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文学吧 >> 枭起青壤 >> ①①

炎拓的震惊,倒也不比聂九罗来得少。

他盯着狗牙看了好一会儿,才问:“你眼睛怎么回事?”

狗牙支吾:“我昨晚上不小心,戳到了。你这样,我头……头晕……”

这么重的伤,脸上的痛楚之色不可能是装的,炎拓松了手:“怎么戳的?”

狗牙像个虚弱的病人,又慢慢窝回行李箱里,口齿不清:“就是一不小心,我头疼……”

炎拓说:“你放屁。”

这话一出口,屋里静了几秒,狗牙不哼唧了,水龙头慢吞吞地滴着水。

炎拓终于开口了:“酒店房间里没有危险设施,你真是在屋里弄伤的,早嚷嚷开了,会一声不吭?你昨晚上,是不是出去过?”

狗牙慌里慌张:“没,没有,我就是不小心,是牙刷,牙刷戳到了……”

话还没说完,就觉得天旋地转,再然后,耳边一声砰响,整个人砸落在地上,眼前都砸起了金星——是炎拓一手掀翻了行李箱。

聂九罗还没反应过来,炎拓已经一脚踏上狗牙的后背,整个身子的重量都往这条腿上倾,压得狗牙一口气险些没喘上来,这还没完,他从后腰拔出枪,枪口往下抵压狗牙的后脑,力道很大,狗牙的一张丑脸几乎在地上挤成了平板。

“不说实话、当我蠢是吗?林姨说了,你老实,我是来接人;不老实,我就是来运尸。”

狗牙吓成了怂蛋,声音又尖又细,就差鼻涕眼泪齐飞了:“我说我说,昨晚你骂我废物,说我被住孙周边上那女的看到了,还画成画儿给警察了,我来了气,想……想找她算账来着……”

炎拓一怔,手上劲力微松,不经意地瞥了聂九罗一眼。

聂九罗一脸纯良,心里骂娘。

“我爬窗出去的,不知道是在哪儿,脚下一滑,窗上有根铁丝,一下子就戳进我眼窝里……我怕你知道,我就没说。”

聂九罗心头狂跳,好在还能迅速下判断。

——这俩,的确是一伙的。

——炎拓是能管着狗牙的,但狗牙显然另怀机心,有事瞒骗炎拓。

——这俩之上,还有个叫“林姨”的。

屋里又静了几秒,炎拓收回踏在狗牙背上的脚,狗牙喉咙里挤出一声得释似的长嗬,手忙脚乱地往行李箱里爬,箱子被他扒拉得颠落不定,像被浪推拱着的小船。

过了会,他终于把自己塞回去了,还伸手拉合了箱盖,不过没盖严,箱盖被顶起了一指多。

他的独眼就从这缝隙中警惕地往外看,看到炎拓的靴子,靴身上的铆钉泛冷硬的古铜色,还看见角落的水管底下,坐着个反剪了手的女人,也穿靴子,靴底的防滑纹道道清晰。

他不认识聂九罗,因为从头到尾都没在光亮处见过她,只在黑暗中迎头撞上她插过来的铅笔,笔头尖锐无比,以至于那一瞬间,都未曾感觉到疼痛。

“我刚才交代的,都清楚了吗?”

刚才交代的?狗牙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清楚,你说要出去一趟,让我看好孙周和这个女人。”

“看好就行,别动人家。”

狗牙赶紧应声。

这场景太诡异了,聂九罗头皮发麻:怎么不管是炎拓还是狗牙,都不提包扎伤口的事呢?这是戳瞎了眼啊!

该交代的都交代了,但炎拓总觉得还有些不放心,他往洗手间里巡视了一会,试图找寻出疏漏或者隐患。

末了,他的目光落在了聂九罗身上。

她就是了,最大的隐患。

他拿了卷宽胶带过来,走到聂九罗身前时,哧啦一声撕开一长截,然后蹲下身子。

聂九罗下意识侧头避开:“我不会叫的,这旅馆没客人,你又留了人在这看着,我没那么蠢。”

炎拓不吃她这套:“聂小姐,你很会说话。狗牙这段数,经不住你花言巧语,还是封上的好。”

聂九罗心里骂他眼瞎:他还当狗牙是好鸟、怕她忽悠狗牙?他自己都被狗牙忽悠瘸了。

不过想想忍了:恶人自有恶人磨,她乐得装聋作哑、看他们狗咬狗。

她转而做另外的争取:“那能不能先让我吃点东西?”

中午看庙,没顾得上吃,晚上被绑,没机会吃,已经饿两顿了——换了是别人身陷囹圄,或许会茶饭不思,她不,总得吃饱了,才有精力跟这些恶人磨吧。

炎拓跟没听见一样,径直用封箱带贴住她的嘴,为防松脱,还用手掌往两边用力压按了一回。

聂九罗皮肤薄,被他这么用力一按一松,脸上回血,透粉绯红。

走之前,炎拓回答了她的话。

他说:“我看你长得挺耐饿的,少吃几顿死不了人。”

***

车出旅馆,炎拓打开导航,直奔板牙村。

人不能不明不白被阴,总得知道个子丑寅卯。

……

他没敢把车子开进村,停在距离很远的地方,然后步行过去,每一步都谨慎,唯恐露了行迹。

行经白天的小树林,借着月色,远远看到对面来了条人影,炎拓一闪身就避进了林子。

那人毫无察觉,不紧不慢地继续朝这头走,人没到,声音晃晃悠悠先到。

“八国联军已经打到村口了,猪都被他们牵走了,我感觉,真不能指望老佛爷了。”

是马憨子,手持汤勺,正在“打电话”,向臆想中的上级汇报工作:“师长,我们已经加派人手,日夜巡逻,绝对绝对,不能让洋鬼子打进板牙。”

炎拓无语。

经过白天那一闹,他基本可以肯定这马憨子确实是个傻子,傻得还挺繁忙,白天打鬼子,晚上斗西洋。

马憨子继续说着话,忧心忡忡从炎拓身边经过:“是的是的,我尽快联系义和团……”

炎拓觑着他走远了,从树林里出来,一路快步进村。

***

晚上,有灯光坐标,看得更分明:整个村子,只一处亮灯。

亮灯的地方不陌生,就是村东的平房,里外两间都雪亮,窗户半开,炎拓还没到近前,就听到了哗啦啦的垒麻将声。

他猫着腰,先凑近里头那间,透过窗户往里看。

是那个白天诓他搬腌菜缸的女人,正拿打火机点手里的线香,外屋传来嚷嚷声:“华嫂子,快点,等你开局啦。”

那女人显然就是华嫂子,她搁下打火机,吹燃了香头:“就来,就来,等我给雨大爷上柱香。”

边说边转向一侧的神龛。

炎拓也看向神龛,老实说,供神有关二爷,有观音菩萨,他还从来没听过什么雨大爷风大爷——待看真切了,更是一头雾水。

神龛里供着的是个青铜鼎,只有烧水壶大小,看成色,显然不会是真的,八成来自义乌小商品市场。

华嫂子拈香三拜,嘴里喃喃有声:“雨大爷,您保佑,内场外场太平无事,青壤结穗,开花见果。”

拜完了,显是心急打麻将,草草插上线香,三步并作两步向外屋赶。

炎拓轻手轻脚,又转向外屋的窗边,一眼看去,心中猛跳:这屋子里,绝大多数都是“熟人”。

入目是一张牌桌,三缺一,单等华嫂子入座,牌桌后是一张板床,凉席都还没撤。

床上坐着山强,盘腿倚墙,脑袋上包着绷带,盘得跟印度锡克人的缠头巾似的,面无表情,不声也不动,若不是那双小眼睛还会不时溜溜往牌桌上转上那么一转,炎拓真会以为,他已经被瘸腿老头那一杖子给砸傻了。

牌桌上的三个,有两个是见过的,一个是拄拐的瘸腿老头,拐杖还斜搭在腿上,被车门夹伤的那条胳膊用绷带吊着,只用一只手哗哗洗牌;另一个是大头男人,他是真爱黄瓜蘸酱——手边一碟切成块的黄瓜,碟口挤了一大坨辣酱。

第三个……

炎拓盯着剩下的那个女人看,这个,是屋里唯一一个,他从未打过照面的。

这是个三十来岁的女人,一头大波浪长发,丰腴而又美艳,或者说,接近香艳了:她穿带怀旧感的杏黄色哑光真丝深V领长裙,V口处肤光胜雪,简直惹人遐思无限,眉眼精致如画,眼波微荡,似乎随时都能泻到人心上、伸出手来挠你的痒痒。

她一边码牌,一边头也不抬地招呼华嫂子:“快点,就等你了。”

华嫂子小跑着入座,两只手习惯性地在身侧的衣服上抹了抹,正待摸牌,又停下了:“我们……就这么打啊?”

那女人乜了她一眼:“不这么打,还想怎么打?给你请个伴奏的?”

“不是,我是说啊……”华嫂子不安地向半开的窗外瞅了一眼,“万一那人……回来报复怎么办啊?”

炎拓心里一紧,华嫂子嘴里的“那人”九成是指他了。

那女人漫不经心:“来了最好,我还怕他不来呢。今天回来迟了,没赶上。”

顿了顿又补一句:“你们也真是废物,四个人,拦不下一个。”

大头斜了眼:“说谁呢?”

他边说边拈起一截黄瓜,蘸了酱之后送到嘴里,泄愤式地咔嚓一声咬。

瘸腿老头单手把牌码成墩墙,看出来心里有气,牌身磕得碰响:“雀茶,别特么吃灯草灰、放轻巧屁,你在,你也拦不下。”

雀茶哼了一声,唇角不屑地弯起。

山强有气无力地打圆场:“行了,别窝里斗了。我越想越觉得这事不简单,茶姐,要么你跟蒋叔说一声?”

“老蒋在外头忙正事呢。屁大点事,犯得着吗。”

“屁大点事?”山强激动,以至于忘了自己现在本该虚弱、声音都高了八度,“茶姐,你仔细琢磨,这是屁大点事?蒋叔这趟是为了什么去的?”

让他这么一说,雀茶也有点举棋不定,她骰子攥在手里,先不忙着开牌,过了会转向大头男人:“大头,你确定,真是那味儿?”

华嫂子也在边上帮腔:“你是不是酱味儿冲鼻子、闻岔了?”

大头冷笑:“那一车骚味儿,我能闻岔了?”

说着,拿手指点了点自己油晃晃的鼻子:“你就算不信我,也该信这狗鼻子啊。”

一车骚味?

炎拓如堕云里雾里,他有很好的卫生习惯,车里很干净,绝无异味。

雀茶掷骰子,点数了之后抓墩:“那是挺奇怪的。这人车牌号记下了吗?”

山强有气无力:“我本来记下了的,叫瘸爹一打,顺序……记不真了。”

大头怪里怪气:“记下了有什么用?我们就这几个人,看家都嫌不够,还能追他去?”

雀茶瞥了他一眼:“着什么急啊,查车牌,查他全家,人又不会飞咯,等老蒋回来,再堵上门去、跟他算总账不迟啊。”

华嫂子还是定不下心来:“那……那要是还没等老蒋出来,那人这两天就杀回来报复可怎么办啊?”

雀茶鄙夷地看了她一眼:“那就跟他聊聊呗,这世上,有什么事是聊不定的吗?他带着货来的,指不定是想入伙呢。”

从各人说话的语气态度,炎拓猜测,这个叫雀茶的女人,应该算个小管事的。

***

或许是因为大家心里都不踏实,麻将也打得不尽兴,十点刚过就散了,除了华嫂子,几人各回各家。

板牙村没路灯,走夜路要么靠手电筒,要么靠手机电筒,四个人,四个方向,电筒那点光像细瘦的游鱼,游进大得找不着边的黑暗。

炎拓如一抹幽魂,跟在雀茶的后面。

半夜的山乡静得有点瘆人,雀茶穿杏皮色的高跟鞋,走得摇曳生姿,鞋跟磕得地面蹬蹬作响。

不过,女人终究是敏感的,走着走着,她突然停下,警惕地把电筒打向身后,同时喝了一声:“谁?”

炎拓早已抢先一步避进了黑暗的角落,目不转瞬地盯着她。

顿了几秒,见周围没动静,雀茶只当自己多疑,长长松了口气,又嘟嚷了句:“这鬼地方,下次我再也不来了。”

喜欢枭起青壤请大家收藏:(www.wenxiba.com)枭起青壤文学吧更新速度最快。

枭起青壤最新章节 - 枭起青壤全文阅读 - 枭起青壤txt下载 - 尾鱼的全部小说 - 枭起青壤 文学吧

猜你喜欢: 枭起青壤
完本推荐: 入戏全文阅读海上无花也怜侬全文阅读白月光是假的全文阅读凡人修仙传全文阅读绿茶女配拿马赛克剧本全文阅读偏爱全文阅读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好男人[快穿]全文阅读男主他老是那样绝情全文阅读权臣与尤物全文阅读金屋恨全文阅读入戏全文阅读枭起青壤全文阅读撒娇全文阅读女帝生存手册全文阅读长安第一绿茶全文阅读食局全文阅读我的读者遍布星际全文阅读偏爱全文阅读不羁全文阅读不做替身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雄兵连之最强忍者入戏美漫之超级英雄之父常九娘表小姐[快穿]素人女友特种兵:开局被狼牙特招!神道丹尊斗罗大陆之开局签到焰灵姬[综]那些炮灰们快穿之陈舟游记全职高手年年雪里权臣与尤物沙雕太子被撸秃了锦乡里偏爱我的家园[综武侠]鬼使神拆[重生]万法无咎[快穿]逆袭成男神爆款创业斗罗之铠甲神装富婆租赁营业中龙皇武神偶像直播秀诱她入局我靠炼丹发家致富邪世帝尊大数据修仙

枭起青壤最新章节手机版 - 枭起青壤全文阅读手机版 - 枭起青壤txt下载手机版 - 尾鱼的全部小说 - 枭起青壤 文学吧移动版 - 文学吧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