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文学吧 >> 枭起青壤 >> ①②

雀茶住的是幢二层小楼房。

房子的外立面镶着瓷砖,大门上贴着业已褪色的春联,各方各面都透着土气,不过在农村,这算得上是“豪宅”了。

她一路直上二楼,心情不错,还哼上了歌,进屋之后利落地拉链一解长裙落地,再甩脱高跟鞋,扯了条浴巾就进了洗手间。

很快,洗手间里响起了哗哗的水声。

就着水声,炎拓把屋子内外查看了一遍。

这房子应该平时没人住,因为毫无生活痕迹,但打扫得很干净,极有可能是近期打扫的,窗户上擦拭的渍印都还清晰可见。卧室的角落处有两个行李箱,一个26寸,黑色,男式,靠墙立着;一个22寸,花色,大剌剌摊开,里头都是些女用衣物,乱糟糟团扔着。

床上的被褥也是一团乱,原本是两个枕头,一个跌落床下,另一个摆在床头正中。

这雀茶应该不是本村住户,近期才来这儿的,她有个亲密男伴,但这两天,男伴不在这住。

屋里的女性气息很重,香里透着绵软的糯,炎拓打开了一扇窗散味,又从摊开的行李箱里拣了件外套,这才拔枪在手、坐到床边。

水声停了,隐约又有哼曲声传来,再然后,门被拉开,雀茶赤着脚,一边理着包头的干发帽一边往外走,才刚走了两步,尖叫一声,僵在了当地。

她身上裹了条大浴巾,结扣塞在胸前的沟壑间,干发帽还没理好,有几缕头发垂落下来,梢尖挂着水,九月的夜晚,温度很低,凉气从开着的那扇窗里侵进来,直扑她裸着的地方,扑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她声音打颤:“你谁?”

但渐渐的,她就冷静下来,身子也从紧绷转成了舒展:眼前是个男人,对付男人,她太有资本了。

她笑起来,很快猜出了炎拓的身份:“你就是那个白天来过的男人吧?”

炎拓把外套扔向她:“穿上衣服说话。”

她没接,看着衣服到了跟前、然后落地,说:“我不冷。”

一边说,一边动作优雅地松开了干发帽,任带水的长发散落肩上,同时向着梳妆台走去。

炎拓冷冷说了句:“你就给我站在那,哪都别挨,哪都别靠。也别想着自己漂亮就能给我来荤的,我不吃这套。”

雀茶一时面上发窘,顿了顿,觉得扯破了脸皮也好,她就不用装了。

她伸手抓住浴巾结扣、防止掉落,然后温柔一笑:“那你想怎么着?你们爷儿间有误会,被扎了针,拿我一个女人出气,不地道吧?还专拣人洗澡的时候。”

说到后来,语气里带出些许娇嗔。

炎拓冷笑:“我好端端地开车从这经过,没偷没抢,上来就给我一针是什么意思?”

雀茶笑里多了些莫名的意味:“行了,帅哥,大家都坦诚点,‘开车从这经过’,谁信哪?摊开了说吧,你是来入伙的,还是来谈生意的?”

炎拓没听懂,但这不妨碍他接话:“入伙怎么说,谈生意又怎么说?”

“入伙呢,我们说了不算,得能做主的定。谈生意,那当然也得跟他谈。”

“能做主的,就是那个姓蒋的?他干什么去了,什么时候回来?”

雀茶心说果然,哪会是什么“开车经过”,连当家的姓什么都一清二楚,这分明就是目的明确、直奔板牙来的。

“忙要紧事去了,几时回来,要看事情顺不顺利……少说也得七八天吧。你不嫌弃,就在这住下了等,反正村里空房多。或者,过几天再来也行。”

说到后来,她嫌脚底下凉,抬起一只脚往另一条腿的小腿肚子上蹭暖,脚趾甲被水洗过,亮晶晶的。

或许是已经聊上了,她话也多起来:“帅哥,你现在是单干哪,还是跟人合伙?”

“合伙。”

雀茶“哦”了一声,多少有点失望:单干多好,现在就能端他了,端一个就是端全家,便利。合伙么,那就不能轻举妄动了。

“那个姓蒋的,现在能联系上吗?”

“帅哥,你这就是不懂了,只有他找我们,我们哪能联系得上他啊。你放心,等他电话打来,我会跟他说。”

炎拓不置可否,过了会,话锋一转:“我车上什么味?我怎么闻不到?”

雀茶咯咯一笑:“你当然闻不到,我也闻不到,挺好奇到底是什么味儿的。”

“大头能闻到?”

雀茶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没接话,把话题又岔开了:“帅哥,我打听一下,你手上多少货啊?”

“那得看你们要多少。”

雀茶明显怔愣了一下,她喉口微微滚动,声音都有些变了:“价钱呢,开多少?”

再这么一问一答下去,怕是要露馅,炎拓就在这里收口:“具体的,我只跟姓蒋的谈。”

板牙是个惊喜,他有两个选择,一是从雀茶嘴里掏话,但她只是个小角色,所知有限;二就是虚与委蛇放长线,冒更大的险,会会那个老蒋。

他愿意冒这险。

他站起身:“我过几天再来。”

雀茶有些意外,不过她也明白欲速则不达:“也好,帅哥怎么称呼啊,老蒋回来之后,我好向他通个名姓。还有,方便的话,留个手机号吧。”

这些信息迟早查得到,隐瞒也没意思,炎拓实话实说:“炎拓,双火炎,开拓的拓。”

他把手机号报给雀茶,屋里没笔,手机也不知道扔哪去了,情急之下,雀茶开了根眉笔,把号码记在了梳妆镜上,写得很快,手有点发颤。

这细节让炎拓明白,他为自己立的这个人设,于对方来说,相当重要。

看来用不了几天,他就能见到那个姓蒋的了。

他都走到门口了,又转回头:“再问一句,我车上那玩意,你们把它叫什么?”

雀茶说:“叫招财猫啊。”

炎拓觉得这回答挺假,但她神色又不似作伪。

他离开了小楼,走出十多米远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嘬哨,回头时,看到雀茶倚靠在二楼窗口,笑得甜蜜而又柔媚,她本身皮肤就很白,被灯光一照,整个人简直亮到发光。

她的手里握了一把豹折叠式的三用手-弩,弩上已经装好了不锈钢箭,箭头泛森然冷光,正对着他。

炎拓说:“你穿上衣服吧,省得感冒。”

说完了,转身继续往前走,把整个背部大方亮给了她。

雀茶的头微微侧向、看向弩身的瞄准镜,看到炎拓的后背整个儿框在了镜头的十字里。

她的食指勾向扳机,在上头搭了一会,又松开了。

***

回到车上,炎拓只觉得周身火热,额上发烫,两个手心拢得全是汗。

他把额头抵靠在方向盘上,慢慢平缓心情。

过了会,他直起身子,拿起手机,翻开最近通话记录。

密密麻麻的记录,来自同一个人,林喜柔。

炎拓盯着这名字看了好一会儿,才深吸一口气,然后拨打。

那头很快就接听了,声音不疾不徐,绵细柔和:“小拓啊。”

炎拓的颈后有一圈汗毛立起,这么多年了,已经成了一种条件反射。

他定了定神:“林姨。”

林喜柔笑:“到哪了啊,明后天就能到家了吧?”

“不是,林姨,想跟你说一声,我得晚点才能回去,”他力图让自己的语气听上去随意,“在这边遇到一个朋友,很多年没见了,聚一聚。”

“那挺好啊,难得你有处得来的朋友,”说到这儿,她声音低下去,“不过带着狗牙,得注意啊。”

炎拓看向车内的中央后视镜,镜面里,他的表情铁一样冷漠:“我明白。”

“一路都还顺畅吧?”

“顺畅。”

“如果被人看见了不该看见的,你知道该怎么办?”

“知道。”

林喜柔嗯了一声:“林姨知道你是个心软的孩子,下不去手的话,让狗牙做就行。”

“懂。”

挂了电话,炎拓在车里默坐了会,然后发动车子,掉头回旅馆。

也说不清是为什么,让聂九罗和狗牙同处一室,他总觉得不放心。

***

再说聂九罗这头。

炎拓刚走,狗牙就改了先前卑懦的神气,连往箱子外头吐了两口唾沫,嘴里骂骂咧咧,聂九罗隐约听到什么“便宜儿子”、“小白脸”,具体也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再然后,狗牙把灯给关了——他爬出行李箱的时候,聂九罗还吓了一大跳,以为他认出她来了,要报瞎眼之仇。

没想到,他只是走到门后、关掉了灯,又摸黑走回去、爬进了行李箱。

为什么呢?聂九罗脑子里冒出一个念头:难道他不喜欢光?

她的双手虽然反铐,手指还是可以活动自如的,右手食指灵活地一挑,就勾住了左腕上的手环。

这个手环,外人看只是“极细、多圈、螺纹”,blingbling的又时尚又好看,其实得拆解才能知道玄机:这手环并不多圈,只是一根绕了数圈而已,韧性很强,即便强行撸直,一松手,仍会回到多圈的状态。

她拈了会手环,想想又放弃了,过了会,双手带动铐身,在水管上磋磨起来。

金属磨挫金属,那声音要多难听有多难听,很快,狗牙就耐不住了,在黑暗中瓮声瓮气朝她吼:“别出声!”

聂九罗权当没听见,她笃定狗牙不敢动她,毕竟炎拓曾经嘱咐过。

狗牙暴跳如雷,蹭一下窜跳出箱,一拳把灯开关砸开,又冲着她吼:“听不懂人话啊?”

聂九罗脸一仰,示意他自己有话说。

狗牙怒气冲冲,抬手就待撕开胶带,行将碰到她脸时,忽然顿住,再然后,小心翼翼,慢慢拈起胶带边缘。

这人怎么突然间怜香惜玉起来?聂九罗大为惊讶,然而下一秒,就听哧啦一声,胶带被狠狠撕扯下。

聂九罗疼得倒吸凉气,一张脸火辣辣的,真怀疑是不是面皮都被扯掉了一块。

果然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狗牙跟炎拓一样,都是变态。

她咬牙缓了一缓,抬起头,满脸关切:“你的伤口,要不要包扎一下?”

狗牙:??

“就是你的眼睛,这么重的伤,完全不加处理,会感染的。”

狗牙这才反应过来,恶声恶气回了句:“不用。”

“你可能不明白事情的严重性,”聂九罗毫不气馁,“我看你伤口挺深的,那根铁丝有多长?会不会伤及脑子?可能一时半会你还能撑,但是细菌万一进到脑子里,整个人也就废了,这周围环境这么脏……”

狗牙不胜其烦,暴躁地打断她:“不用不用!你闭嘴!”

艹!还有这么油盐不进的,聂九罗头一次见到瞎了眼还不当一回事、任眼窝里血流脓淌的:“你是人吗?”

这话其实纯属无心,她的想法是“是人都知道要包吧,这都不处理,你是不是人啊”?

没想到的是,这么随意的一句话,居然让狗牙大为震动,他身子一僵,面色都黄了,然后气急败坏:“谁不是人了?”

聂九罗心中一动,狗牙这句话,初听没什么,细品不对味:一般人对骂,大多是“你不是人”,“你才不是人”,“你全家都不是人”,继而上升到八辈祖宗、远亲九族都被开除人籍,但很少有人会反驳“谁不是人了”。

虽然狗牙有些举动,尤其是深夜扒窗那一出,曾让她对邢深说出“我觉得是人都做不到”这种话,但那也只是说说而已,毕竟大千世界,出个把能飞梁窜屋的奇才,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她盯着狗牙看,他胸膛剧烈地起伏着,仅剩的那只独眼里,被她盯出了几分惶恐,而那只瞎眼,血脓中已经结上了黑痂。

聂九罗一字一顿,语气和缓,说:“你不是人啊?”

喜欢枭起青壤请大家收藏:(www.wenxiba.com)枭起青壤文学吧更新速度最快。

枭起青壤最新章节 - 枭起青壤全文阅读 - 枭起青壤txt下载 - 尾鱼的全部小说 - 枭起青壤 文学吧

猜你喜欢: 枭起青壤
完本推荐: 快穿之陈舟游记全文阅读我从凡间来全文阅读逍遥游全文阅读偏爱全文阅读偶像直播秀全文阅读末日拼图游戏全文阅读食局全文阅读富婆租赁营业中全文阅读金屋恨全文阅读我的读者遍布星际全文阅读入戏全文阅读大宋小吏全文阅读雄兵连之最强忍者全文阅读[综]那些炮灰们全文阅读被认回豪门后爆红了全文阅读告白全文阅读撒野全文阅读月东出全文阅读春秋小吏全文阅读男主他老是那样绝情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八零之锦鲤小姨妈她又C位出道了龙皇武神海上无花也怜侬女帝鬼使神拆[重生]重生之认命重生后我渣了死对头骑遇快穿之陈舟游记食局春秋小吏帝霸黎明之剑告白[快穿]逆袭成男神从亮剑开始崛起邪世帝尊偷偷藏不住斗罗大陆之开局签到焰灵姬夫人是权爷的心尖宠常九娘灵媒咸鱼皇妃升职记可爱过敏原全职高手赛博英雄传外乡人的旅途一朵花开百花杀撒野

枭起青壤最新章节手机版 - 枭起青壤全文阅读手机版 - 枭起青壤txt下载手机版 - 尾鱼的全部小说 - 枭起青壤 文学吧移动版 - 文学吧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