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文学吧 >> 拜拜[穿书] >> 第 46 章

茭白是在第二天快晌午的时候醒来的, 他没一病不起,只是有一点低烧。

昨晚睡前没漱口,嘴里的血腥味闷了一夜, 别提有多冲了,他受不了地爬下床洗漱。

郁响躲在门边畏畏缩缩。

茭白一个眼神都没给,他深知自己没病倒, 是郁岭那两条刀口流出的血起到了作用。

等等,

茭白的脸色变了变,他好像记得, 自己有让郁岭帮他?????

郁岭没有那么做,就一遍遍地给他冲凉。

茭白当时冰火两重天, 人都快升天了, 也没注意蚂蚁在干什么。

得,瓜都送出去了,人不收。

“瓜瓜,对不起啊。”

门口传来郁响的道歉声, 可小了, 跟主角受礼珏专用的蚊子音有得一拼。

茭白捏了捏肩膀, 立马就有两只手搭上来。

“这样可以吗?”郁响殷勤地给他按着。

茭白透过镜子对上他讨好的眼神, 冷笑:“比你哥差远了。”

郁响脸上的笑意垮了下去。

之后他又努力扬起小脸:“瓜瓜,你有什么气就发出来,别憋心里,不然会抑郁的。”

茭白垂头洗脸,不咸不淡道:“我的气都对你哥发了,你应该感谢你哥。”

“呜……”郁响大哭。

他不会呜咽抽泣, 都是直接开嗓, 惊天动地。

茭白在郁响的哭声里洗完脸出去, 大喊:“郁岭!”

没声。

“我哥出门了。”郁响的情绪说收就收,“你有什么事可以吩咐我,我也可以哒!”

茭白摸他脑袋,看着他满脸的惊喜说:“你让自己滚,行吗?”

郁响抿嘴:“瓜瓜……你一点都没有被绑架的觉悟……”

茭白把手从他脑袋上拿下来:“威胁我?”

“没有没有。”郁响两只手一起摆。

茭白说:“郁响,我不是你哥,你别跟我装疯卖傻。”

郁响无辜又委屈:“我没有啊。”

“给你下药是我脑子昏头了,我就想你很快就要被接回沈家了,我不能留遗憾,错过这个村就没下个店了,我……”郁响一咬唇,“你等等!”

茭白才把弄湿的长外套袖子卷起来,就见郁响返回,手里攥着一个白色小袋。

“我放你碗里的就这个药,你也给我放吧,我不自己纾解,不出去找人,只洗冷水澡,体会你体会的痛苦,”郁响眼巴巴地说,“那你原谅我,好不好?”

茭白:“……”

窒息了。

茭白没把那药给郁响吃。

真那么做了,他跟郁响有什么区别。

尽管他也不是啥好人。

但他妈的,

郁响还有他哥呢,这里又是他们的地盘,茭白发着烧,路都不认识,还是算了吧,搞不过。

所以茭白对郁响,说,我原谅你了。

郁响就跟看不出茭白的厌烦一样,开开心心地围着他转悠。

“瓜瓜,我那时候跟你说,我想找个大佬做狗子的心是真的。”郁响搓手,“你想啊,从前你把我当狗,后来你是我的狗,多刺激。”

茭白拍拍头上的退烧贴,喝下一大杯水:“不觉得。”

不就是老掉牙的火葬场,他老狗血渣贱迷了,看烂了都,现在很少有能让他觉得够劲的味儿了。

“你G点好高哦。”郁响嘬着山楂条,“其实不是大佬也没关系,只要是个狗子就行。瓜瓜,你说我智商还可以,长得也不丑,日子怎么就这么难呢。”他唉声叹气,“我对你也是病急乱投医。”

茭白:“……”

郁响听到了外面的动静,嘴边的山楂条被他咬断,剩小半截掉在地上,他踩过去,大步冲到窗户那里,下一刻就松口气:“是我哥。”

茭白站到床上伸了伸脖子,只瞧见一辆线条坚毅的机车从林荫道里冲出来。

那机车停在屋前,郁岭取下黑色头盔,利落短发半扬了一点弧度就散下去,他从机车后面捞下大包,腕部绷带缠得整齐,指骨粗硬。

郁岭忽地撩起眼皮。

茭白跟他对视一眼,回床上躺着去了。

.

郁岭出去一趟是为了采购,买了很多物品。

有部分明显不是兄弟俩用的。

郁响在一旁凉飕飕地说:“他回了南城,你就只能吃屁了,哥。”

郁岭把一件羽绒服拿了出来。

“你干嘛给他买衣服,就让他穿你的不好吗?”郁响继续刺激他哥,“等他走了,你还能闻一闻他留下的味道。”

郁岭将羽绒服的牌子拽掉:“你专题报告写完了?创业?”

郁响:“……”

美色误人。

自从瓜瓜来他家,他就没碰过电脑。

“这你不要管我。”郁响哼哼,“反正我赚的钱比你多。”

郁岭:“……”

“哥,你是不是觉得你们不是一路人?”郁响皇帝不急太监急,自从他想通之后,他就把自己当成是有嫂子的人了,“那你不会跟他同路啊?”

郁岭翻物品,确定有没有遗漏。

“你假借我的名义把他掳过来,就是话都不怎么说,让他在我们家住两天?”郁响一脸的同情鄙夷,“随便你吧。”

接着又神神叨叨起来:“我早该想到的,你见到P过的他,身上都有狗气了,那他的真人比P了的还要奶帅,你还不能更狗?”

“是我太蠢,以为你没反应是不在意,”郁响往紧闭的房门那瞟了一眼,压低声音,“我说他喜欢你的时候,你心里头乐翻了吧。”

下一刻,郁响恶意地一字一顿:“但那是骗你的,他不喜欢你。”

让你借我那一手跟他独处,还没任何突破!我让你不行!

郁岭无动于衷:“收拾东西去。”

郁响顿时明白过来,他也不叨不刺激他哥了,连忙去书房装他的笔记本。

.

郁岭刚走到房门口,里面就传出声音:“帮我倒杯水。”

郁岭放在门把手上的手指轻扣了一下,带着一点疑惑。他像是很意外,里面的人竟然有这么敏锐的感知力。

一门之隔,茭白在看上线的蚂蚁。

它在爬呀爬,爬呀爬,原地转圈圈,把自己转得头晕,东倒西歪。

简直了。

茭白见郁岭端着水杯进来,就赶忙控制好自己的表情。

水不烫手,温的,兑过了。

茭白捧着喝了一口,他没观察郁岭,只发现……

蚂蚁最前面的两条小细腿盘了起来。

正在托腮看他。

“噗”

茭白喷水。

郁岭滞了一瞬,抽几张纸巾压在他潮湿的衣服上面,吸掉水迹。他问:“我很搞笑?”

“跟你没关系。”茭白清了清嗓子,“也不对,还是有关系的。”

茭白在郁岭困惑的神情中说:“你有什么好奇的,可以问出来。

郁岭按纸巾的动作微顿,身边再次响起声音,“但我不一定会回答你的每个问题。”

狡黠的,带笑的,鲜活又灵动。

郁岭就在这时候开口:“戚以潦回国了。”

茭白一副戚以潦是谁的模样。

郁岭坚毅的眼中闪过一丝愣怔,随机隐隐约约又有那么一点柔意。

“他年轻时候和我打过几次交道,知道我的路数,”郁岭说,“用不了多久,他就会查出破绽。”

茭白回神:“你是想说,等我回去了,别供出你们兄弟俩?”

郁岭默然了一会,沉沉道:“我是想说,你准备一下,我们要换地方。”

茭白把手里的杯子往柜子上一磕,水摇晃着溅起来的同时,响起他冷下去的声音:“不是,大哥,你昨天不是说,等人找来就放了我吗?”

郁岭将他身前的水迹擦干:“昨天是昨天,今天是今天。”

茭白一把挥开:“这么说,不打算放我了?”

郁岭转身就要走。

茭白被子里的腿伸出来,一脚踹了过去。

郁岭就跟背后长了眼睛一样,他偏过身,一把握住茭白的脚,放回被子里。

还丢了一双袜子给他。

五指的。

这位郁哥似乎以为全世界所有人都像他弟,喜欢穿这种袜子。

茭白在感冒药的药效下打了个哈欠,萎靡不振,眼皮都往一块揪。他的头顶传来若有似无的话语。

“时机对你不利,再过三天,让你回去。”

茭白的心神一下就清明了起来,他看了眼郁岭出去的背影。

敢情绑架他,是在帮他?

茭白的脑子又昏沉了起来,他检查好友们的活跃度,不禁悚然一惊。

除了只跟他接触过一次的礼珏,和上过一次线却没打照面的小太子爷,其他人的活跃度全都在涨。

就连戚以潦都涨过了10。

这是干什么?

他们是以为他死了,集体吊念他吗?

茭白发现小沈紧跟老沈,活跃度直奔50,却都没破。

50真是个大坎,只要翻过去了,可能后面基本就没什么难度了,随时都能进组成功。

.

戚以潦和之前在电话里对沈寄说的那样,直接从英国飞去南城。

却不是喝他的喜酒。

“三哥,你要不要在酒店休息一会。”章枕哑着嗓子走到车旁打开车门。他这几天都没怎么睡,早知道就不放那家伙回南城了。不然哪会这么遭罪。自己都没想过会这个样子,焦虑不安得要命。

“不用,去熙园。”戚以潦坐进车里,带进去一股浓厚的烟味。

这在他身上几乎没有过。

他吸烟一向是节制的,吸两口就灭了。

戚以潦开笔电放在腿部,他从大衣口袋里拿出眼药水,仰头往眼中滴了两滴,微阖了下眼。

昨晚盯了一晚上电脑,眼睛有些疲劳。

戚以潦缓够了,便打开眼镜盒,取出一副眼镜,他用两指捏着架到高挺的鼻梁上面,敲键盘调出没看完的视频。

全是出色特种兵的个人记录。

戚以潦得知老友在休息站地毯式搜索都没找出线索以后,就锁定了绑|匪的身份。

或者说,

是对方曾经的身份。

戚以潦不太熟练地推了一下眼镜,十指交叠着搭在腹部,镜片后的深灰色眼眸盯着电脑屏幕:“阿枕,集中注意力,开车别晃神。”

驾驶座上的章枕凝神:“是。”

大几十分钟后,车抵达熙园。

戚以潦带着笔电走进去,迎接他的是一股酒味。

沙发上的沈寄还是两天前的那身衣服,胡子拉碴,头发凌乱,眼底全是暴躁的血丝,他就没打理过自己,也没去过沈氏跟老宅,什么董事会什么工作全丢一边,连不知跑哪去了的儿子都没管。沈寄就一直在自己的住处待着。

所有人都派出去了,所有资源都用上了,人还是没找回来。

绑|匪不沾任何一方势力,跑了就是小鱼溜进深海,太难抓了,他对付起来,并不顺利。

两天,四十八小时,难熬。

“老沈,你这样子真是,”戚以潦摇摇头,摘下眼镜丢给章枕,“让我意外。”

他掐两下鼻根,淡淡道:“你栽了。”

沈寄靠在沙发背上,闻言嗤笑:“什么栽不栽的,我现在就想把那小狗抓回来,抽上一天一夜,打断他两条腿,再拿根链子栓床头,让他哪都别想去。”

从厨房切了水果出来的陈一铭脚下一个踉跄,董事长现在还能扒着快掉没了的面子,勉强维持那身威严跟人样。

再过几天,就是董事长的心理防线崩掉的时候,那时要是茭白回来,董事长就不是现在这个想法了。

只会想,回来了就好,人没事就好,胳膊腿都在就好。我的小狗没有死,多好。

董事长面上不会哭出来,心里老泪纵横。

——当一个人在最绝望的时候,看见了希望。

——那才是最震撼的。

陈一铭现在都怀疑是茭白自己玩失踪,报复董事长了。

但事实上不可能。

茭白即便能算计董事长,却也不能凭自己逃得这么干净,他又没有受过特殊训练,有过长达十年以上的作战经验。还都是百战百胜的那种。

也不知道是哪个神人疯子干的,行动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被抓到的那天会被打|成马蜂窝。

.

下午一点,茭白被郁家兄弟带上路。

郁响陪他坐在后面,给他看平板,播的是动画片《猫和老鼠》。

茭白没有童心,他看两眼就飘开了思绪。郁响倒是看得津津有味,嘴里还发出一惊一乍的声音,完全看不出是个高智商天才。

沿途都是山景。

越野车跑起来,不要太爽。

如果是旅游,茭白的心情会大不一样,可这会儿不是,风景在他眼里来无影去无踪,留不下丁点痕迹。

“你们要去哪?”茭白抓着头发问。

“去我跟我哥的下一个家。”郁响兴高采烈地说,“我们有好多个家,全是我哥搞的,每个都很原始回归大自然,可惜时间上不允许,不然真想带你全住一遍。”

茭白:“……”这就不必了。

“远吗?”他问。

“蛮远的。”郁响把一个八爪鱼抱枕塞茭白怀里,“瓜瓜,你睡一觉,醒来估计就快了。”

睡个屁。茭白扯起八爪鱼的须须,打了个死结:“你们在老林的那个房子,不是都没清理痕迹?”

“清理过了啊。”郁响一脸疑惑不解。

茭白心梗,我真是太平凡了,跟你们是如此的格格不入。

前面投来一道视线。

茭白没管。

蚂蚁在搔头,搔几下就平躺下来,肚皮朝上,脑袋歪向茭白。

郁家老大的活跃度已经涨到29了。

茭白看在他这么给面子的份上,用眼神回应对方。

结果倒好。

那家伙迅速收回目光。

谁有空跟你玩捉迷藏,茭白打了个哈欠,找了个稍微舒服一点的姿势窝着:“我想玩会手机。”

车里的气流瞬间凝结。

“瓜瓜,你感冒了就别玩手机了,要是你想刷微博的话,”郁响笑熔灿烂,“我念给你听好不好?我看看有没有好玩的。”

郁响掏出手机点开,嘟囔着说:“今天的热搜没什么意思,就几个恶性刑|事|案件新闻,咱不看那种哈,负能量太多了,咱不看。”

茭白抓住又一次往后座看的郁岭,用眼神说:让你弟安静点!

郁岭摸根烟含嘴边,又拿下来:“小响,你看你的。”

郁响准备哭诉,他突然福至心灵,一定是瓜瓜觉得他吵,就跟他哥来了个隐秘的交流。

他酸溜溜地继续点找到的链接,复制卡号,往被虐打致残,等待医治的小孩卡上转了一笔钱。

瓜瓜不想我闹他,可以直接跟我讲的啊,还要跳过我找我哥。

我是个多余的。

郁响酸得要冒水泡了,他转而又想,我这心态不行,瓜瓜是我的未来嫂子,就是该和我哥多发展。

可郁响嘴边还没咧开,就闭上了。

我哥的竞争对手太强大,有胜算吗?郁响细想了想,如果这次能带瓜瓜远走高飞,那就有胜算。

但显然不能。

沈寄自大狂,过度自信,在商界是牛批,可他在情感上就是个白痴,好钻他的漏洞。

戚以潦不会那样,他可以说是没有人类的情感,自我阉|割掉了,而且他和我哥从某种意义上算得上是师兄弟,他回国了,我哥的尾巴就藏不住了。

我哥只能带瓜瓜躲几天而已。

之后我哥再想见瓜瓜,就不是绑|匪身份,得光明正大地跟瓜瓜身边的狗子对战。

可到那时候,瓜瓜是沈太太,有伴侣。

我哥那不是……当小三吗?

名声好不好听不重要,就是在明面上不能跟沈氏刚。

郁响咬起指甲,他要是能跟瓜瓜一起回南城就好了,再加上我哥,我们为他护航。

沈老夫人得死,早死早好。太讨厌。

茭白感觉到郁响身上的阴郁,他对郁岭使眼色。

郁岭动了唇,吐字无声且慢:“我在开车,别总是看我。”

茭白翻了个白眼。

.

车速加快的时候,茭白正在做梦,他梦到自己去西城上大学,一进宿舍,发现小沈在折蜻蜓,老沈在指挥陈一铭打扫卫生,戚以潦手捧着一本外文原版书籍,章枕在抓着床铺的栏杆做引体向上,郁岭在拆枪支,郁响则是聚精会神地写报告,嘴上还在念叨“瓜瓜怎么还没来”,而礼珏泪在贤惠地叠衣服。岑家太子爷的脸是马赛克,那上面写着“我是你第八个好友”几个大字,还正对着他。

全他妈的都在!

茭白抄起手上的水瓶棉被砸过去,然后他就醒了。

他的胸口起伏着,到嘴边的吐槽骂声猛然一顿,车里的氛围不对。车子也快得要飞起来。

茭白注意到郁响的手里多了把枪,总是嘻嘻哈哈的脸绷着。

而前面的郁岭目不斜视,路况在他眼中急速倒退。

茭白往后看,有车追上来了。还不止一辆,都很快,山路上一片尘土飞扬。

沈老狗?

还是戚以潦?

“岑家的。”旁边传来郁响不同于平时的活泼声,他的声带都收紧了,握着枪的手在抖。

茭白有点意想不到,岑家啊,那就不是冲他来的了。

毕竟他目前还没跟最后一个好友接触过。

茭白细细琢磨了一下,又觉得这个可能性不是完全没有。

就目前的情势来说,他牵扯到沈,戚梁家,勉强还被齐家恨着,算得上是能影响整个商界风向标的存在了。

狗血啊,它滚啊滚,超大个。

“哥,你怎么还不提速?”郁响尖着嗓子叫。

刚退完烧,浑身潮汗的茭白眼皮骤跳,这叫没提速?他都快散架了好吧!

郁响往前一趴,再次催促,他哥的车技可是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这才发挥到哪啊,两成顶多了。为什么还不甩开后面的车?

前面的郁岭的眉头紧锁。

不能再快了。

后座的人骨头还没完全长好,禁不起太大的颠簸。

出发前应该给那年轻人咬一口的,他的血里都是强身健体的药性,对军方特制的X|药没多大抵抗力,却能在日常中发挥不小的作用。

喝点他的血能好受点。

.

不多时,车被逼停。

七八辆车从后方围堵上来,架枪。

茭白就在这一触即发之际,听见了助手的提醒声。

【你的好友已上线】

那一瞬间,排在第八的好友图像突然亮了起来。

岑家太子爷亲自来了?图什么呢,搞这么大阵仗,茭白往车窗上凑。

郁响把他抓回来:“瓜瓜,你躲我怀里!”

茭白被迫埋胸。老子要窒息了。

他扒开郁响的手臂,探出头喘了好几口气。

“砰”

驾驶座传来声响,郁岭孤身一人下了车,他把散下来点的绷带缠紧,枪都没拿,就那么暴露在多个枪口之下,从容而铁血。

岑家的其中一辆车门打开,里面的人没出来,只露出一只戴着手套的手,轻抬了一下。

所有人都放下枪,后退一步。

队伍里年长的那位朝郁岭喝道:“郁队长,太子爷请您进车里说话!”

末了又喊:“带上茭先生!”

※※※※※※※※※※※※※※※※※※※※

明天见!

喜欢拜拜[穿书]请大家收藏:(www.wenxiba.com)拜拜[穿书]文学吧更新速度最快。

拜拜[穿书]最新章节 - 拜拜[穿书]全文阅读 - 拜拜[穿书]txt下载 - 西西特的全部小说 - 拜拜[穿书] 文学吧

猜你喜欢: 食局享哥不按套路出牌撒野告白可爱过敏原八零之锦鲤小姨妈入戏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好男人[快穿]拜拜[穿书]撒娇[快穿]素人女友骑遇富婆租赁营业中夫人是权爷的心尖宠偷偷藏不住鬼使神拆[重生]如娇似妻海上无花也怜侬被认回豪门后爆红了她又C位出道了不做替身不羁入戏重生之认命绿茶女配拿马赛克剧本僵尸怀了我的孩子
完本推荐: 咸鱼皇妃升职记全文阅读可爱过敏原全文阅读海上无花也怜侬全文阅读如娇似妻全文阅读僵尸怀了我的孩子全文阅读绿茶女配拿马赛克剧本全文阅读大宋小吏全文阅读女帝全文阅读告白全文阅读无限秘境[全息]全文阅读逍遥游全文阅读不朽凡人全文阅读快穿之陈舟游记全文阅读爆款创业全文阅读入戏全文阅读偶像直播秀全文阅读白月光是假的全文阅读清穿之咸鱼皇贵妃全文阅读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好男人[快穿]全文阅读枭起青壤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特种兵:开局被狼牙特招!进击的男神帝霸替葬重生后我被摄政王盯上了权臣与尤物万法无咎表小姐撒娇我想和仙君退婚是真的外乡人的旅途食局撒野美漫之超级英雄之父我靠炼丹发家致富偏爱我的读者遍布星际她又C位出道了偶像直播秀全职高手我的家园[综武侠]女帝生存手册偷偷藏不住雄兵连之最强忍者[快穿]逆袭成男神入戏女帝不朽凡人从综艺开始爆红全球清穿之咸鱼皇贵妃开天录

拜拜[穿书]最新章节手机版 - 拜拜[穿书]全文阅读手机版 - 拜拜[穿书]txt下载手机版 - 西西特的全部小说 - 拜拜[穿书] 文学吧移动版 - 文学吧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