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文学吧 >> 枭起青壤 >> ①⑤

老钱是做旅游服务的,见过形形色色的客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有转头就忘的,也有印象深刻的。

聂九罗属于后者,但说白了,他跟这些人,99.9%属于一辈子就见一次的交情,所以三五天一过,也就渐渐不再想起、掀过去了。

但他没想到,这事还有后续。

那是聂九罗的行程结束之后、大概两周多的一天,老钱出完车,原本是要回家吃晚饭,哪知老婆给他打电话说姐妹约了自己做脸、没空回家做饭了,让他街上随便找个馆子凑合一下。

老钱进了家路边店吃饺子,一个人吃饭难免寂寞,好在有手机作陪——工作需要,他加了不少本地群,什么“吃喝玩乐在石河”啊,什么“旅游包车一家亲”啊,忙时消息免打扰,闲的时候积极融入讨论、找点乐呵。

正吃在兴头上,其中一个群消息数激增,点进去一看,群友激动地刷起了屏,刷的还都是同一句话“让我赚这两千吧”。

什么情况?老钱往上翻屏,翻了好几页才找到源头:有人发了张照片,说是照片上这人在石河一带失踪了,亲友悬赏找人,只要见过、能回答出基本特征的,酬谢两千,能提供线索者,额外重谢。

老钱也想赚这两千。

他点开照片,一看之下,激动地饺子都没夹住,啪地掉醋碟里,醋星子溅了他一脸。

照片上这男人,不就是那个那个……从事非法服务行业的,那鸭子吗?

居然失踪了,不过也不奇怪,干这行的,不论男女,风险都比较大。

照片底部附了联系电话,老钱一颗心怦怦跳:他不知道这个炎拓是怎么失踪的、提供不了线索,额外重谢是别想了,但两千是绝对稳的!

从没领过这样的钱,老钱有点紧张,剩下的半碗饺子也顾不上吃了,赶紧结了账出门,上车之后车窗紧闭,营造了个相对安静的环境,这才深呼一口气,拨通电话。

面试般紧张。

很快,那头有人接了,是个男的,听声音爱搭不理:“谁啊?”

老钱字正腔圆:“是这样的,我看到你们在寻人……”

话还没说完,对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语带不屑:“你见过是吧?我这一天接两百个电话,都说见过,这么着吧,你既然见过,我问你啊,他开那小轿车,什么牌子的?”

老钱一懵,心里顿时没了底:“小轿车?他开的不是个越野吗?老大车壳子的。”

对方静了有一两秒,再开口时,语气不那么轻佻了:“哥们,就冲你刚那回答,打底钱稳拿了,我刚诈你呢,别怪我哈,骗子太多了。”

老钱忙说:“理解,理解。”

“他那越野车,什么颜色的?”

“白色。”

对方嗯了一声:“这车有什么特征,或者有什么装饰,能说出一样来吗?”

老钱觉得没啥特征,不就是辆挺值钱的车么,至于装饰……

他灵光一闪:“他车上啊,有个鸭子,玩具的那种。”

本来还想补一句是职业特征,怕对方不高兴,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对方又嗯了一声,再开口时,语气有点激动:“你是哪天见到他的?”

老钱心算了一下日子:“18,对,上月18号。”

对方很爽快:“行,过来领钱吧。”

两千块,磨磨嘴皮子就拿到了?老钱警惕起来,怕对方是骗子,不过,听到约见的地址,又放了心——中心城区百货大厦一楼的咖啡馆,那地方人来人往,对面就是派出所,太安全了。

***

在咖啡馆角落的卡座里,老钱见到了等他的人。

那是个年轻姑娘,中等个子,身材瘦削,长相普普通通,身体也不大好的样子,面色苍白,头发泛黄——全身上下唯一值得称道的地方大概就是那双手了,十指纤纤,削葱根一样白里透着润。

她一定也知道自己的手好看,是以在上头做了最大的投资:指甲打磨得透粉滑润,做了银色系散碎金的美甲,腕上是根碎金链子,一粒粒不规则状的细金粒串联而成,因为金粒太小,又是多面切割,所以链身暗闪流动,仿佛腕上浮跃着一圈星光。

老钱觉得这手长她身上有点可惜,把她的容貌映衬得更黯淡了。

她出示了身份证和名片,自我介绍叫林伶,是一家中药材经销公司的办公室助理,而炎拓是这家中药材公司的法人。

换言之就是,老板失踪了,报警之外,部分员工还停下手头的工作,帮着找线索。据她说,那个接电话的也是公司同事,负责过滤虚假消息,把真实且有价值的转到她这里。

她一边说,一边把带支撑扣的手机调到视频模式,调了下位置,确保老钱桌面以上的身体部分全部入镜。

老钱觉得不可思议:“这个炎拓……还是公司老板?他很有钱?”

林伶说:“你这不废话吗,生下来就有钱,没过过穷日子。”

老钱听懂了:这是富二代,还不败家的那种。

“那他做那个?”

林伶看了他一眼:“做哪个啊?”

老钱犹豫了一下,想给公司老板遮遮羞,转念一想,人都失踪了,还要啥脸啊,如实告知吧。

他尽量说得委婉:“就是那个色情……服务行业。”

林伶一副公事公办的面孔:“这是老板的私事,我们不便过问。你就把见到他的经过详细说一说吧,两千之外,我们酌情加钱。”

阖着还有得赚,老钱一阵激动,知道在录视频,于是挺直腰板,尽量仪态到位,然后娓娓道来。

能当带客司机的,嘴皮子都不差,事情被他说得清楚明白,林伶仔细听着,几乎没有打过岔,只是在末了问了句:“这个聂小姐,有她的联系方式或者基本信息吗?”

老钱说:“你们知道她名字,可以上网搜她啊,她还挺有名的,办过展览,还上过杂志呢。”

问得差不多了,林伶很爽快,让他调出支付宝收款码,当场转了五千给他。

老钱走出咖啡馆的时候,感觉很不真实,几次把手机点开,去看刚刚转入的钱是不是还在。

这钱可得捂好了,不能让老婆知道,让她知道了,又被她拿去做脸了;也不能让朋友知道,不然他们会撺掇他请客,现在请客吃饭可不便宜,动辄三四百呢。

***

林伶送走了老钱,又戴上耳机、快进过了一遍视频,这才收拾好东西,直上大厦五楼。

五楼是餐饮区,有闹闹哄哄的美食广场、价廉物美的口碑饭店,也有门庭幽深、一看就知道消费不菲的高档餐馆。

林伶走进门头最气派的那家。

因为价格昂贵,店内只有寥寥几桌用餐的客人,都坐得很分散,灯光也打得暖黄暧昧,林伶走到靠里的一张桌子边,叫了声:“林姨”。

正翻看餐单的女人“嗯”了一声:“坐吧。”

林伶在她正对面坐下,一瞥眼,看到远处几个穿白衬衫打领结的年轻侍应生正偷偷往这头张望,蓦地和她目光相接,窘得赶紧别过头去。

林伶笑了笑,心里清楚得很:这几个人当然不可能是在看她。

看的是林姨,林喜柔。

自己叫她“姨”,其实单从面貌上看,两人的年纪差不多,更叫她艳羡的是,林喜柔有着让人惊艳的美貌和颦笑间足以叫人倾倒的风情,有点港式复古和法式优雅复合体的意味——她穿了条牛油果绿色碎花V领荷叶摆的束袖茶歇长裙,这衣服到了自己身上,用脚趾头想都是不伦不类兼老气,可人家穿着,熨帖得像是第二层皮。

在她面前,林伶从来都是自惭形秽,觉得上苍造人,对林喜柔是呕心沥血,轮到自己时,八成是尿急,三两指捏出个人形就交差了。

她调出视频页面,把插好耳线的手机推到林喜柔面前。

林喜柔说:“不急,你先说,我晚上慢慢看。”

林伶组织了一下语言:“今天见的这个是个司机,还挺有价值。我们19号和炎拓失去联系的,这人18号见过他,说是分别的时候,炎拓车上载了个姓聂的漂亮女人。”

林喜柔浅浅一笑:“不奇怪,小拓是个大人了。他跟我说,遇到个朋友,要耽搁几天,我就知道八成是个女人。”

“但是19号晚上,那个女人被扔在了荒僻的山口,这个司机赶了大老远的路去接她。”

林喜柔摇头:“小拓那脾气,赶女人下车我是信的,但是把人赶在那种地方,不太像他的作风。”

林伶笑:“我也这么想,他会把人扔在闹市、车站、地铁口什么的,方便人家回家。”

林喜柔沉吟了一会:“这个姓聂的女人,要深入跟一下……除了这个,还有其它靠谱的吗?”

“还有两个人,有必要面见,一个是开旅馆的老头,据他说,18号晚上,炎拓住在他的旅馆;另一个叫什么‘大头’,说是看见过炎拓……”

说到这儿,压低声音:“……把一个很丑的男人塞进行李箱。”

林喜柔蹙起眉头:“小拓怎么这么不小心,这种事也能让人瞧见?真是让人头疼……”

“头疼”两个字,她不是说说而已,真的疲惫地拿手去揉鬓角,林伶察言观色,小心翼翼:“林姨,你要是身体吃不住,就先回去休息吧,这儿交给我就行了。”

林喜柔淡淡说了句:“小拓这么久没消息,我哪有心思休息啊。到底,也是我养大的。”

林伶坐着不动,背上一道寒气升起,一路上延到颅顶。

小时候,她把林喜柔当女神,这个领养她的阿姨太漂亮了,电视里那些女明星都没她好看。

后来,她就怕了,她五岁时,林喜柔就是二十来岁的样子,她二十岁时,林喜柔……还是二十来岁的样子。

***

1992年10月18日/星期日/阴

怀孕四个多月了,照镜子的时候觉得肚子隆得多一点了,身体也有点沉,怪不得说女人怀孕是“带球”跑,带着这么大一球,出来进去,真挺累的。

大山终于把儿子的名字给定了,他说“开”字轻飘飘的,没力道,“拓”就不一样了,一听就知道有力气,能挖煤,能保佑矿上生意好。

儿子,你能保佑矿上生意好就行,挖煤就算了。

说到大山……

大山最近有点奇怪,可是让我具体说吧,我又说不上来,就是一种感觉,我和敏娟还有肖秀都说了这事,她俩意见不统一,敏娟说孕妇太敏感,容易想东想西,肖秀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她问我,大山是不是在外头有人了?

真是把我给吓坏了,我说我相信大山,他绝对不可能搞这种缺德事,肖秀就冷笑,说男人都这样,这个阶段最容易在外头有情况。

我就不应该听这话,一听进去,就跟在心里扎了根似的,今天产检完,我顺道去了一趟矿上,趁着大山不在,跟个贼似的,把他办公室桌里桌外都翻了一遍。

大山办公室里多了几本拼音认字,可能是给儿子买的(这也买太早了),还多了面小镜子。

男人要什么美呢,照镜子干什么呢?

我多了个心眼,把大山最常穿的那件衬衫上的一颗扣子给拽松了,没拽掉,就是脱了线,垮吊在那儿。

这扣子要是掉了,也就掉了,要是被缝好了,那就是不太妙了。

我还给长喜塞了十块钱,吩咐他帮我盯紧大山,长喜死活不要,说我平时那么照顾他,帮这点小忙应该的。其实我也没怎么照顾他,就是看他刚进矿、年纪小,偶尔会给他塞个苹果梨什么的。

大山要是真在外头有女人了,林喜柔,我跟你说,不能懦弱,别让人觉得你好欺负,你就豁出去,拿刀剁了这对狗男女,再吞安眠药去死——把小拓也一起带走,没爹没妈的,活在这世上也是受罪。

我是不是想太多了?也就一面小镜子,敏娟说得没错,孕妇就是容易想东想西。

睡觉了。

——【林喜柔的日记,选摘】

※※※※※※※※※※※※※※※※※※※※

明天入个V吧。

入V一更。

另外,本文非日更,前期因为还有存稿,所以就勤快了一点。

后期,原形就该毕露了,让你们近距离接触最本真的我。

但老话不是说吗,爱上真实的她,才是真爱!!

喜欢枭起青壤请大家收藏:(www.wenxiba.com)枭起青壤文学吧更新速度最快。

枭起青壤最新章节 - 枭起青壤全文阅读 - 枭起青壤txt下载 - 尾鱼的全部小说 - 枭起青壤 文学吧

猜你喜欢: 枭起青壤
完本推荐: 枭起青壤全文阅读咸鱼皇妃升职记全文阅读穿成替嫁小炮灰全文阅读诱她入局全文阅读凡人修仙传全文阅读进击的男神全文阅读大宋小吏全文阅读[快穿]素人女友全文阅读我想和仙君退婚是真的全文阅读不羁全文阅读爆款创业全文阅读海上无花也怜侬全文阅读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好男人[快穿]全文阅读撒野全文阅读斗罗之铠甲神装全文阅读撒娇全文阅读不做替身全文阅读灵媒全文阅读入戏全文阅读偷偷藏不住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如娇似妻[快穿]素人女友年年雪里龙皇武神绿茶女配拿马赛克剧本斗罗大陆之开局签到焰灵姬僵尸怀了我的孩子带个地道系统打鬼子爆款创业告白神道丹尊清穿之咸鱼皇贵妃偶像直播秀咸鱼皇妃升职记雄兵连之最强忍者三国:开局剧透了曹嵩之死!八零之锦鲤小姨妈[快穿]逆袭成男神美漫之超级英雄之父我从凡间来进击的男神撒娇女帝长安第一绿茶拜拜[穿书]白月光是假的重生后我渣了死对头凡人修仙传鬼使神拆[重生]女帝生存手册

枭起青壤最新章节手机版 - 枭起青壤全文阅读手机版 - 枭起青壤txt下载手机版 - 尾鱼的全部小说 - 枭起青壤 文学吧移动版 - 文学吧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