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文学吧 >> 枭起青壤 >> ①④

凌晨一点多,秦巴山脉腹地。

林木葱茏,浓荫蔽天,深夜本就是漆黑的,这里尤甚,说是“伸手不见五指”也不过分。

然而,就在这样一个被古人称为“狐狸所居,豺狼之薮”的荒僻所在,此刻,有一隅却有杂乱亮光透出,伴着隐隐人声。

亮光来自不同的光源:营地灯、照明棒,以及狼眼手电。

十几个年龄在二十到四十岁之间的男女,正就着亮光打包行李、收纳帐篷。

一个小个子的年轻人从登山包中拽出揉成一团的橘红色冲锋衣,抖开了穿上,又套上花哨的魔术头巾,嬉皮笑脸地问对面一个穿军绿色短袖、肌肉鼓鼓的男人:“老刀,看我,我是来探险徒步的大学生,像不像?”

边说还边风骚地三百六十度转圈,以便老刀全方位赏鉴。

老刀其实不老,也就三十不到,皮肤黝黑,一张国字脸棱角分明,他正用牛皮包裹手中的56式军刺,闻言斜乜了眼:“像,真像,像个鸟。”

说着军刺一抽,作势就要扎过去:“猪鼻子塞葱,装什么象!”

小个子早料到他这一出,嗷一声窜出去老远,站着嘎嘎笑,边上有个净白面皮的女人看不过去,“嘘”了一声,低声呵斥:“闹什么!蒋叔打电话呢。”

小个子心下一凛,赶紧收了声,合掌过头四下乱拜示意“莫怪”,然后溜回原位。

老刀斜了他一眼,目光中尽是幸灾乐祸。

小个子悻悻的,理了会背包之后,向斜后方看过去。

那里,几十米远的地方,有个小山包,上头站了个人,正在打电话,因为有点逆光,看不清面目,只能看出是个中等身材的男人,腰杆挺得很直。

小个子拿胳膊肘碰了一下老刀:“哎,你说,不是说要在山里待半个月吗,怎么才过半就急着回去啊?”

老刀一句话呛得他没言语了:“怎么,回去还不好?你是爱上这了?”

***

蒋百川正通着话,看到邢深从坡底上来。

邢深约莫二十七八年纪,身材高大,偏书生气质,即便是在这种地方,看上去都斯文谦和。

大半夜的,他鼻梁上却架了副墨镜,不过就近的人谁都不觉得奇怪。

因为邢深是个瞎子。

蒋百川伸出手,朝邢深作了个“虚挡”的手势,示意有话待会再说。

他知道对方“看”得到,邢深的嗅觉极为灵敏,几乎可以帮助辨向。另外,他看不到物体的颜色、细节,却能隐约看到一种“光”,对此,邢深向他解释时,曾打过一个比方:任何事物都是“发光体”,或隐或显而已——你觉得这东西不发光,只不过是你的肉眼无法分辨罢了,就好比声音,有些频率,人的耳朵就是听不见的,但那不代表没有声音。

蒋百川有时候觉得邢深做个瞎子可惜了,有时候又想着,没了肉眼,却开了另一种意义上的“眼睛”也挺好,看到的东西更简单、纯粹。

邢深走近之后,便站定一旁,不声也不动,直到蒋百川挂了电话才开口:“蒋叔,我们抓紧赶路,最早明天中午能到出山口,晚上应该就能回到板牙了。”

蒋百川心情很好地呵呵一笑:“不用了,大家都辛苦了,慢慢走,随便歇,明儿天黑之前赶到山口就可以了。”

邢深一愣:“你不急着……去见那个炎拓了?”

说到后半句时,他下意识压低声音。

就在约莫一个小时之前,蒋百川还把已经歇下的众人都给叫起来,吩咐说马上拔营打包、要尽快出山。

“不急不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嘛,”说到这儿,他把身子靠近邢深,轻声说了句:“人,已经犯在聂二手上了。”

邢深一怔:“阿罗?他们怎么会遇到的?”

蒋百川说:“小地方嘛,路窄。佛易见佛,鬼易见鬼咯。”

***

针剂的效果确实生猛,炎拓直到第二天中午,才模糊醒过一次,之所以说是“模糊”,是因为并没有真的清醒,人只些须有了点意识,很快又被昏迷的巨手给攫了回去。

当时,他只觉得四周车声嘈杂,身体不受控,颠扑滚动,拼命睁开眼时,认出这是自己的后车厢,边上的两大件都很眼熟:装孙周的帆布袋和装狗牙的行李箱。

真是风水轮流转,而今轮到他也屈身后车厢了,只不过没装袋,手脚和嘴都被胶带捆扎得严实——他猜测应该是聂九罗在驾车、而车子正行经闹市,因为四面声源很杂,有车声、喇叭声、排气声,还有商家做促销活动的广告,嚷嚷着“特惠大酬宾、仅限今天”云云。

他听着广告,又坠入了无际的黑暗,不过这一次,他知道自己是昏过去了,昏得无比焦灼,自觉一直在黑色里奔跑,气喘吁吁、汗流浃背,也不知跑了多久,忽然一股阴风穿肉透骨,激得他整个人一片冰凉。

炎拓睁开眼睛。

不是幻觉,是真冷。

天已经黑了,视野内伫立着更加黢黑、轮廓线条拙朴的山体,再高处疏落闪着几颗针尖样细小的星。

北方的秋天,一入夜就凉得够呛,山里又要低几度,后车厢门开着,山风嗖嗖往车里灌,而他就斜躺在正当风的地方——这可是名副其实的“穿膛风”,穿透了他的胸膛,兼心肝肺肠。

炎拓蜷起了身子取暖,渐渐的,他听到了人声,被风吹过来的、两个人絮絮说话的声音。

他挪转着僵直的脖子,向声源的方向看去。

太暗了,好在借着车内仪表的微光,他能隐约辨认出那是两个人:其中一个是聂九罗,他对她的身形轮廓可太熟了,嚼穿龈血、磨牙切齿的那种熟;另一个他没见过,是个中等身材的男人,前额至后脑的廓线很顺滑,不难猜测梳了个大背头,而从声音判断,这男人应该有些年纪了。

他凝神细听,尽可能去捕捉飘在风里的声音。

聂九罗:“……孙周呢,还能不能救?”

老男人迟疑的:“不好说,尽量吧,要是早点就好了……这都扎根出芽了。”

聂九罗:“对了,之前孙周失踪,我报过案,当时没想到……”

声音在这里低下去,炎拓没听到。

“……想办法销个案吧,安排他露个面或者往家里打个电话都行。”

老男人:“这你放心,我们会把事做周全的。”

聂九罗:“还有……”

炎拓看到,她从裤子后兜里掏出什么递给老男人:“炎拓的手机,我试过了,拿他右手食指可以解锁。有一个问题……”

说到这儿,声音又轻了,炎拓知道事关己身,用力抬起脖子,想尽量往那一处凑,好在过了几秒,她的声音又清晰起来。

“他母亲就叫林喜柔,但是我查过,当了二十来年植物人了,怎么会跟他有这么多通话来往呢?”

炎拓额头沁出一层汗,但顷刻间就被山风给吹没了。

老男人:“会不会是他母亲身边的护工?”

聂九罗:“那不知道,反正,后面就是你们的事了,跟我没关系。查出什么来,想跟我说就说,不想我知道,就不说。”

老男人笑了两声:“聂二,大家自己人。”

聂二,不是聂“九”罗吗?

聂九罗:“别,大路朝天,各走半边,我跟你们不是自己人。说正事,估个价吧,车上三件货,值多少钱?”

老男人苦笑:“谈什么钱哪,聂二,我跟你家两辈子的交情……”

聂九罗打断他:“不谈交情。三件货,不重样,我算你一百万,不贵吧?”

炎拓听糊涂了,先时他以为聂九罗和这老男人是一伙的,可现在讨上了价钱,像是寄件领薪。

老男人叹了口气:“不贵。”

聂九罗:“那就一口价,消一百万的账,从我欠你的债里扣。”

炎拓越发听不懂了,不过他每一句都记牢,再摸不着头脑的信息也是信息,是谜总有解密的一天。

话到这儿,很明显是要收尾了,老男人:“你怎么走?要么我给你留辆车?”

聂九罗:“不用,手电给我就行,我自己有安排。”

说完,两人都朝车子这头过来,老男人径直去了驾驶座,聂九罗走到车后,帮他关阖后门。

正要拉下车盖,聂九罗忽然看到炎拓的眼睛,车后厢很暗,他的眼睛是亮着的,亮得极幽深,一直盯着她。

聂九罗笑了笑,朝炎拓俯下身子:“不能怪我,你自找的,好好的人不做,干嘛去当伥鬼呢。”

说完直起身子。

老男人已经打开了车内灯,炎拓看到聂九罗的脸,她敛去了笑意,目光下掠,很轻蔑地看了他一眼,仿佛他是一摊人人避之不及的狗屎。

再然后,砰的一声,车盖重重阖上了。

***

聂九罗目送着车子走远,这儿虽然是山口,跟山里也没什么不同,车光和引擎声很快就被厚重的山体和憧憧的密林给吸噬了。

她原地站了会,这才拧开蒋百川留给她的狼眼手电,调好亮度之后,循着另一条路往外走。

这里是山脚,离着行车道还有段距离。

走着走着,心有所感,一抬头,看到邢深正等在路边。

邢深迎着她过来的方向,唇边泛起微笑:“阿罗,好久没见你了,得有六七年了吧。”

是好久没见过了,六年零七个月,期间通过一两次话,从来都是有事说事,彼此、双方,从来都不在事里。

聂九罗嗯了一声,朝他看了一眼。

他还是老样子,比从前更成熟了些,从小他就被夸说“长大了能当明星”,这话说对了,是能去当,身条、模样、气质,哪一样都不输,除了那双眼睛。

她没停步:“我约了人,赶时间。”

邢深伸出手,原本想拦她,中途又缩了回去,他站在原地,听到周围又静下来,山林独有的那种带万千噪声的静,静得好像她和他都从未来过。

***

聂九罗的确“约”了人。

这是条傍山路,弯曲蜿蜒,头尾都湮没在安静的黑里,聂九罗在一根路墩上坐下,耐心地等。

温度更低了,薄薄的一层衬衫压根抵挡不住,她后悔没朝蒋百川要件外套,只得不住地搓暖手臂,又把头发有针对性地散披到身前身后挡风。

过了约莫半个小时,远处两道车光渐近,那是老钱的车,聂九罗站起身子招手示意,车到身前,还没停稳,她已经拉开车门窜了上去。

这季节,车里还不至于开暖气,但温度是舒服多了。

老钱四下看看,惊诧莫名,兼义愤填膺:“聂小姐,大晚上的,他……他就把你扔这儿了?”

聂九罗笑笑:“开始还挺好的,后来一个不对,就谈崩了。”

老钱发动车子:“这什么人哪,没个男人样。”

当然了,他内心里觉得,聂九罗也是活该,太随便,自作自受——但她是客人,他不能把这意思流露出来。

聂九罗拉开车上的小盖毯:“钱师傅,你慢慢开,开稳点,我睡一会。”

她在车后座上躺倒,这两天,脊背就没挨过平的,太累了,现下这一躺,只觉得舒服无比,四肢百骸都惬意了。

模模糊糊间,听到老钱问她:“那,聂小姐,后边的行程还继续吗?”

依他的想法,一般人遇到这种事,哪还有心情玩啊,大都是草草结束或者中途叫停,他得提醒她,因客户原因导致的行程叫停——可以退后半程的旅费,但她也得赔个20%的违约金。

聂九罗说:“继续啊,为什么不继续?”

总不能因为一点小事,就耽误计划吧。

喜欢枭起青壤请大家收藏:(www.wenxiba.com)枭起青壤文学吧更新速度最快。

枭起青壤最新章节 - 枭起青壤全文阅读 - 枭起青壤txt下载 - 尾鱼的全部小说 - 枭起青壤 文学吧

猜你喜欢: 枭起青壤
完本推荐: 食局全文阅读快穿之陈舟游记全文阅读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好男人[快穿]全文阅读男主他老是那样绝情全文阅读咸鱼皇妃升职记全文阅读骑遇全文阅读长安第一绿茶全文阅读雄兵连之最强忍者全文阅读末日拼图游戏全文阅读女帝全文阅读大宋小吏全文阅读偶像直播秀全文阅读偷偷藏不住全文阅读[综英美]生而超人全文阅读僵尸怀了我的孩子全文阅读斗罗之铠甲神装全文阅读绿茶女配拿马赛克剧本全文阅读偏爱全文阅读入戏全文阅读金屋恨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逍遥游万法无咎海上无花也怜侬鬼使神拆[重生]男主他老是那样绝情斗罗之铠甲神装二进制亡者列车夫人是权爷的心尖宠外乡人的旅途春秋小吏可爱过敏原我的家园[综武侠]全球高考食局赛博英雄传锦乡里僵尸怀了我的孩子深海直播间斗罗大陆之开局签到焰灵姬纸牌游戏(无限)权臣与尤物邪世帝尊龙皇武神从综艺开始爆红全球重生后我渣了死对头我从凡间来神道丹尊雄兵连之最强忍者咸鱼皇妃升职记爆款创业

枭起青壤最新章节手机版 - 枭起青壤全文阅读手机版 - 枭起青壤txt下载手机版 - 尾鱼的全部小说 - 枭起青壤 文学吧移动版 - 文学吧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