拉到了2分39秒。

画面上出现了狗牙左眼伤口的特写,依旧是被白茧丝密密缠裹,摄像者喘息-粗重,声音也有点异样:“我拍的是他瞎掉的这只眼,之前眼球已经完全损坏了,现在仔细看,这层茧膜已经鼓胀起来了……”

为了让观看者感同身受“鼓胀”的效果,镜头转成了平视,而的确像所描述的那样:那层茧膜底下如同充了气般,一点点往上胀起,眼看就要胀裂开来……

手机响了,睡前开的是振动,所以没音乐,只是在桌面上嗡嗡振着,像只躁动的蛤ma。

蒋百川怕吵到雀茶,匆匆关了视频,抓起手机去了阳台。

夜色正浓,但城市毕竟是城市,彻夜不息的灯火稀释了黑夜,低处的马路上车来车往,远处,隐隐能看到大雁塔厚重的轮廓。

电话是山强打来的,说得又急又快。

蒋百川静静听完:“非正式渠道?”

“是啊蒋叔,是不是挺耐人寻味的?就是在微信群、朋友圈还有论坛发了,压根没上官方渠道。还有啊,说是报过警了,公司方面着急、自发悬赏寻人,但是,我托派出所的朋友打听过了,没谁接到过报警。报警,梦里报的警吧。”

蒋百川嗯了一声:“然后呢?”

山强有点迟疑:“我跟大头商量着,也假装是知情者,去跟对方接触接触。老话不是说嘛,山不来找我,我就去撵它……”

“山不来找我,我就去撵它”,这句子化用的,还挺活泼乡土。

蒋百川轻轻笑了笑。

从聂二手中接收炎拓等三件“货”已经两周了,不得不说,两周过去,如进了死胡同,毫无进展,以至于大部分人都散了,板牙只留了华嫂子等四五个看家保洁的。

狗牙昏着,孙周在“治”着,炎拓倒是招了,招得无懈可击——他名下产业众多,得益于他有一个会赚钱的老爹,他非但有个中药材经销公司,还有源头的种植农场;他的母亲林喜柔,真的是个卧床多年的植物人,照片都拍回来了,是个干瘪萎缩、行将就木的小老太太;电话来往多,真的是因为炎拓是个孝子,护工经常跟他沟通林喜柔的身体状况……

无解可击,有两层含义,一是的确真实可信;二是对方把局做得太完美。

蒋百川直觉是后者,炎拓身后这池水,比他想得要深,深得多。

他沉吟良久,才说了句:“接触是应该接触的,但要好好计划一下。”

***

砂锅的盖被沸热的水汽顶得砰响,银耳羹好了。

卢姐熄了火,盛出一碗放在黑漆绘金的盘上,托了出来。

这是幢民国时留下来的三合院老宅,但并不严格遵守当年的建筑形制,有点中西合璧的意味,正房是二层的小楼,房址闹中取静,一仰头,就能看到中心城区的商厦。

卢姐是做家政的,原本只上门-服务,年前接了这单,中介说,有个年轻的女客户,姓聂,要找个住家阿姨,薪水开得高,活还不重,也就做做饭、洗洗涮涮什么的。

卢姐果断接下了,上手之后,她觉得自己确实幸运:住得好,吃得好,活计少,客户还性子随和……

这种好事,烧高香都烧不来。

聂小姐上个月去了陕南采风,可能是受了凉,回来之后,一直感冒咳嗽,卢姐每晚都给她熬银耳羹,清嗓子,也润肺。

外头正下着雨,下得还不小,好在屋子外头都有雨檐,围着院子匝了一周,雨檐遮挡的地方修成步廊,去哪屋都淋不着,卢姐顺着檐下的步廊走到正房前头,推门进去。

一楼是客厅,没开灯,不过不影响视物,因为二楼的光透下来,给厅左那道螺旋的楼梯洒上了幽微的亮。

卢姐顺着楼梯往上走,这个聂小姐,是做雕塑的,各种类型都涉及一点,但主中国传统泥塑,二楼就是她的工作室兼起居室。

一上二楼,灯光就亮了许多,这里做成通透的大开间,无遮无挡,两张极大的台子,一张是工作台,放斧头、锯子、锤子、铁丝、龙骨木架、塑刀等林林总总,外行看了,会以为是木匠的作业台;另一张是雕塑转台,中间有个转盘,雕塑搁上去,三百六十度旋转,省得人围着塑像修容时绕来绕去地费力。

除此之外,屋子各处,高高低低,都摆着雕塑,有成品,有进入阴干期的,也有她做到一半忽然不满意、暂时搁置的——她会拿透明大塑料膜把泥塑包罩起来,定期喷水以保持可塑性,以待将来某一日,突然又有了想法、续上再来。

……

聂九罗没有在忙,正安静翻看一本影集,她已经换上了入睡前的珠光银丝缎睡袍,坐姿很惬意。

卢姐把托盘放在一边,朝影集上瞥了一眼。这是老影集、老照片,照片边缘都已经泛黄了,上头两个人却是年轻而生动的。

聂九罗看的这张是婚纱照。

卢姐立时就从面容眉目间扑捉到了他们和聂九罗的关系:“呦,这是你父母啊?”

聂九罗嗯了一声,把照片侧向卢姐:“跟我长得像吗?”

卢姐连连点头:“像,你也会长,父母好处都占到了。”

聂九罗笑,还伸手摸了摸脸:“是吗?”

家政公司对员工的要求,是多做事少开口,尤其别打听雇主的私生活,再加上聂九罗还总外出采风,是以卢姐在这干了不短时间了,对她的家庭生活依然一无所知。

不过,也是时候能拉拉家常了,而且,看聂九罗言笑晏晏的,对这话题似乎也并不反感。

“他们……不跟你住一道啊?”

聂九罗说:“我妈很久之前出意外死了。我爸太伤心,走不出来,跳楼了。”

卢姐猝不及防,脑子一时卡壳,说了句:“好男人啊。”

话一出口,恨不得自抽两个耳刮子:人家爸妈这么惨,她夸“好男人”?

她磕磕巴巴解释:“不是,我看电视里,男的死了,一般随着殉情的都是女的,反过来的少——你爸……是个讲感情的人啊。”

聂九罗看向照片,话说得不咸不淡:“好男人……可能是吧,好父亲就未必了,跳楼的时候,大概忘了自己还有孩子要养了。”

卢姐尴尬到无以复加:这话,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往下接。

聂九罗意识到了她的困窘,抬头向着她一笑:“没事,我不忌讳这个,对我爸也没意见,发个感慨而已。”

她是不忌讳,但卢姐看来,这算是重大“工作失误”了,她讪讪地又搭了两句话,逃也似地下楼去了。

喜欢枭起青壤请大家收藏:(www.wenxiba.com)枭起青壤文学吧更新速度最快。

枭起青壤最新章节 - 枭起青壤全文阅读 - 枭起青壤txt下载 - 尾鱼的全部小说 - 枭起青壤 文学吧

猜你喜欢: 枭起青壤
完本推荐: 爆款创业全文阅读月东出全文阅读逍遥游全文阅读咸鱼皇妃升职记全文阅读拜拜[穿书]全文阅读[综]那些炮灰们全文阅读被认回豪门后爆红了全文阅读不做替身全文阅读锦乡里全文阅读骑遇全文阅读可爱过敏原全文阅读[快穿]素人女友全文阅读年年雪里全文阅读神道丹尊全文阅读撒野全文阅读雄兵连之最强忍者全文阅读判官全文阅读偏爱全文阅读全球高考全文阅读金屋恨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黎明之剑偏爱我的家园[综武侠]深海直播间拜拜[穿书]三国:开局剧透了曹嵩之死!她又C位出道了绿茶女配拿马赛克剧本不朽凡人帝霸我靠炼丹发家致富替葬重生后我被摄政王盯上了快穿之陈舟游记特种兵:开局被狼牙特招!雄兵连之最强忍者外乡人的旅途穿成替嫁小炮灰无限秘境[全息]大数据修仙爆款创业锦乡里[综]那些炮灰们大宋小吏富婆租赁营业中夫人是权爷的心尖宠从综艺开始爆红全球清穿之咸鱼皇贵妃月东出判官常九娘

枭起青壤最新章节手机版 - 枭起青壤全文阅读手机版 - 枭起青壤txt下载手机版 - 尾鱼的全部小说 - 枭起青壤 文学吧移动版 - 文学吧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