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文学吧 >> 拜拜[穿书] >> 第 22 章

助理在楼下踱步, 每个跟过董事长的人都由他经手,从带人体检到给分手费,每件事他都办得妥帖且游刃有余, 这是他头一回这么不淡定。

只因为这件事牵扯到了小少爷。

董事长上楼有一会了, 迟迟没有下来, 助理无法想象上面是什么情况, 没有董事长的指令, 他不敢贸然上去。

助理低估了王初秋这个人,作为一个没有背景的乡下人, 资历相貌学识全都很普通,却托了运势的福被沈家看中, 住进湖东的沁心园,两年后被赶出去。

助理以为王初秋就这样了,一辈子的辉煌时刻就是沁心园的两年时光,谁知他竟然留在南城这座寸土黄金的城市,改了名字进三中,和小少爷成为室友,还让沈少爷欠上他的人情。

更离谱的是, 董事长今晚的举动。

准确来说,当董事长让他调查王初秋住在哪的那一刻,就已经可以冠上“离谱”这个词了。

助理比谁都清楚董事长的口味,这些年就没变过,十分的固定,王初秋上上下下没有一处符合。

不过,

助理眯眼, 改名换姓后的王初秋身上有违和感, 不是皮相, 是那股子不知从那冒出来的顽强野性。

这一点其实助理在‘缔夜’那晚就察觉到了一丝,只是当时没当回事。

现在想来,‘缔夜’那晚,王初秋就不对劲了。

这要是为了能引起董事长的注意而精心筹备的一场戏,那他是真的演进去了,也达到了目的。

董事长就喜欢生命轨迹鲜明又强烈的小孩子。

助理蹲在台阶上吹夜风,上周他去三中接小少爷,撞见了王初秋,那时候他是真没料到会有今晚这桩事。

虽然董事长是一时新鲜,但这点新鲜就够让很多人羡慕了,求都求不来的福气。

电梯门打开的声响在寂静的楼道里显得尤为清晰,助理迅速过去,他看了眼被董事长捞在怀里的青年,看几次都觉得是劣质品,出现在董事长身边太格格不入。

助理恭声道:“董事长,我来吧。”

沈寄唇边的烟快燃尽了,积了长长一截烟灰,他一启唇,烟灰就扑簌簌地落下来,有一部分落在了他臂弯里的人脸上。

“丑吗?”沈寄的语气里听不出情绪。

助理没有回答。

丑不丑的,您老自己不知道?

一具清瘦的身体被推过来,助理连忙接住。他摸不清董事长的新鲜劲什么时候过去,在这之前都要谨慎。

这王初秋,现在是茭白了,他断了三根肋骨,这阵子都没法伺候董事长,那带走干嘛,养着吗?

“董事长,人放哪?”助理斟酌着询问。他的脑中出现了几个地方,有空着的,有住了人的,不知道董事长要怎么安排。

沈寄掐掉烟头:“就尚名苑吧。”

助理心头一惊,尚名苑算是董事长用来安置身边人的那些地方里最好的了,不是地段多金贵,而是离沈氏近,董事长下班没酒局都会直接过去休息。

现在尚名苑有人住,还是董事长挺满意的一位,近期一直都是他陪董事长。助理以为他能被独宠到年底,没想到会杀出来个程咬金。

.

尚名苑

姜焉还没睡,他坐在客厅抽烟写曲子,偶尔跑到钢琴旁按几下,地上散落着乱七八糟的废稿。

门锁响的时候姜焉的思路被打断了,但他仅仅只是把笔丢出去发泄不满。

因为这房子只录会录两个指纹,一个是现任住户,一个是做家务的阿姨,另一个是金主。

这个时间点,阿姨早下班了。

姜·现任住户·焉把翘在沙发上的腿放下来,朝着门口跑去:“沈先生,您来了啊。”

沈寄拍拍他的屁股:“在干什么?”

“写稿。”姜焉给金主拿鞋。他身上的红色吊带裙只到他大腿部位,线条十分火辣。

一弯腰,前后都露。

靠着门的助理立刻偏头看旁边,烈焰的香水味往他呼吸里扑,他在心里摇头,有这么一朵带刺儿又不扎手的香艳欲滴红玫瑰在,董事长却对一根干巴巴的芦苇有了兴趣。

“这谁啊?”姜焉染着红色指甲油的手指戳戳被助理扶着的人,“有点儿眼熟。”

他记起来是谁了,却没问这问那,只是拉起金主的手放在自己腰上。

在金主面前不能毫无棱角,那会很快就被丢弃,但要修一修,不可太尖。

这个动作刚刚好,不至于会让金主觉得养的宠物认不清自己的身份,恃宠而骄。

沈寄周身的气息果然没那么冷了,他揉了揉掌中的柔韧腰肢,这孩子到底是跟过阿潦,且跟了最长时间,规矩不用他再教。

哪像……

沈寄睨了眼亲自去带回来的小东西,这一对比,小姜省心多了。

该乖顺体贴的时候乖顺体贴,该张扬的时候张杨,是个用起来相当顺手的床伴。

沈寄脱了外套给姜焉,他径自揉着额头进客厅。

助理落后几步把人往里扶,都不知道放哪儿。

.

姜焉倒了杯水给金主,捡起地上的废稿丢进垃圾篓里,随意地指了指还被助理扶着的人:“他这是怎么了,气色好差。”

助理见董事长没有要搭理的迹象,他便公式化地回道:“后背的肋骨断了三根。”

姜焉惊讶捂嘴:“天啊,怎么弄的?”

“作的。”沙发上的沈寄这次竟然冷冷淡淡地开了口。

助理的眼皮抽抽,董事长这口吻,这用词……是不是他想多了,不然怎么有种天下要大乱的前奏。

沈寄喝了两口水,冲淡了两根烟留在喉咙里的涩味,他往后仰头靠在沙发背上。

姜焉过去给他按捏头部。

助理扶茭白扶得很别扭,手臂都抽筋了,原因在他不方便跟对方接触过多部位,只能用一只手扶,其他地方都不挨着。

他指望姜焉能跟董事长打听茭白,好让董事长“想起”还有这么一号人,能让他把对方放下来。

结果倒好,姜焉压根就没有那个意思,助理心想,这位不愧是能在戚董那待了几个月,还能让董事长从夏末惦记到深秋的人,将分寸拿捏得很到位。

怕是年前都不会失宠了。

助理想到这,视线从茭白病态的脸上掠过,也说不准。

“董事长,他的情况好像不是很好,是不是要让他平卧?”助理在这时提了一句,空着的那只手隔着点距离指指茭白。

沈寄的眼眸没睁开,他用打发小猫小狗的语气道:“随便在北边整理出个房间。”

“北边不好吧,”姜焉拿出了最真诚的态度,“他最好是在南边住,采光特别明亮,躺在床上就能晒到大半天的太阳,这对他的身体有好处。”

沈寄道:“他有皮炎。”

说话的人没有意识到,自己能记住这个小细节有丝毫不妥。

客厅里瞬间被一股诡异的氛围侵占。

助理心跳都停了。

姜焉就像是吃到了什么好吃的瓜,难以置信地瞥瞥瓜农,再回忆回忆瓜的味道,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几个瞬息后,姜焉从沙发背后面绕到前面,坐在了金主腿上,搂着他笑得像个狐狸精:“有皮炎是不能住日光强的南边,还是沈先生想得周到。”

沈寄按住姜焉乱晃的腿,突兀地问助理:“电话打了?”

助理心领神会:“我这就打。”

大晚上的,医生来得很快,他还不是一个人来的,是带了个团队和相关设备,别问,问就是生活不易。

一通检查完,确定病人无大碍,过几天得去医院拍片复查。医生说了几点注意事项,切记不要让病人受凉,他没点名对谁说的,反正在场的就都听听。

.

茭白是在后半夜醒来的,眼前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深黑,空气里有不知名的花香。他摸身上,捏捏指间的布料,睡衣换过了。身体也被擦过,很干爽。

好在,自己家里的花没有被偷。

茭白的肚子在叫,他晚饭那会儿光顾着看沈而铵吃了,这会儿饿得反胃。

算了,吞点口水撑一撑吧。

三五分钟后,茭白气都虚了,撑不住了,他要吃东西,要吃很多东西,猪蹄啊大虾啊什么的……就不说了,只要是人能吃的就行。

茭白试着起床,一次没成功,两次没成功,他开始想念白天的护工大叔和晚上的沈而铵了。人一生病,就急需同伴的温暖。

骨头起伏的频率和呼吸同步,那种疼痛的滋味无法形容,茭白在床上转换各种姿势折腾了好几分钟,一点一点地撑起身子。他擦掉满脸的冷汗呼口气:“三个月后老子又是一条好汉。”

茭白缓了缓,慢慢摸索到床头的灯打开,突如其来的光亮让他不适地闭了下眼,再睁开时就看清了房里的家具摆设。

原谅茭白贫瘠的形容词,他只想到了气派,豪华。

而且还超大。

茭白看见了桌上的一堆药,有抗生素喷雾什么的,他走近翻了翻,沈而铵给他拿的那一批上面有服药剂量说明,这些都没有贴,是新开的。

“老东西。”茭白皮笑肉不笑地呵了声,他忍着后背右边牵拉的痛感慢吞吞出去,一开门脸就绿了。

这儿的隔音没“缔夜”强,斜对面房间的声音直往茭白耳朵里扑,一浪接一浪。

茭白听了听,听出来了声音主人的身份,姜小辣椒。

姜焉是真的敬业,拿一分钱干两份工,他的嗓子都哑了,还坚持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面,不懈怠。

而且他的声音很特别,即便他爽翻了放开了叫,依旧不会让人觉得低俗|淫||荡,音质就很高档。

茭白对放纵的叫声没有反应,他喜欢压抑的低喘,隐忍的闷哼,齐子挚健身时的汗湿背脊在他脑中闪过,他舔舔唇,罪过罪过。

都是《断翅》作者的错,非要把齐子挚的肉|体画得那么性感。

全漫就齐子挚以身材出名。其他人都没露过,哪怕是最风流的沈老狗,顶多也就敞个衬衣,松个西裤腰带。

斜对面的响动还在继续,茭白摸墙慢行,漫画里没提姜焉是从事什么职业的,只说是个钟情红色跟连衣裙的女装癖,他的人气在一众受里算高的了。

出场要么是运动状态,要么是一身红裙美艳不可方物,是个很有记忆点的人物。

茭白走到客厅时,脑子里什么都不想了,只剩下三个字。

——大平层。

“大平层……卧槽……大平层……”茭白是借着月光看的,他眼都直了,这也太开阔了吧。

对茭白来说,沁心园那四层带大花园的独栋别墅,比不上这个享受。

说的好像他可以任意挑选一样。

如果真可以,那他也不挑,成年人了,做什么选择???不要,不做!

茭白流下了对金钱膜拜的泪水,他手里的一千多万估计也就能买个阳台吧。

等他站在阳台俯瞰这座沉睡中的城市的时候,被眼前的美景惊艳得忘了呼吸,淦,他收回刚才的想法,那笔数目恐怕连这房子的阳台都买不起。

这还只是沈老狗的众多房产之一,都不是他的住处,仅用来养小鸟雀。

快四十了,手握南城商界命脉,身高肩宽大长腿,没残没按大金牙没谢顶发福,分手费一栋房子起步,这他妈的,怪不得一堆的帅哥靓女们前仆后继。

茭白酸了一会找到灯打开,他四处张望,瞧见了几包零食跟碳酸饮料,还有一件红色吊带裙。

裙子上还有斑斑点点的污迹。

茭白够到一包小馒头拆开,捞几个丢进嘴里,他没嘎嘣嘎嘣地咬碎,只是让它们慢慢融化。他喜欢这么吃。

那三肋骨断了有一周了,本来已经好了不少,今晚被沈老狗那么一搞,现在又疼得要死。

这笔账还是要讨回来,急不了。

茭白的眼里有几根血丝,皮炎其实只是对日常生活带来不便,最麻烦的是尾椎的旧伤。

还有,背部的肋骨也要长好,沈老狗要是还像今晚这么搞他,时不时来一下,那他就完了,后遗症妥妥的。

妈得。

茭白浅浅地喘口气,他吃完一包小馒头也没回床上,旁边没人,他就不敢躺,疼怕了。

没有一双手的扶助,他就没安全感。

墙上的欧式大摆钟滴滴答答。茭白就在客厅待着,他想等那房间的两位忙完了,谁出来喝水或者干嘛看到他,能帮个忙。

谁知他一待就是天亮。

茭白只有一个想法,这里不愧是漫画里的世界,瞧瞧这夸张的设定,一大把年纪的人一夜操劳,竟然都不猝死。

房门被打开的声响让茭白眼珠一转,出来的会是耕地的牛,还是那块地?

有沉缓有力的脚步声从房里出来。

茭白啧了一声,是牛。

老牛。

喜欢拜拜[穿书]请大家收藏:(www.wenxiba.com)拜拜[穿书]文学吧更新速度最快。

拜拜[穿书]最新章节 - 拜拜[穿书]全文阅读 - 拜拜[穿书]txt下载 - 西西特的全部小说 - 拜拜[穿书] 文学吧

猜你喜欢: 僵尸怀了我的孩子绿茶女配拿马赛克剧本享哥不按套路出牌她又C位出道了撒娇鬼使神拆[重生]入戏拜拜[穿书]重生之认命海上无花也怜侬入戏偏爱八零之锦鲤小姨妈如娇似妻不做替身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好男人[快穿]不羁诱她入局富婆租赁营业中撒野可爱过敏原被认回豪门后爆红了夫人是权爷的心尖宠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告白偏爱
完本推荐: 穿成替嫁小炮灰全文阅读偷偷藏不住全文阅读好事多磨全文阅读如娇似妻全文阅读末日拼图游戏全文阅读进击的男神全文阅读富婆租赁营业中全文阅读可爱过敏原全文阅读逍遥游全文阅读一朵花开百花杀全文阅读锦乡里全文阅读灵媒全文阅读诱她入局全文阅读僵尸怀了我的孩子全文阅读我从凡间来全文阅读不朽凡人全文阅读女帝生存手册全文阅读金屋恨全文阅读[快穿]素人女友全文阅读入戏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八零之锦鲤小姨妈特种兵:开局被狼牙特招!不朽凡人好事多磨僵尸怀了我的孩子外乡人的旅途撒野白月光是假的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好男人[快穿]长安第一绿茶偏爱鬼使神拆[重生]极道武学修改器入戏全职高手入戏我想和仙君退婚是真的绿茶女配拿马赛克剧本食局夫人是权爷的心尖宠常九娘享哥不按套路出牌月东出斗罗大陆之开局签到焰灵姬告白赛博英雄传女帝从亮剑开始崛起海上无花也怜侬女帝生存手册

拜拜[穿书]最新章节手机版 - 拜拜[穿书]全文阅读手机版 - 拜拜[穿书]txt下载手机版 - 西西特的全部小说 - 拜拜[穿书] 文学吧移动版 - 文学吧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