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文学吧 >> 枭起青壤 >> 引子

一九九二年,陕南由唐县,老牛头岗。

炎还山一大早就出了门,蹬着自行车跑了大半个县城,给七八家白的黑的“有关单位”送了礼——他在岗西盘了个小煤矿,资质不够、手续不全、严重违规,不私下孝敬的话,分分钟就得关停。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年头,国家经济才盘活,且“活”得有些迅猛,各项法规跟不上,就得靠人情和关系走天下。

一个上午,炎还山送出去两三万,不过他非但不心疼,还美滋滋的:关系打通了,矿上的事就好办了,媳妇林喜柔怀孕了,托人查了B超,说是个男的。

男的哎,带把儿的,老炎家有后了!

事业家庭双丰收,炎还山太满足了:回矿场的路上,他把车子蹬得歪歪扭扭、很风骚,嘴里还哼上了邓丽君的《甜蜜蜜》。

***

离着还远,炎还山就看见了站在矿场门口、微凸着肚子的林喜柔。

这还得了,孕妇怎么能瞎走动呢!炎还山慌得都没顾得上支车腿,随手把车子掀撂在地,大步流星迎上去:“你怎么来了?”

林喜柔二十七八年纪,人如其名,面相讨喜而又温柔,她提起手里的保温饭盒:“矿上的大锅饭不好吃,给你包了猪肉饺子。”

炎还山这才意识到快到饭点了,同时油然而生媳妇在身边的自豪感:矿下那些大小光棍,或者虽有女人却远在老家的,可吃不上这种热腾腾的“爱心”饭。

他小心翼翼地搀着林喜柔往矿场办公室走:“来,来,小心走,慢慢的。”

林喜柔笑岔了气:“我这还没在哪呢,你瞎紧张什么啊。”

***

办公室里有点乱,墙上贴着五花八门的“十佳”、“先进”之类的奖状,都是炎还山这两年到处活动来的。

林喜柔只扫了一眼,就把目光避开了去,她其实不大喜欢这些弄虚作假的玩意儿,可是小姐妹们都夸说,男人这样是脑子活、精明、懂变通。

饭盒打开,韭菜味、肉鲜味混着老陈醋的酸味四下漫溢,炎还山非常满足地猛嗅了好几下,立即开动。

林喜柔在桌子对面坐下,从提袋里掏出棒针和毛线球,熟练地打上了毛衣,同时找话聊:“那个李二狗,还没找着呢?”

炎还山吃得呼哧呼哧,答得含糊不清:“这龟孙……偷了矿上的钱,还不远远躲开了去?上哪找啊?”

李二狗的事,算是这段时间以来,炎还山遇到的唯一不顺心的事了。

不过他想得很开,哪家矿上、哪家厂里,没有这样的烂人呢?好吃懒做、迟到早退不说,还尽散播谣言,说矿下头有鬼,严重影响工人的劳动情绪,被他狠狠训斥了之后心生不满,半夜撬了财务的锁,顺走了小一万。

小一万啊,想起来他都心疼。

林喜柔说:“真不报公安啊?便宜了这种坏人了。”

炎还山答得更含糊了:“报什么啊,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

毕竟,他这个矿上屁股不干净的事太多了,不想把公安往家里招。

林喜柔没再吭声,低头织了几行针,偶一瞥眼,发现炎还山没再狼吞虎咽了:他咬着筷头,正瞧向窗外。

循向看去,不远处的坑道口上围了一堆工人,林喜柔看了眼墙上的挂钟:十二点半了,下矿的工人们是该上来吃午饭了。

她起了个新话头:“今天矿上大荤是什么菜啊?羊肉?”

炎还山喃喃:“不对啊,出事了?”

林喜柔一愣,再次往窗外看去,这一次,瞧出异样来了:往常一到饭点,这群收工的都往食堂跑,窜得比狼都快,但是现在,他们三五成群地堵在坑道口,激动地嚷嚷着什么,留神的话,都能看到被阳光照得贼亮的、喷溅出来的唾沫星子。

不会真是出事了吧?

开矿的最怕地底下出事了,而地底下出事,必然不是刮到蹭到这么简单,炎还山心慌慌的,碗筷一搁,三步并作两步冲出了门,隔着几米远就气势汹汹地吼上了:“怎么了?怎么了这是?”

这是他多年混出来的经验:不管出了什么事,哪怕死了人了,都不能怯、慌、乱,要凶、要开口就能镇住场子。

这一吼果然立竿见影,嚷嚷声小了很多,小组长刘三池一张煤黑的马脸下头透着煞白:“老,老板,二狗子没撒谎,下头,下头有鬼咧。”

没死人啊,炎还山心里一块巨石落地,吼得更有气势了:“我日。”

***

林喜柔过来的时候,正听到炎还山给一干人做无神论教育。

“书里讲得明明白白的,这个世上是没鬼的。二狗子文盲,你们也不认字?哪有鬼?把它叫出来我看看!”

刚进矿没两天的小后生长喜小心翼翼解释:“不能叫,大日头的,我听说,鬼晒太阳会化成水的。”

呦,这还体贴上鬼了?

炎还山气不打一处来:“一个个嘴咧咧的,都看到了?真新鲜,鬼长什么样啊?”

居然真有人答。

毛旺:“长得白生生的,没看真,嗖一下就闪没了。”

孙贵:“会发声,我听到哼唧声了。”

韩德福:“我带下去两香瓜,两香瓜都没了!”

炎还山语带讽刺:“都做鬼了,还惦记着吃瓜?”

林喜柔心中一动,她扯了扯炎还山的衣角,把他拉到一边:“会不会是李二狗啊?”

她是六十年代生人,和炎还山一样,接受了扎实的马列教育,对鬼神之说向来嗤之以鼻,听到矿下出幺蛾子,第一时间,只会往人身上想。

——李二狗是半夜跑的,衣物都没带,据说只穿了白汗衫黑裤衩,“长得白生生的”,莫非就是白汗衫?坑道里黑漆漆的,白衬衫的白委实显眼。

——到处都找不到李二狗,就不兴他是躲进了矿道?“两香瓜都没了”,矿下没吃的,可不得偷嘛。

炎还山一点就透,一拍大腿:“就他,没第二个了!”

他心里有了数,转过身,话更硬了:“这么着,我跟你们下去会会这鬼。”

挖矿的多是文盲大老粗,很难跟他们讲明白唯物主义,最有效的方式就是眼见为实,众目睽睽之下破了这“鬼”。

可惜的是没人愿意下,奖二十块钱也不下。

不下也好,炎还山转念一想,觉得自己单枪匹马下去把李二狗给拖出来,更加有气势,叫这帮挖矿的看看,能当矿主,手底下不是虚的——威风立起来,以后发号施令就更方便了。

他白眼送出去一圈:“都不敢是吧?等着啊,等你炎哥把它请出来晒太阳。”

人比人得死,在一干垂头耷脑的旷工衬托下,本就长得英挺出众的炎还山显得更加高大威猛,林喜柔心里美滋滋的,觉得自家男人实在是很拿得出手,直到炎还山的身影都快消失在矿道口了,才想起嘱咐一句:“手别太重啊。”

炎还山早年在街头混过一阵子,手硬脚狠,打三两条壮汉不成问题,林喜柔怕他气上心头,一个收不住,把李二狗给打残了。

***

大型的有实力的煤矿,上下有升降梯,坑道间进出有矿车,炎还山的矿小,一切从简,坑洞口架设了几组简易滑轮,所有人用缀吊在滑轮上的猴袋上下。

所谓的“猴袋”,就是麻袋底下挖两个口子,人坐进去之后,两条腿从破口里垂出来,再经由滑轮一路降至洞底——因为安全系数低,全程都得蜷着身子尽量不动,看着跟傻猴似的,是以明明是兜人的袋子,偏偏叫“猴袋”。

炎还山跟坑口值班的打了声招呼,坐着猴袋下了洞。

这矿是从上一任矿主手里接的,二手货,上一任挖成什么样,到他手里就是什么样,要说有什么特别的,那就是深,特别深。

也正是因为深,这口矿里传的玄乎鬼话儿远比别的矿多,比如李二狗就造谣说这矿是十八层地狱的入口,还言之凿凿说看到过青面獠牙的鬼——这不鬼扯么,要真是地狱入口,他炎还山还开什么矿啊,卖景点门票得了,十一亿中国人,管保个个都来瞧热闹。

下到洞底,边上就是装备堆,炎还山捡了把镐头,拎上矿灯,进了蛛网般错综复杂的矿道。

他对下头的矿道不太熟,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小煤矿本就不讲究绘制什么坑道图,而且人工挖矿随机性太大,有时候挖着挖着觉得不妙、可能会塌,于是随意拿木棍支一下,换个方位再挖,久而久之,就挖得狗刨猪啃般,没眼看、也没脑子记了。

炎还山一路吆喝:“二狗子,自己出来吧,争取宽大处理啊。”

坑道里特别黑,矿灯的光左晃右荡,每次只能照亮小方桌大的一块地方,但炎还山一点都不害怕,一来天生胆肥,二来嘛,人有什么好怕的呢?至于鬼,这世上又哪来的鬼呢。

走了约莫一刻来钟,炎还山吆喝得嗓子都哑了,也没见李二狗现身认罪,他心下恼火,正想往另一条坑道去,脚下忽然踩到了什么东西。

这东西溜滑,让人定不住脚,炎还山猝不及防,哎呦一声,踩着那玩意儿滑出几步远,然后仰天跌了个结实,这一记摔得他眼前发黑,矿灯的玻璃罩都摔出了好几条裂缝。

炎还山足足花了五秒种才缓过劲来,他拎着矿灯四下一照,很快锁定了罪魁祸首:是香瓜靠结蒂处的那一块,难怪溜滑溜滑的。

妈的,哪个龟孙扔的!

炎还山骂骂咧咧,正想起身,忽地怔了一下。

就在不远处,灯光尽头,黯淡而又模糊的黑里,有一双脚,纤瘦白皙,一看就知道不是男人的脚。

不是吧,矿底下还能有女人?

炎还山下意识拎高了矿灯。

他看到黑漆漆的一团,那真是个女人,□□的、蜷靠在角落里的女人,头发又浓又密,遮住了脸和大半个身子,藏在乱发下的眼睛正一瞬不瞬地盯着他。

说来也怪,这眼睛除了比一般人更亮、更美、更深邃些,倒也无甚特别,但炎还山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个形容词,跟亮、美、深邃都无关。

他脑子里冒出的词是“新的”。

簇簇新的眼睛,没使用过的,像婴儿一般、刚刚被造就的。

炎还山盯着这眼睛看。

他发现自己动不了了。

那个女人爬过来了。

***

1992年9月16日/星期三/晴转阴转大雨

十点半了,大山还没回来,外头雨下那么大,家里就我一个人,有点怕。

中午给大山送饺子,遇到一件好笑的事:工人闹闹嚷嚷的,说矿下有鬼。

哪来的鬼啊,我猜多半是李二狗。

大山独个儿下去“抓鬼”,我还挺期待的,不过再一想,未必抓得到:李二狗做了亏心事,哪敢叫大山给找着啊,听到动静,早躲起来了。

果然叫我给猜中了,大山白兜了一场,上来说,里头什么都没有。

十点四十五了。

矿上的事可真忙啊,大山太辛苦了,希望儿子早点出生,快快长大,这样大山就能多个得力的帮手了。

我最近在给儿子想名字,老爱翻词典,喜欢上一个词儿,开拓。

开拓开拓,真好听,开辟新天地,拓展新道路,敢叫日月换新天。

炎开,炎拓,听上去都不错,我真是哪个都喜欢,选不出来。

算了,让大山选吧。

外头有声响,准是大山回来了,就写到这吧。

——【林喜柔的日记,选摘】

※※※※※※※※※※※※※※※※※※※※

ε=(?ο`*)))唉,拖不下去了,委委屈屈赶上架。

喜欢枭起青壤请大家收藏:(www.wenxiba.com)枭起青壤文学吧更新速度最快。

枭起青壤最新章节 - 枭起青壤全文阅读 - 枭起青壤txt下载 - 尾鱼的全部小说 - 枭起青壤 文学吧

猜你喜欢: 枭起青壤
完本推荐: 夫人是权爷的心尖宠全文阅读判官全文阅读偷偷藏不住全文阅读凡人修仙传全文阅读如娇似妻全文阅读八零之锦鲤小姨妈全文阅读全职高手全文阅读我想和仙君退婚是真的全文阅读锦乡里全文阅读偏爱全文阅读年年雪里全文阅读大宋小吏全文阅读金屋恨全文阅读白月光是假的全文阅读绿茶女配拿马赛克剧本全文阅读雄兵连之最强忍者全文阅读不朽凡人全文阅读富婆租赁营业中全文阅读撒野全文阅读[快穿]素人女友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偶像直播秀进击的男神洪荒之封神开局外乡人的旅途替葬重生后我被摄政王盯上了重生后我渣了死对头撒娇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好男人[快穿]海上无花也怜侬黎明之剑穿成替嫁小炮灰权臣与尤物不羁斗罗大陆之开局签到焰灵姬雄兵连之最强忍者骑遇[综英美]生而超人咸鱼皇妃升职记二进制亡者列车夫人是权爷的心尖宠男主他老是那样绝情表小姐斗罗之铠甲神装全球高考深海直播间特种兵:开局被狼牙特招!逍遥游大数据修仙[综]那些炮灰们撒野

枭起青壤最新章节手机版 - 枭起青壤全文阅读手机版 - 枭起青壤txt下载手机版 - 尾鱼的全部小说 - 枭起青壤 文学吧移动版 - 文学吧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