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文学吧 >> 女帝 >> 盐帮

等一切重归平静之后,已经是小半个时辰之后了。

沐风既已出手,安无忌也不能坚持不趟混水的意见,毕竟沐风现在怎么说,也和自己同坐一条船上,因此不再阻拦明昭下令。武应安和带出来的几位侍卫都是好手,他们一加入战团,以一敌众犹占上风的沐风就更是轻松了。那数名大汉被武应安和手下的几个侍卫砍翻了两个,眼见是不活了。沐风下手倒有分寸,只是让其在地上不得动弹,另外还有几人,见势不妙,发了一声喊,四散逃走。沐风、武应安等人也不追赶,绑了俘虏,扶起那被追砍之人,回到船上来了。

明昭带着华莹,侍书,抱琴早到了船头,安无忌亦在一旁侍立。眼见沐风稳稳当当自跳板走上船头,明昭才暗暗松了一口气,柔声道:“沐风,你没事罢。”

“云楚。”沐风苦笑一声,道:“不好意思,给你惹麻烦了。”

明昭扫了一扫被提回船上了那两名大汉,道:“你就是不出手,我也会让应安他们去救的。如此明目张胆,这天下,可还有王法么。”

沐风尚未答话,本应在船尾掌舵的船家却不知何时到了船头来,苦着脸哝咕道:“王法,盐帮才是王法,杀个人又算什么。”

船家话音不低,船头的一众人都听到了,那被缚的两名大汉的其中一名粗壮一些,左脸上有一颗黑痔的大汉大声嚷道:“既然知道是盐帮,还敢阻我们的事,杀我们的人。混帐王八蛋,还不给你家盐帮大爷们松绑赔罪。你盐帮大爷也不和你们这群有眼无珠的王八羔子废话,为首的那家伙留一条命,其余人等废一颗招子,留一条胳膊……”

“闭嘴。”那大汉犹要滔滔不绝的说下去,站在他身前的武应安却怒了,这人不仅不将王法放在眼中,而且身为俘虏,竟然如此猖狂。因此一记耳光重重的便下去了,啪的一声响,那大汉嘴角立时流下了一道鲜血,嘴中咕咕做响,估计是牙齿被打落了。

果不其然,那大汉张口吐出一大口鲜血,其中白白的还夹杂着几颗牙齿,张着漏风的大嘴含混不清的嚷道:“辣块妈妈的……”

这“辣块妈妈”是扬州骂人土语,之前明昭一行曾在扬州逗留了数日,武应安自是明白其含义,不禁心头火发,哐一声钢刀出鞘,就要往那大汉头上斩落。

“应安住手。”明昭虽然气愤那大汉口出秽言,猖狂跋扈,但是还是冷冷的喝住了武应安:“把他的嘴封上。侍书,抱琴。”明昭示意自幼跟随自己的两名侍女:“扶这位先生进去上药。”

“多谢夫人救命之恩。”那被数名大汉围攻的男子此时喘息已定,蹒跚着上前几步,纳头便拜,道:“多谢公子夫人救命之人。杨秀坊无以为报,请公子夫人受秀坊三拜。”言语之间竟是将沐风和明昭认做了夫妻。沐风心头一跳,转目望向明昭,只见明昭一脸平淡,不已方才杨秀坊的错认为意,淡淡说道:“杨先生你身上还有伤,等包扎好了再说吧。”侍书,抱琴上前引了那杨秀坊入舱敷药包扎不提。

杨秀坊与侍书抱琴入了舱房,明昭转过头,朝沐风温婉一笑,沐风亦微笑以对,竟是一片温馨。不过这份温馨并没有维持多久,明昭再度转向船家之时,脸上笑容已然收敛不见,道:“船家请过来,我有事相询。”

那船家哝咕出那一句话为众人听到之后,已经是害怕非常,靠在船舱边上的身子一缩再缩,但是还是硬撑着没有退回船尾去,后来武应安拔刀欲砍那大汉之时,却又吓得两腿战战,站都有些站不稳,后来好不容易打起些勇气准备退开之时,明昭竟在此时出声唤他上前。船家张了张嘴,本欲不理回明昭径自离开,但是明昭话语之中,自有一番令人不得不听从的威严,因此心中虽然害怕,但也还是慢慢的一步一步的挪到了船头。

“船家。”明昭皱眉发问道:“你方才说的盐帮,是怎么回事,他们是盐帮的么。”

“是。”那船家偷偷的望了被缚住的那两名大汉一眼,随即便如针刺到一般,身子一颤,低声应道。

“盐帮我也知晓。”沐风见那船家呐呐的说不出话,显然是受了惊吓,出声道。

“哦。”明昭眉毛一挑,道:“沐风你知道。”

“是的。”沐风点头道:“江南沿海,自古便是产盐之地,不过历代皆是盐铁官营,便是滨海之地,吃不起官盐的百姓也不在少数,内地则更不用说了。因此私盐贩子亦是早已有之。贩私盐的人多了,便集结成团,组城帮会,便是这盐帮了。因犯私盐犯法,因此帮终多习武艺,以之对抗衙役。不过……”沐风略带嘲讽的一笑:“如今官匪一家,还用得什么习武艺来对抗衙役。”

“好一个官匪一家。”明昭一张俏脸已经是冷得如寒冰一般,江南等产盐之地贩私盐之事她也曾听说过,但向来以为是小民为牟暴利而铤而走险,现在听得沐风之言,不想竟是已经猖獗到勾结官府,随意杀人的地步了。

一直未出声的安无忌在一旁见明昭脸色不妙,知到她定是心中生气,生怕露出马脚,连忙接口道:“盐帮勾结官府也不关我们什么事,沐兄,说句实话,我们做生意也时常要与官府打交道的,只是没有想到的是……”

明昭深吸一口气,勉强压住心中的怒意。她也知道自己现在的这个假身份,如果对这些事关心得过多是很容易引起沐风的怀疑的,虽然她现在已经不在乎将自己的身份向沐风泄露,但是她还没准备好如何告诉沐风,自己身为皇帝的这个事实,而且内心之中,她还隐隐的有一些担忧,要是她的身份真正的被沐风知道之后,眼前的这个超脱遗世的男子还会如同现在这样对待自己么。

再度深吸一口气,明昭挤出一丝笑意,道:“定中说得是,和官府搭上关系也没什么,我只是觉得这样猖狂,目无王法的杀人,实在是难以置信啊。”

沐风却不知道眼前的这个女子在方才的那一瞬间,脑中转过那么多的念头,叹一口气道:“这倒不是新鲜事,我在江湖上行走,这等事也见得多了。”

明昭脸略略一沉,不愿在这个话题之上多谈论下去,吩咐道:“应安暂且把这两个人押到后舱罢,侍书抱琴应该已经把那杨秀坊的伤处理好了,我们入舱去看一下吧,到底是什么事情,在这里空说无益,问一问便知晓了。”

“然也。”沐风一点头,笑道:“云楚说得是,到底是何事,一问自然知晓了。”说着便和明昭、安无忌三人一起弯腰入舱,武应安则带着几名侍卫将那两名大汉押去后舱。

“主人。”侍书和抱琴确实已经将那杨秀坊的伤口处理好了,侍书正端着一盆水准备行出舱房倒掉,见明昭三人进来,连忙退至一侧,躬身道。

“嗯。”明昭应了一声,径直走向坐在椅上的杨秀坊,温言道:“杨先生可还好。”

杨秀坊本坐在椅上,拂着左肩一处被那几名大汉砍出的伤口,突然抬头见明昭行到了自己面前,连忙跳起来拜道:“多谢夫人救命之恩。”

“不用不用,先生请起。”明昭微笑说道,沐风则极有默契的上前将杨秀坊扶起。

分宾主上下坐定之后,安无忌开口道:“先生请恕在下多事,先生一介文弱书生,也不会武艺,为何会被那些盐帮的盐枭追杀呢。”

杨秀坊苦笑一声,也不知道是因为伤口疼痛还是怎么的,道:“这位先生,您便是不问,小人也不好隐瞒,说实在的,小人其实也是盐帮中人。”

此语一出,四座皆惊,沐风眉一挑,说道:“既然是你们盐帮的家务,看来我们这个闲事,管得真是不好了。”

“公子莫气。”杨秀坊再度苦笑道:“小人虽然是盐帮中人,但是因为不会武艺,仅仅有记帐这项长处,被上任帮主看中,成了盐帮管帐之人,二十多年来,虽没什么大功劳,但是也没出什么差错。”

“那是为何,盐帮的人要追杀你呢。”明昭静静说道,她对这些江湖帮会之事,并没有多大兴趣,不过已经救了人,问也不问也太不合情理了。

“哼,不知道是哪个杀千刀的害了我。”那杨秀坊恨恨的一捶大腿,道:“众位救了小人,小人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小人总管着盐帮上上下下,大大小小的帐目,其中有一本是盐帮与各地官员的来往帐目记录。那东西,要是流了出去,还不知有多少官儿要掉脑袋呢。”

“那倒是个要紧东西。”明昭心一紧,没想到救一个人,还能知道这些内情。

“是啊,小人也知道。”杨秀坊继续说道:“因此这东西小人一直是紧密收藏,后来不知道是哪个杀千刀的竟然把那东西偷走了。小人知道,要是帮主知道了,一定饶不过小人,小人死了倒没什么关系,可是小人家乡里,还有瞎眼老母在堂,靠着我每年从盐帮赚来的银子过活。小人要死了,谁来侍奉老娘。因此小人便逃出盐帮,准备潜回家乡,没想到他们以为帐簿是小人所偷,一路追杀,幸而得公子夫人相救。”

“你倒是个孝子。”明昭想起自己早逝的母后,不由叹道。

“小人现在也想开了,不求荣华富贵,只求能平安回到家乡,耕田读书,侍奉老娘颐养天年也就好了。”杨秀坊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摇头道。

“可是盐帮中人会放过你么。”安无忌眼中射出凌厉光芒,问道。

“这个……”杨秀坊语塞。

“定中。”出乎意料的,明昭竟然开口道:“这些事我们也无权管,杨先生想回家乡还是去官府投案。还是让杨先生自己决定罢。”

安无忌眼中闪过不解神色,最终还是说道:“是的,定中多事了。”

“杨先生。”明昭转向杨秀坊:“杨先生受了伤,还是早点去歇息罢。”

“多谢夫人。”杨秀坊站起身来,朝明昭和沐风一拱手,道:“多谢二位救命之恩,秀坊无以为报,只能回家之后替二位贡上长生牌位,希冀二位恩恩爱爱,白头偕老。”

沐风一惊,几乎要脱口而出解释自己和明昭的关系,但是转眼一见明昭的俏脸,已经冲到喉咙的话却不知为何又退回了肚中。明昭却行若无事,只淡淡说道:“侍书带杨先生去舱房休息罢。”

侍书带了杨秀坊去后,沐风朝明昭歉意一笑,道:“我……”

“不用多说了。洒脱如沐风,难道竟也畏惧这些。”明昭略带些俏皮,朝沐风说道,眉眼之间,却俱是笑意。

“主上,我去后舱看一看应安那边怎么样了。”眼见明昭和沐风如此,安无忌自是乐见其成,拱手与抱琴一同退出了正舱,把舱内的天地留给他们二人。

吩咐抱琴在正门守候,安无忌径自行到了后舱,想看看武应安如何处置那两名大汉。尚未行到后舱,却听见船尾传来“扑通、扑通”两声似是重物坠水之声。心中不由奇怪,快步抢入后舱,只见舱内只有武应安一人,地上留着两跟长绳,一望可知,乃是方才绑那两名大汉的绳子。

“人呢。”安无忌急急问道。

武应安眉一挑,不动声色,淡淡道:“看管不严,已经被那两人逃脱了,我明日去向主上请罪。”

安无忌自是不信,快步行到船尾,只见水面波纹尚在,就着灯火,竟能看得出,水里还有一片暗红。安无忌一咬牙,准备回后舱去找武应安,不想一回头,却见武应安已经站在了自己身后。

“你这是为何。”安无忌怒道。

“也没什么,这两个人,带着累赘,放了又麻烦,处理了。”武应安淡淡说道。

“你……”安无忌转念一想,却是无话可说,只能叹道:“最好不要让主上知晓了,不然……”

“你不说主上自然是不会知道的。”武应安忽然想起一事,问道:“主上已经休息了?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没有,正和沐风在正舱呢。”安无忌道。

“安无忌。”武应安脸色立时阴沉了下来:“你到底想干什么。”

喜欢女帝请大家收藏:(www.wenxiba.com)女帝文学吧更新速度最快。

女帝最新章节 - 女帝全文阅读 - 女帝txt下载 - 问心剑的全部小说 - 女帝 文学吧

猜你喜欢: [快穿]逆袭成男神女帝生存手册灵媒白月光是假的一朵花开百花杀我想和仙君退婚是真的年年雪里咸鱼皇妃升职记我靠炼丹发家致富女帝全球高考快穿之陈舟游记月东出男主他老是那样绝情太子宠婢她跑了替葬重生后我被摄政王盯上了判官穿成替嫁小炮灰权臣与尤物春秋小吏
完本推荐: 月东出全文阅读金屋恨全文阅读凡人修仙传全文阅读锦乡里全文阅读偷偷藏不住全文阅读清穿之咸鱼皇贵妃全文阅读入戏全文阅读斗罗之铠甲神装全文阅读拜拜[穿书]全文阅读灵媒全文阅读偏爱全文阅读骑遇全文阅读枭起青壤全文阅读撒娇全文阅读我从凡间来全文阅读年年雪里全文阅读长安第一绿茶全文阅读被认回豪门后爆红了全文阅读女帝全文阅读咸鱼皇妃升职记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骑遇重生后我渣了死对头不朽凡人全职高手年年雪里全球高考从亮剑开始崛起极道武学修改器撒野枭起青壤一朵花开百花杀大数据修仙被认回豪门后爆红了太子宠婢她跑了纸牌游戏(无限)金屋恨入戏锦乡里女帝生存手册神道丹尊富婆租赁营业中恶魔百货斗罗之铠甲神装夫人是权爷的心尖宠沙雕太子被撸秃了表小姐享哥不按套路出牌穿成替嫁小炮灰斗罗大陆之开局签到焰灵姬好事多磨

女帝最新章节手机版 - 女帝全文阅读手机版 - 女帝txt下载手机版 - 问心剑的全部小说 - 女帝 文学吧移动版 - 文学吧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