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文学吧 >> 权臣与尤物 >> 第一章

光落入凝碧一般的翡翠切面中折射出的浅浅豆绿,为美人的如雪般的脖颈镀上一抹色彩,丝弦随着乐曲的缓缓流出而震动轻颤。

佳人素手如雪,五指在琴弦上翻出让人眼花缭乱的影,琴声几乎凝成一线,仿若一瞬之间令闻者看见了春日景江初融,鲫鱼跃出水面甩出的一串涟漪。

这曲子竟是当年北梁第一手吴娘子的成名曲《景江春》。

自吴娘子隐退,昔年的景江春已成了绝响。

席间众人一时屏息,不知到底该看那随着乐曲而曲腰旋转,朱红罗裙如花瓣绽开的几位绝色佳人,还是这难得一见的高明指法。

就连那入席以来始终神色淡淡的人都闻声抬眼看了过去。

长信侯见此情景自觉万无一失。

他端起酒杯上前,笑盈盈道:“大人,我这位琴师您可不知道她是什么来头。”

世人都说宋宰相不近女色,难讨好的很。

崔年却不信这个邪,他侧眼去细瞧了一眼盘腿靠坐在檀木案边的男人,玄青色的衣袖叠在桌案上,上好的缎子一枝枝形态各异的金莲开的素雅。

那人右手支在案上,他半阖着眼,虚虚的送出目光,眼尾下垂含着三分倦色。

好/色乃人之天性,但凡是个男人就不能免俗,长信侯不信偏他宋越北当真对女人会一点感觉都没有。

无非是宋宰相见惯了美色,因而眼光高了一些,从前送去的那些女人不够美,不能让他动心。

别的不说,这丹阳城内,崔年自认绝对没有人能比他今日花了大功夫找来的这几位美人更为出色。

尤其那位弹琴的江梦更是吴娘子的高徒,不但指法得尽吴娘子的真传,难得更貌美无双,尤胜吴娘子当年。

“名曲《景江春》,”宋越北放下左手捏着的酒杯,目光却从那琴师身上移开,在房中大梁上的雕花与四角摆着的名贵摆件上落了落,“这就是侯爷今日邀某要谈的大事?”

宋宰相的声音温柔得很,语调平缓,乍一听似乎还有点酒醉而生出的朦胧笑意。

侍立在宋越北身后的黑衣人手放到了刀柄上,目光冷冷的落在崔年身上,刀身出鞘一寸。

席间众人眼见着这杀神蠢蠢欲动,一时脸色大变。

有道是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宋越北也不知是不是亏心事做的太多,以至于想取他性命的人数也数不尽。

这些年来不管他走到哪里,身边都一定要带着这个名唤宋幽的小子,凡他出手必定见血。丹阳城中就没有人不怕这只厉鬼的。

崔年却听着那铁刃摩擦的声音浑身都是一颤,一旁的侯夫人赶忙跟领头的舞姬交换了一个眼神。

舞姬长袖回转,携来一阵香风,柔弱无骨的依靠在宋越北的身边,含笑倒了一杯酒递到宋越北的唇边,“大人,这都是上好的梨花酿,您尝尝看?”

只是那递酒的手都控制不住的在颤抖。

房顶忽地传出一声瓦片碎裂的轻响,宋幽刹那之间便追了出去。

眼见着这人消失在门外,崔年惊魂未定的擦了擦额上的汗水,稍稍松了一口气,大有种劫后余生之感。

宋幽追出门外蹿上房顶环视一圈没有找到任何可疑的人。他捡起地上的碎瓦,盯着碎瓦上刮下的一点青色的丝线皱了皱眉,小心的取下半片碎瓦收入怀中。

趴在门上的蒋璧眼见着宋幽抱臂走回了门前垂首站着像是已经放弃了,这才回过头来点了一下身后姑娘的额头。

“小师妹,你小心一点呀。那个人叫宋幽,他很厉害的。”

禅堂幽暗,小姑娘自然的抱住蒋璧的脖子,抬起手给她看手掌中薄薄的银刃。

“有多厉害?他的刀难道能比我的刀更厉害吗?”

出口的嗓音刻意压低,因而显得格外色/欲撩人,仿若带着一点似有似无的颤音与情潮。

平平常常的一句话,从她嘴里说出来竟让人听得面红。

蒋璧的嘴角一抽,“玉鸦,你这个声音听得我好热啊。你,你,你离我远一点,远一点。师姐我有点受不了。师父也没教过你这样说话,谁也没教过。你怎么声音这么,这么……”

玉鸦不满的把她抱的更紧了一点,几乎要缠在蒋璧身上。

太过近距离去看这张脸,即使看了无数次,即使同为女儿身。蒋璧仍有一瞬间被惊艳到,但那一瞬间的惊艳来的快,去的也快。

“好啦。不要再撒娇了。”她侧过头再看了一眼来时的方向,嘟囔道:“幸好这宋越北是个对女人十分冷淡的家伙。你听好了,这山下的人与山上不同,凡是有什么听不懂的搞不明白的,千万不要问。一问就露怯。听我的,你听不懂就冷着脸盯着他们一言不发。这样最稳妥。他们肯定就什么都不敢说了。”

玉鸦低着头在她胸口蹭了蹭,才闷闷不乐的放开她,“好。”

蒋壁不放心的长叹了一口气,“也是活该你倒霉,你说说一个桶里那么多支箭,你怎么偏偏抽中了宋越北这一支。唉,你才第一次下山,我怎么能放心。北梁人坏得很,这北梁宰相更是坏极了。你听师姐的,千万小心,你的小命是第一位的。”

玉鸦依偎在师姐身边乖巧的听着她的嘱咐,点了点头,“嗯。”

蒋璧将手里的包裹塞进玉鸦怀中,“这是我帮你偷来的侯府丫鬟的衣服,你先穿上去观察一下那个宋越北。唉,这个北梁的宰相很不好杀。你不要看他好像一副白斩鸡的样子就掉以轻心。”

换了衣服,二人走出禅房,玉鸦一路上都因为马上要分别而垂着头不高兴。

蒋璧陪玉鸦一直走到一株丹阳木下,抬手帮她摘去了发间的金花,“等你回到山上,你的首饰衣裙,师姐都会给你原样摆在房里。这些日子你要小心谨慎,一定要多观察观察再动手,不要莽撞行事。”

玉鸦点了点头,蒋璧转身离去。

她又一把抓住了蒋璧的手臂,抬眸看她,眼里浮了一层泪光,“我会很快杀掉目标回去的。很快。”

蒋璧心头一软,万般不舍的擦了擦她的眼角,哽咽道:“好。师姐等你回去。你千万小心保命要紧,任务完不成也没关系。大不了到时候师姐来替你杀了他。”

看着蒋璧的身影消失在墙头,玉鸦慢慢在树旁坐了下来,她用细绢一点点擦拭着掌中的薄刃,银白的刀面光洁如镜映出她的眉眼,一滴泪水溅在刀面上。

宋越北没接那酒,倒是从眼尾分出一点目光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摆件,“这尊红玉打制的丹楹木不错。”

崔年赔笑,“能让相爷喜欢,也算是这东西的福气。待会儿我就给您送去府上。”

宋越北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灵王的爱物,某怎敢染指。”

崔年的脸色刹那间白了,昔年那些旧事现在已经没人敢再提及,他渐渐都快忘了当年那位老友。

说是忘了,但偶尔午夜梦回,想起昔年那些朋友的下场,总有那么些朝不保夕之感。

他本想着用这些美人搭上眼下这根最高的枝求个平安稳妥,却没想到事与愿违。

那人冷冷的斜来一眼,一把拽出舞姬手中的袖子,

琴声错了两个音,一曲戛然而止。

席间众人面面相觑,神色惊惶。

宋越北起身笑着问道:“怎么不弹了?都继续,继续弹,继续跳。”

弹琴的江梦战战兢兢的继续弹了下去,周围的舞女也依照原样跳了下去,只是这一次却没有人还有心思去看了。

任明泉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宋越北却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长信侯难得有这般雅兴。卑职公务繁忙就不凑这个热闹了。”

崔年见宋越北的身影走远,强打精神慌张的扑到任明泉桌案前,惊地话都说不利索,“您救救我,哪怕死,您也让我做个明白鬼,这到底是,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酒是好酒,宴倒也是好宴。美酒美人,琴曲皆是一绝,”任明泉放下酒杯,看在这一顿好宴与以往长信侯孝敬的那些银钱的份上,拍了拍崔年的肩膀,难得好心提点了他两句,“可惜啊,侯爷还是不知道我们宰相大人的性子。您这是把我们相爷看成什么人了?

他叹了口气,“言尽于此,侯爷好好想想。”

他放下酒杯起身追着宋越北的脚步匆匆离开。

席间的宾客鸟作兽散,甚至大多连告别都未来得及。

所有人都很清楚,在如今的大梁得罪了宋越北的人便只有一个归处,那便是城外乱坟岗。对待没有以后的人,自然连告别都是多余。

崔年瘫软在地上,他眼睁睁地看着众人离去,面色灰白。

侯夫人与舞姬们自知大祸临头,不由得抱在一起痛哭。

好好一场酒宴,此时一看倒像是办成了丧宴。

宋幽抱剑守在门外,见宋越北这么快就冷了脸出来不禁有些惊讶。

宋越北想起方才的场面,面上毫不掩饰嫌恶,醉酒让他感到有些晕眩,忍不住按了按眉心,“白白浪费了两个时辰的时间,灌了我不少酒。走,回府。”

他若是让他们再灌下去,不知道今天得醉成什么样子。

宋幽与追出来的任明泉交换了一个眼神,心下便有了计较。

若说他家主子平生最恨什么,以他多年的了解来看,一就是恨他人浪费他的时间,二就是恨有人拿些无趣的事来烦他。

长信侯一次就精准的踩了宋宰相的两个点,宋幽回头看了一眼那典雅的阁楼。

怕是要不了多久,这园子便要换了主人。

此时正值盛夏,空气中飘散着草木与淡淡的花香,其中以丹楹木的花香最为明显。

时值五月,不仅长信侯府,就连整个丹阳城都笼罩在丹楹木的花香中。

长信侯的小儿子崔青匆匆追了上来,他面色急得像是要哭出来了,但想来想去只挤出笑容说道:“丞相大人,大人,我送您出去。”

三人谁都没看他一眼。

任明泉眯了眯眼,眼底闪过一线贪婪,“长信侯这庭院布置的当真是不错。”

宋越北漫不经心的抬了抬眼,“你若喜欢,今日便是……”

崔青脸色已变了。

宋越北的目光忽地定在了前方,脚步一顿,剩下的话语消失在了喉咙中。

宋幽一时不查又往前走了几步,这才迟疑的顿住脚步,不明所以的顺着宋越北的目光看去。

丹楹木挺拔的树冠宛如伞盖,枝头堆满了鲜红娇艳的花朵,一树红花随着风的吹过,缓缓落下花瓣,像是下了一场香气馥郁的红雨。

少女回头望来一眼,花瓣随着她的动作缓缓从发间滑落,满树的红花竟不及她回首一瞬。

那是什么样的一张脸,就像是照着史书典籍中那些魅惑世人的妖女长出来,五官面容每一处线条都似乎天生是为了勾引世人臣服于最卑下的欲望。

她微微勾起唇角,冲他一笑。

周围的一切就此隐去,他说不上为何,情不自禁的上前一步,仿佛被火焰所吸引的赤蛾,即便明知道前方是烈火焚身的火焰,却仍生出了不管不顾一头撞上去的冲动。

全然陌生的,让人无法自控,如烈火般炙热的贪恋欲望。

他下意识地按住乱跳个不停的胸口,感觉自己好像醉的更厉害了。

任明泉伸手搭上他的肩膀,“相爷,这美人不错。您看不如赏了我。”

任明泉好色,他府中已有数十名美姬,一贯喜新厌旧。

只有一位例外,他有一宠姬李氏入府三年也没有被厌弃,此女十分善妒,但凡入了任府的女人都逃不掉她的手段。

他知道这些,但只要任明泉开口要女人,他从没有拒绝过。

后宅阴私,无伤大雅。

区区几个女子而已。

那女人仍仰头看着他,她生了一双极美的眼睛。那美丽具有近乎脆弱的质感,像是易碎的琉璃。

跟从在他们身后的侍从拥上去要抓住她带走,她只是安静的坐在那里看着他,像是一只受伤的小鹿。

完全不明白等待着她的是多么糟糕的未来,连躲也不会躲。

那么漂亮的一双眼睛……

他忽地心中生出了不忍。

大抵是因为他喝得太醉,酒水把心都泡软了。

他大步上前撞开侍从,将坐在原地的人一把抱了起来。

出乎意料,却又是意料之中,被一把抱起的姑娘没有挣扎也没有哭泣,她仰头看着他,像是早已经预料到了会发生的一切。

应当是很得意的吧?

得意只一个回头就能勾引到他。

他望着她,喉头滚动,“谁是你的主人?”

喜欢权臣与尤物请大家收藏:(www.wenxiba.com)权臣与尤物文学吧更新速度最快。

权臣与尤物最新章节 - 权臣与尤物全文阅读 - 权臣与尤物txt下载 - 梵妾的全部小说 - 权臣与尤物 文学吧

猜你喜欢: 穿成替嫁小炮灰女帝白月光是假的[快穿]逆袭成男神男主他老是那样绝情快穿之陈舟游记判官一朵花开百花杀太子宠婢她跑了女帝生存手册我靠炼丹发家致富年年雪里替葬重生后我被摄政王盯上了我想和仙君退婚是真的咸鱼皇妃升职记全球高考春秋小吏权臣与尤物灵媒月东出
完本推荐: 海上无花也怜侬全文阅读可爱过敏原全文阅读灵媒全文阅读撒野全文阅读咸鱼皇妃升职记全文阅读斗罗大陆之开局签到焰灵姬全文阅读斗罗之铠甲神装全文阅读入戏全文阅读骑遇全文阅读告白全文阅读好事多磨全文阅读全球高考全文阅读全职高手全文阅读锦乡里全文阅读诱她入局全文阅读长安第一绿茶全文阅读枭起青壤全文阅读如娇似妻全文阅读不朽凡人全文阅读金屋恨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沙雕太子被撸秃了替葬重生后我被摄政王盯上了雄兵连之最强忍者从综艺开始爆红全球枭起青壤穿成替嫁小炮灰全职高手金屋恨大数据修仙男主他老是那样绝情被认回豪门后爆红了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不做替身食局表小姐带个地道系统打鬼子极道武学修改器[快穿]素人女友外乡人的旅途从亮剑开始崛起咸鱼皇妃升职记常九娘鬼使神拆[重生]龙皇武神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好男人[快穿]女帝享哥不按套路出牌年年雪里帝霸入戏

权臣与尤物最新章节手机版 - 权臣与尤物全文阅读手机版 - 权臣与尤物txt下载手机版 - 梵妾的全部小说 - 权臣与尤物 文学吧移动版 - 文学吧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