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文学吧 >> 女帝 >> 是谁之子

凌凛!!!

睿王!!!

安青杨原本在一边慢慢顺气,一边听凌凛说话,听到那一句之时,猛然呆了,等回过神来已然岔了气。他一手指着凌凛,想要说话,却因为猛烈咳嗽而无法说出半个字。只能用眼神表达着自己的惊诧。

凌凛,睿王。这个名字代表的意义他明白得很。元鼎二十四年的双科状元,当今女皇的第一任皇夫,君绍真的生身父亲,一连串的头衔,但是,他更是一个已经死去的人。

凌凛冷冷的看着他,嘴角微微一挑,道:“我知你不信,不过我何必冒一个死人的名头,有必要么。”

安青杨却像没听到他的说话一样,方才在死神面前依旧直立不屈的双腿,此时却再也无法支撑身体的重量,如面条一般,软软的瘫了下来。于是,安青杨坐到了地下,咳嗽已经停了,但是他依旧说不出话来,只能死死的盯着凌凛,似乎是要把眼前这个人看穿,把他的一切,甚至到一根汗毛都看个清楚透彻明白。

凌凛干脆蹲了下来,轻笑道:“你是想问一个死人是怎么复活的么。皇宫内苑,竟能入刺客,事后又不问主谋何人,可能么。不过安定中也着实好严的口,连自己儿子没察觉出任何异像。”

默然良久,安青杨终于艰难的说出了话:“难怪你言语之间对家父如此熟悉。”

“哈哈。”凌凛站起了身,击掌而笑道:“不愧是安定中之子,果然不凡。”

“那你入王府,是真的想助王爷了,还是当年因为当年宫中的什么事。”扶着柱子,安青杨艰难的站了起来,但是言语之间,却是无比的坚毅。

“你想问当年之事,不怕惹祸上身。”凌凛斜眼瞥了安青杨一眼,眼神凛冽。

“食君之禄,忠君之事。纵有祸上身,又有何畏。”安青杨正容道。

“若是各有一半,你信与不信。”凌凛转头不去看他,道。

“不信。”出乎意料的是,安青杨竟然这样回答。

凌凛也没想到他竟会这样回答,眉一挑,已经略见怒气,冷冷问道:“为何?”

“我若是能信你,你也不会以实言相告,是不是,睿王殿下。”安青杨至此,已经完全回复了平常的睿智本色:“我从未信过你,你也从未想过我会相信你。所以你将实情说了出来,以事实来逼我。”

“不愧是安无忌之子。”到了这个时候,凌凛才真正收起了眼中的轻视之色,肃容点头道:“我的身份是绝对见不了光的,就连圉儿,也不能说啊。”

“圉儿?”安青杨不明里就,疑惑问道。

“他本名是叫圉儿的。”凌凛惘然道:“那是前朝元鼎皇帝赐的名。只是有了平王之后,世上再无我凌凛之子君绍圉,只有皇长子君绍真了。”纵使他的心早已如冰般坚,铁般硬,却也忍不住长叹一声。

“原来如此。”父子日日相见却不能相认,甚至连名字都不是原先的那个了。虽然对凌凛依旧敌意颇深,安青杨也不禁很是感慨。顿了一顿,他转开了话题,道:“王爷不能知道你的身份,是因为当年之事,定然曲折。如果我告之王爷我今日所见,王爷定会彻查你的来历。王爷一旦得知你真正身份,那就……”

“对。”凌凛干脆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道:“正因为如此,所以我一定会把那件事的内幕,完完全全的告诉你听。”

“你这是拉我上贼船。”安青杨嘴上如此说,却也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

“从你看到我面目的那一刻起。你便注定只有两个选择,一是死,二是与我同坐一条船。你会如何选呢。”凌凛发现自己竟然越来越欣赏这个年轻人了。

“或是你死。”安青杨毫不忌讳自己的想法。

“哈哈。”凌凛笑道:“可惜你没有这个机会。我原本是想要你死的,不过有一点却救了你。”

“什么。”安青杨皱眉道。

“你效忠的人是圉儿,不是什么大卫或是皇帝。”凌凛道:“因为你效忠的是圉儿,所以你会全心全意为圉儿打算,而不会去考虑其他东西。这是说服我把你留下来的一个理由。”

“你入王府,是要对皇上不利。”从凌凛的话中,安青杨立刻推测出了一个结论。但是他却没有半点波动。或许,凌凛说的对,安青杨效忠的是君绍真,只要不损害到君绍真的利益,其他人,是生是死,是好是坏。与他完全无关。

见安青杨冷漠如此,凌凛却泛起了一丝笑意,道:“我果然没看错人。说起我入王府的目的,却要从元鼎二十八年我‘死’的那回说起。其实当时对外宣称的也没错,明昭当年是被刺客所伤,只是刺客是我罢了。”

当下,在安青杨目瞪口呆的注视之下,凌凛好象讲故事一样,把三十年来的事情一件一件的清清楚楚讲述了出来。从元鼎二十八年在宫中刺了那一剑,到后来流放沙洲,到后来逃离,到后来与君昕平和雍王合谋政变,一直到他乔装入了颖王府为止。

“后来,你都知道了。”讲叙了约有半个时辰,凌凛用这一句做了个总结。不过对比讲述者和听者两个人的表情来看,凌凛的漫不经心倒像是局外人,而安青杨的一脸紧张却像是那些事情都发生在他身上一般。

“你入王府莫不是想利用王爷的身份,来逼宫夺位。最终达到你报仇的目的。”这句话干系着实太大,安青杨虽然极力命令自己控制住,控制住,却语音却还是免不了有些颤抖。

“你看穿了也没用。现在的事实是圉儿必须考虑夺位的事情了。”凌凛悠然道。

安青杨却嗤之以鼻:“你是在给自己找借口罢。”

“哼……”凌凛哼了一声,道:“你不要再骗自己了,现在的形势你和我一样看得清楚。更何况,你已经知道了当年事情了,试问龙椅上的那个人,会让自己仇人的儿子来接任那个位子么。”

“可是王爷也是皇子。”安青杨驳斥道。.

“可是他更是我凌凛之子。”因为知道书斋四周无人,所以凌凛的声音也大了起来。

“这……”安青杨迟疑了。是啊,虽然一样是自己的骨肉,可是这一个的父亲当年却曾手持利剑刺入自己胸膛,其那三个的父亲却与自己相依相伴二十年。换了自己是当今,做出的选择恐怕也会那样吧。摇了摇头,他想把脑中那可怖的设想甩掉,但是那设想却越来越鲜明,越来越鲜明,仿佛就是真事一般。

默默的看着脸色阴晴不定的安青杨,回想着自己刚才说话,凌凛却有一丝懊悔。当年那个抱在自己怀中无比可爱的肉嘟嘟的小生命,自己生命延续,唯一的骨肉,对自己而言,就真的只是一个复仇工具么。

念及于此,凌凛的语音也不禁柔和了起来:“你与你父亲,倒是很像。”

“是么。”安青杨眉头越锁越紧。

“是啊。”凌凛叹道:“你们父子,都是一心一意的人,就如你一心一意为圉儿一般,你父亲当年,也是一心一意为那人啊。”

安青杨自是明白凌凛所指的那人是谁。再度默然之后,他硬邦邦的甩出了一句:“可惜王爷与你不像。”

“你说什么。”凌凛此时正是有些愧疚,却猛然听得安青杨此言,不由大怒,重重一拍坐椅扶手,只听得木头“坷拉”一声,半边扶手已经到了地上去了。

安青杨却丝毫无惧,冷笑道:“你还会在乎王爷与你像或不像么。王爷现在不过你手上的一个工具,一个让你达成目的的工具,你又何曾将他当作过儿子。你们只是各取所需而已。既然没把王爷当作过儿子,又何必惺惺作态来追究像与不像。”

“你……”凌凛为之气结,偏生又无话可说。若他心里没有那一丝愧疚的话,安青杨这一番话,对他自是没有什么效力,可是偏生他心里又有那么一点点的愧疚之情。

良久,仇恨终究是战胜了内疚。原本颓然垂下的头此时又直立了起来。凌凛眯缝起眼睛,道:“好一个牙坚嘴利的安青杨。若是在战国,你可行张仪事了。”

“我偏好苏秦。”安青杨终究是不动声色:“话也说完了,我们也算有共识了,要不要定个盟约保守秘密。”

“盟约就是来给人违反的,要来有何用。”凌凛冷笑道。

“说的也是。”安青杨笑笑道:“关于永平公主退出政事堂之事,你有何看法。”

“这个啊……”凌凛无所谓的笑一笑,正准备说话之事,却猛的剑眉一竖,一个旋身转到桌前,快速拿起放在桌上的面纱,将自己牢牢蒙好。出声道:“外面是谁?”

喜欢女帝请大家收藏:(www.wenxiba.com)女帝文学吧更新速度最快。

女帝最新章节 - 女帝全文阅读 - 女帝txt下载 - 问心剑的全部小说 - 女帝 文学吧

猜你喜欢: 男主他老是那样绝情替葬重生后我被摄政王盯上了权臣与尤物月东出太子宠婢她跑了穿成替嫁小炮灰年年雪里我想和仙君退婚是真的女帝全球高考女帝生存手册我靠炼丹发家致富白月光是假的一朵花开百花杀快穿之陈舟游记灵媒[快穿]逆袭成男神春秋小吏咸鱼皇妃升职记判官
完本推荐: 可爱过敏原全文阅读雄兵连之最强忍者全文阅读全职高手全文阅读偏爱全文阅读我想和仙君退婚是真的全文阅读白月光是假的全文阅读偷偷藏不住全文阅读月东出全文阅读好事多磨全文阅读富婆租赁营业中全文阅读枭起青壤全文阅读凡人修仙传全文阅读年年雪里全文阅读咸鱼皇妃升职记全文阅读全球高考全文阅读清穿之咸鱼皇贵妃全文阅读进击的男神全文阅读穿成替嫁小炮灰全文阅读判官全文阅读太子宠婢她跑了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富婆租赁营业中好事多磨食局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重生之认命[快穿]逆袭成男神极道武学修改器入戏夫人是权爷的心尖宠八零之锦鲤小姨妈不羁全球高考女帝生存手册太子宠婢她跑了进击的男神美漫之超级英雄之父斗罗之铠甲神装如娇似妻恶魔百货偶像直播秀穿成替嫁小炮灰白月光是假的一朵花开百花杀神道丹尊表小姐外乡人的旅途[快穿]素人女友爆款创业常九娘枭起青壤

女帝最新章节手机版 - 女帝全文阅读手机版 - 女帝txt下载手机版 - 问心剑的全部小说 - 女帝 文学吧移动版 - 文学吧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