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文学吧 >> 女帝 >> 中风

收到黄河决堤的消息,明昭原本十分高兴的心情立刻跌落谷地,连每天例行的去百福殿查问君绍真的功课都没有进行,只是坐镇含章殿,不断召见各部大臣,准备一切,力求将损失降到最小。一直到申时将过,才在华莹和应天的不断进谏之下,勉强抛下政事,到后殿休憩并用晚膳。

明昭怀孕已经三个月了,孕吐得十分厉害,勉强用了一些粥,却又全都吐了出来。之后不论华莹如何相劝,只是摆摆手示意不需要。

“皇上,您用一些吧,就算您不想吃,也要为您腹中的小皇子吃上一点啊。”华莹咬着嘴唇,看着斜靠在矮塌上面色苍白的明昭,说道。

“不用了,朕用不下。”明昭闭着双眼,张宝南那一封急报着实将她害惨了,且不说奏报之中的内容让明昭如何,单就书写的材料也让明昭吃了不少苦头。方才晚膳明昭只用了一点,国事操劳和孕吐是一方面,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那刺鼻的血腥气。

“皇上……”华莹最终还是将后半句话吞回了腹中,还好平王等下就来了,在平王沐风的劝解下,明昭应当能吃下点东西吧,而且现在明昭确实不舒服,还是让她静静休息一下的比较好。

就在华莹默默退至一侧静静立好之时,得到消息的沐风急急从凝阴阁赶了过来,虽然一路上赶来十分急促,但是行到殿门前之时,沐风还是细心的放缓放轻了脚步,以至一直在矮塌上闭眼休憩的明昭都没有觉察到他的来到。

华莹侧眼见沐风来到,刚要见礼,沐风却轻轻一挥手,示意不必。华莹伶俐非常,朝后殿内侍奉的一众侍女内侍注目示意,都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连华莹,也退到了门侧,将殿内的空间完全留给了他们两个人。

沐风的轻身功夫在这个时候发挥得淋漓尽致,一贯十分警醒的明昭一直到他行到矮塌边都没有发觉,依旧闭着双眼,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眉头时不时的微微一蹙,似是在为了什么事而发愁。

沐风心疼的看着明昭苍白的脸庞,白天含章殿上发生了些什么,他在宫人的谈论之中也听出了些大概,明昭前段时间巡查黄河河防,他也跟了去了,他还记得那日在船上,夕阳西下,黄水之上金蛇万道,眼前的这人,负手临风傲立船首,指着两侧河道微笑着对他说,君看这两侧河堤,虽是以泥土垒就,但是在朕心中,它们就是铜墙铁壁,也就是这些铜墙铁壁,守护着两岸万千百姓,无数繁华,朕也希望它们永远是铜墙铁壁,不让这滔天黄浪毁去两岸无数繁华,不让万千百姓受苦受难。

言尤在耳,可是眼前这人所希冀的铜墙铁壁还是垮了,她的心中该是何等滋味,沐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俯下身去,想将明昭紧蹙的眉心拂开。就是沐风的一声轻叹,让闭目养神的明昭发觉到了异常,睁开双眼见是沐风之后,明昭勉强一笑,直起了身子,道:“你怎么来了,坐吧。”

殿内没有别人,沐风为人向来也是不拘束于礼节的,当即坐在明昭身侧,一手圈住明昭,道:“我听说你不舒服,过来看看,用了晚膳没有。”

“还好。”明昭无声的透了口气,道:“只是濮洲之事让朕着实有些不舒服,加之小家伙有些调皮,老是不让朕好好吃点东西。晚膳也用得不多,不想用。”说到腹中的孩子之时,明昭苍白的面容也泛出了一种专属于母亲的灿烂的光辉。

“是么,那么调皮啊。”沐风有心让明昭开心,道:“等他出来之时,看我不好好打他一顿屁股,敢让我们皇上不舒服,哼哼……”

“你啊。”明昭摇头笑道:“好了,不要说笑话了,这些事虽然难,却也难不倒朕,这是苍天对朕的考验,朕一定会撑下去的。”

“嗯。”沐风低应了一声,笑道:“女皇陛下要撑下去,还是要吃些东西的,再吃一些可好,我陪你。”

“不要了。”明昭偎入沐风怀中,喃喃道:“朕有些累了,让朕休息一下,休息一下。”说到后来,声音渐渐的低了。

安无忌这一夜也没有睡好,甚至可以说是根本没睡,先是看文书准备奏折一直忙到了三更,忙过了困头,到了床上也睡不好,一直在翻来覆去的翻烧饼,脑中纷乱复杂皆是各种各样的事情,到了后来,他连自己脑袋里在想什么都不知道了,只知道在想事情。

好不容易捱到天边泛起了鱼肚白,安无忌便起了身,漱洗后乘车匆匆赶去了皇宫,此时因是八月里,天虽然亮了,其实还早,因此宫门尚未开,安无忌也只得在待漏门下等候。

安无忌到待漏门下之时天色尚早,也只有几名御史在那里等候,因前一阵子明昭打压一众老丞相,全力为他造势之事让不少朝官对他有意见,尤其是这些自视清高的言官们。虽然这些御史还没胆大到当面斥责安无忌的地步,但是也不会过来搭讪。安无忌也不管他们,只是笑笑,望着东方慢慢浮现出来的几片红霞,他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新的一天,又来到了。

随大众入了含章殿正殿,安无忌却有些奇怪,不但刘仲武没有来,连林大将军也没有出现在含章殿中。林祖威虽然不管日常细务,但是他在军队之中的威望,却是任何一个人都比不上的。明昭要把军权牢牢的握在手中,没有林祖威的支持,即使她身为帝王之尊,也是有一些麻烦的。

为何林大将军今日竟然没有来,安无忌脑中不免有些疑问,林祖威在朝堂之上虽不怎么发言,但是每日早朝,却都是按时来到,基本不会缺席。

正在安无忌疑惑之时,殿中省少监王定却行了出来,扯着嗓子高声道:“皇上圣体欠安,今日休朝一日。”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山呼万岁之后,百官各自退出了含章殿,正在安无忌转身欲走之时,王定快速行下了丹墀,朝安无忌,路千川等几名政事堂的宰相道:“众位相爷暂且留步,皇上宣你们去两仪殿呢,刘老丞相也在那里。”

“见过皇上。”过了一夜,明昭的神色似乎比昨日还要黯淡,坐在一侧的刘仲武也有些愁眉不展,好象出了什么事。

“起来吧,赐座。”明昭随意的一挥手,长叹一声。

“谢皇上。”

“刘卿给众位卿家讲一讲吧。”明昭再度一叹,微微垂了垂头。

“是。”刘仲武起身一躬,道:“众位大人,昨夜,林祖威林大将军突然中风,现在瘫在床上,人事不省。”刘仲武与林祖威私交甚好,说着也不禁滴落了两滴老泪。

“这……这怎么会。”路千川抢先道:“林大将军虽然已过花甲之年,但是向来矍铄,怎么会突然中风。”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明昭叹道:“朕方才听到也有些不敢相信,我大卫又损一名将啊。”顿了顿又道:“先皇还在之时,就常对朕讲当年林大将军的功绩,朕即位六年,林大将军虽未出征,但是有了他坐镇京畿,这六年也是太平无事。朕本想去看看他的,奈何朕这身子不争气,连早朝也上不了,唉……”说着连连摇头。

“皇上不必忧心,林大将军吉人自有天象,定然会好起来的。”楚文森出声道。

“唉。”明昭道:“朕已经派了太医去照顾林卿家了,但愿如楚卿所言吧。对了,众卿得空,也去探视一番罢。”

“是。”众人齐声应道。

“朕今日未能上朝,然政事不可废,众卿可有事上奏否。”明昭没有在林祖威中风一事之上多说,略提了两句却将话题转移到国政之上来了,却不知有一人在心中反复思量这林祖威中风之事,并决定一出皇宫便去林府看林祖威,当然,不是去探病,乃是却确认林祖威是否真的中风了。

君臣几人议了一回事,却将话题扯到了张宝南身上,明昭说起张宝南脸色立时凛冽了起来,冷笑道:“昨日那份奏报之中,他张宝南还好意思说要自缚入京,朕还记得那时巡视黄河之时,他立了誓言,说是堤在人在,堤决人亡。现在又好意思说要自缚入京,言而无信,不知其可也。哼,朕便让他入京,让他对朕解释,为什么会决堤。”

“皇上。”安无忌道:“张大人为河道观察使,如果此时入京,决堤善后之事便无法处置,不如等一切处理妥当之后,再宣张大人入京吧。”

“朕还能放心他么。”明昭一声冷哼,让众人都有些不寒而栗。明昭素来宽厚,去年汴州堤垮,张宝南一意寻死,明昭非但不加责罚,还特特的连下三道圣旨,让张宝南安心善后,不必太过自责,后来张宝南入京请罪,明昭更是大加抚慰。难道怀孕的女人的脾气会变那么多么,几个宰相都冒出了一个大不敬的想法。

“不过安置灾民,重修堤坝等事还是须得有一人去处置。”明昭沉吟道:“不知众卿可有人选。”

“臣以为尚书左丞邵元长可当此任。”此语若是从郭维口中说出,定然是顺理成章之事,可是这话偏偏不是从郭维口中说出,而是从郭维的死对头,楚文森口中说出。楚文森此语一出,不但几个宰相都诧异的望着楚文森,连明昭也不禁挑眉,不知道楚文森为何会一改常态,举荐起郭维一党的人来。

虽然这等差事并不算是个轻松差事,但是也不难,只要舍得吃苦,定然是做得下的,若是有心之人,还能做得很好。郭维心中有些不安,不知楚文森此举究竟是何用意,甚至萌发了反对楚文森这个提议的想法。最终还是明昭一语定了下来,任尚书左丞邵元长为钦差,专司洪灾善后之事,并宣河道巡查使张宝南入京觐见。

这一日,楚文森早早的便离了政事堂,去了林府,过了小半个时辰方才叹着气出来,吩咐车夫驾车回府。

楚令亨现在几乎是整日整日的泡在了楚文森的书斋之中,楚文森跨入书斋,第一眼便见到楚令亨优哉游哉的坐在他的书案面前看书。

“楚相回来了。”见楚文森进来,楚令亨笑着放了手中的书,起身道:“楚相今日上朝,可曾听到一事。”

“什么事。”楚文森坐入椅中,当下便有小厮上前,送上热毛巾并茶水伺候。

“是有关林大将军之事。”楚令亨一挑眉,神采飞扬,道:“听说林大将军昨夜中风,到现在依旧人事不省。”

“不是人事不省。”楚文森略有些黯然,叹道:“我方才去看过了,已经醒了过来,不过却是全身瘫痪,口角流涎,一代名将,竟落得这个地步,着实让人有些感叹。自古美人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林大将军头虽未白,却也落得白头将军一般的地步了。”

“感叹归感叹。不过这对王爷的大计,这可是一大好消息啊。我已经命人通知王爷了,当真是天助我也。”楚令亨却没有楚文森那般的感慨,林祖威的中风对他来说,却是一个好得不能再好的好消息:“林祖威一瘫痪,便无人能震住十六卫,到时候行事,成功之把握,又多了几分啊。”

楚文森毕竟和林祖威相识数十年,终究不能如楚令亨一般,再度叹气之后主动转移了话题,道:“当初你家王爷说西北有助力,我思来想去,还是算不出西北之助力来自何处,你……”

“呵呵。”楚令亨轻笑道:“我说过,此人你是认识的。”

“哦。是谁。”楚文森问道。

楚令亨嘴角斜挑,道:“那人就是……”

※※※※※※※※※※※※※※※※※※※※

昨天电脑崩溃了,忙到现在,但是还是损失不少东西,比较郁闷……

喜欢女帝请大家收藏:(www.wenxiba.com)女帝文学吧更新速度最快。

女帝最新章节 - 女帝全文阅读 - 女帝txt下载 - 问心剑的全部小说 - 女帝 文学吧

猜你喜欢: [快穿]逆袭成男神太子宠婢她跑了咸鱼皇妃升职记灵媒我靠炼丹发家致富白月光是假的替葬重生后我被摄政王盯上了全球高考男主他老是那样绝情月东出判官年年雪里女帝权臣与尤物我想和仙君退婚是真的女帝生存手册一朵花开百花杀穿成替嫁小炮灰快穿之陈舟游记春秋小吏
完本推荐: 金屋恨全文阅读偏爱全文阅读被认回豪门后爆红了全文阅读进击的男神全文阅读骑遇全文阅读入戏全文阅读女帝全文阅读锦乡里全文阅读逍遥游全文阅读海上无花也怜侬全文阅读不做替身全文阅读枭起青壤全文阅读诱她入局全文阅读白月光是假的全文阅读全职高手全文阅读食局全文阅读入戏全文阅读不羁全文阅读太子宠婢她跑了全文阅读无限秘境[全息]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爆款创业我的读者遍布星际灵媒骑遇斗罗大陆之开局签到焰灵姬八零之锦鲤小姨妈被认回豪门后爆红了无限秘境[全息]金屋恨外乡人的旅途僵尸怀了我的孩子鬼使神拆[重生]偶像直播秀全职高手凡人修仙传可爱过敏原三国:开局剧透了曹嵩之死!赛博英雄传春秋小吏末日拼图游戏不朽凡人拜拜[穿书]男主他老是那样绝情进击的男神替葬重生后我被摄政王盯上了表小姐告白深海直播间[综]那些炮灰们重生后我渣了死对头

女帝最新章节手机版 - 女帝全文阅读手机版 - 女帝txt下载手机版 - 问心剑的全部小说 - 女帝 文学吧移动版 - 文学吧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