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文学吧 >> 拜拜[穿书] >> 第 19 章

茭白觉得自己跟沈家犯冲。

为了挣脱老的手里的狗链跳出困境,他付出了左手骨折的代价,休养好了才去三中上学。

结果呢,满打满算才上了一个月,这回为了小的,又进医院了。

还是上次住的那家医院,巧了。

医院是沈氏旗下的,得看沈家人的眼色做事。上次茭白是无人问津的小白菜地里黄,这次有沈少爷护送,引起了医护人员的匪夷所思不说,待遇更是大不相同,茭白一路畅通无阻地住进了VIP房,得到了最好的医疗服务,一系列检查也很顺利。

然而这并不能减轻他的疼痛感跟低迷情绪。

茭白瘫在病床上,原身的身体垮了,大大小小一堆问题,他接管后本想好好修复,可皮炎还没解决,骨头都折两次了,还引发到了尾椎的伤。

最糟心的是,原著里梁栋只断了一根肋骨,他三根。

怎么着,是认为他的体质远远不如梁栋,断一根不合理是吧?

这他妈的。

茭白太疼了,不敢咳嗽,不敢做深呼吸,他只敢小口小口吸气,可还是疼得冷汗直流,四肢虚脱。

不行了,必须给自己做做心理辅导,不然他就要被负能量吞噬。

于是茭白想啊,他早就已经死了,血流一地,死无全尸。现在还能活着,只因为他是玩家,一个被某种神秘规则选中的灵魂体。

那难搞,被动,遭罪等一系列局面都是必然要承受,要去克服的。

世上没有白吃的午餐。

再者说,他本来要被分配到另一个世界,应付二十个好友,还要把他们一个个往“我的男友”组里拉,那是限制级加修罗场加菊花残满地套的屎黄岁月。

能留在《断翅》里,纯碎是他在被传送的过程中出现了类似代码一类错误,又跟将死的原主王初秋绑定融合,无法修改并送回属于他的正确世界线上。

二十变成八。

“我的男友”组变成四个什么生啊世啊的组。

非限制级。

可以了,偷着乐吧。

茭白闭上眼睛弯起嘴角,呵呵,我真是个会开导自己的小天才,牛。

想通了,舒坦了。

任务要完成,这身体的永久支配权要得到,罪也不能白受。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沈而铵进病房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茭白弯唇的样子,他愣了愣才轻带上门。

茭白没睁眼,他现在说话都疼,所以他暂时拒绝跟沈而铵交流。

沈而铵在病床边立了片刻,他低了低头,将医生透露的检查结果转告给茭白。

“脏器没有造成损伤”“不需要做手术”“固定带”等字眼往茭白的耳朵里钻,他满脑子都是,幸亏他出门前把锅上的火关了,否则猪蹄就成炭了。

.

沈而铵天天来,一天三趟,早上上学,中午放学,晚上放学,早中待的时间短,就十分钟左右,晚上要长一些,大概半小时到一小时,他通常是没有话说的,就安安静静地坐着。

茭白起不来躺不下去就想断水,可医生给他列举不喝水会诱发多少疾病,他就很艰难,咬着牙喝。每次茭白憋了又憋,憋不住地起床撒尿的时候,只要沈而铵在旁边,就会立即过来帮他,等他撒完了,又小心护着他躺好。

沈而铵的手法很快就从生涩变得熟练,有专业护工的架势,他显然是为了照顾好茭白特地学的,知道怎么做才能尽量不让茭白牵拉到骨折的地方。

但茭白没有被沈而铵的细心吓到,也没感动得不能自已。因为《断翅》里有相关交代,沈而铵也这么照顾过为他断肋骨的梁栋。

死党的身份,真的嫁接到了茭白头上。

住院第三天,茭白的疼痛感有所缓和,早上他在“你的好友已上线”的提示音里,看着推门进病房的沈而铵,声音干哑地问道:“几根?”

这问题没有任何铺垫,来得突兀,沈而铵却听懂了,他道:“七根。”

茭白眨眼,沈而铵头像上那片蛏山原本是一片萧瑟灰暗,现在回春了,有了一点绿意。

沈而铵放学回了趟住处才过来,他将拎在手里的布袋放到桌上:“不够?”

茭白回过神来:“够了。我问你个问题,过来坐。”

沈而铵搬椅子坐到床边。

于是茭白就近距离欣赏了一番沈而铵的盛世美颜,那伙人脑袋瓜子挺灵光的,知道避开他的脸。

他们想必是都清楚,只要不搞出别人一眼就能看出来的外伤就没问题。

因为依照沈而铵的性子,他不会和谁分享喜怒哀乐,更不会让人知道自己衣物下的伤口。

茭白瞧着沈而铵纤长浓密的睫毛犯傻,那问什么问题?没啥好问的了吧,他又不关心那伙人的死活。

不是,有要问的,想想先问哪个,茭白“诶”了一声:“我这几天是疼得厉害才不说话的,不是故意不搭理你,晾着你。”他不假思索道,“背有点痒,你帮我抓抓?”

沈而铵抬了抬头,没说话。

气氛有点尴尬。

茭白在心里犯嘀咕,我让未来的渣攻给我抓背,算不算作大死?还是别……

他的心理活动还没走完,眼前就多了一片阴影。

沈而铵站起身,弯腰凑近,干净的手指碰到了茭白的病服后领,捞开了一些。

“这里?”沈而铵口中的气息是温热的,可他的指尖却有一点凉。

茭白被碰到的那处皮肤起了鸡皮疙瘩:“下,再下,左,对对,就是那里,重点,重点,用点力,不是,沈少爷,你能不能使点劲?!”

沈而铵抿唇:“怕你疼。”

“我又不是肋骨断了的地方痒……嘶,”茭白一激动就疼了,他闭上了嘴巴,沈而铵也稍稍加重了力道,就一点点,很小心翼翼。

“好了,好了好了,可以了。”茭白后半句话的语气明显放松了很多,舒服了。

沈而铵坐回去,手放在腿上,一双仿佛藏满灰蒙蒙干涩涩的故事,却又格外纯静的眼睛望过来。

“谢谢就不用说了。”茭白扯起失血干燥的唇角,“当时情况紧急,我来不及思考就冲了,要是让我冷静下来想一想,我肯定没那个勇气和胆量。”

沈而铵良久才开口:“为什么,在那个地方?”

“找你啊。”茭白理所应当道,“我们是室友,你那么晚还没回来,我怎么也得出去找找。”

沈而铵看了他一会:“那里,离小区远。”

茭白瞪过去,怎么还问个没完了?你想听到什么答案你说,我照着来?

沈而铵垂眸看病床上的蓝色条纹被单,不说话了。

茭白头晕得很,眼前都有重影了,他费力打起精神,控制呼吸的频率跟力度让自己不那么疼:“你家里没派人保护你?”

沈而铵沉默不语。

茭白叹气:“你好歹也是个少爷。”

沈而铵轻轻慢慢地抚了抚一处床单,这个人的话里没有同情,没有怜悯。他也不需要这些。

只是,

竟然连一丝惊讶都没有。

沈而铵转而释然,这个人能接触到沁心园的佣人保镖,康伯,齐霜,奶奶,还有他的父亲。那对方就能猜到沈家父子是什么样的关系。

茭白是知道,不过他不是通过周围人了解到的,他看过漫画嘛,深知沈而铵有多不讨沈老狗的喜欢。

而老太太呢,一碗水端不平,从一个上不了台面的采茶女肚子里出来的孙子,远远没有自己艰难生出来的小儿子重要。不需要二选一的时候,老太太是中国好奶奶,一旦二选一,她会毫不犹豫地选择沈氏的掌权者。

茭白猜,那次沈而铵在学校跟人打架后,老太太应该有安排人,只不过被沈老狗撤了?

沈老狗还会有私生子。

那是沈而铵大学毕业后的事了。

也就是说,私生子他妈这会儿还没跟沈老狗遇上。

茭白小幅度地动了一下身子,剧透是肯定不能剧透的。要是传出去了……哇,快来看啊,这人有未卜先知的能力!抓起来!

“像我们这个年纪,多少都有些自负,觉得自己可牛逼了。”茭白的语气很淡,眼神却极亮,“那是假象,我们一点都不牛逼,我们就是在普通的青春期,做着普通的少年。平凡人,血肉之躯,有且仅有一条命。”

沈而铵愣愣看他。

茭白没和沈而铵四目相视,他面朝天花板,脖子苍白,线条脆弱,犹如一只濒临死亡的天鹅,可他身上却有股子劲儿,无论被命运压趴多少次总能爬起来,只要有口气就有希望。

“我的意思你明白吧,你家里不管你,你就想办法自保。”

茭白紧接着来了一句:“要不,我借你点钱?”

沈而铵:“……”

茭白:“……”

不至于,老太太不至于在生活费上苛刻孙子。

沈少爷在穿着上不讲究,校服里面的衬衣领子被他搓得起球,绝对不是因为他穷,他只是不贪图物质而已。

果不其然,茭白听到沈而铵说:“我,有钱。”

“也有人用。”沈而铵垂着头站在病床旁,低声道,“我,会,注意。”

茭白点点头,看来这少爷之前是认为没必要,以后能多留个心眼,他呼了几口气:“我的手机在我换下来的裤子里,你有看到吗?”

沈而铵一遍又一遍地摩挲指腹,目光不知落在哪。

茭白感到了一丝不寻常的味道,这少爷是不是在他受伤之后,进入了什么奇怪模式?

过了好一会,沈而铵缓慢道:“我给你洗衣服的时候,忘了把你的手机拿出来。”

茭白感觉自己听不懂普通话了:“等等,你给我洗衣服?你给我洗?”

沈而铵被他那么大的反应给弄得有几分愣怔:“顺便洗的。”

茭白一言难尽,有这么顺便的吗,老弟,你可是这个世界的主角攻。

“我的手机还活着吗?”茭白冷静冷静。

沈而铵点头:“活着。”他微顿,抠了抠平整的指甲,像个做错事的小朋友,“机壳上的贴画烂了。”

“贴画烂了就烂了,小事,我还以为手机惨死了呢,那你下次来医院的时候帮我把它带上。”茭白已经度过了最煎熬的阶段,他又活了,就很想念手机那位知心爱人。茭白不担心手机上的隐私被沈而铵看到,他有密码锁跟指纹锁双重保险。况且隐私也就涉及到章枕而已。

沈而铵冷不丁开口:“你有朋友,需要,联系?”

“没有啊,”茭白斜眼,“我就是无聊。”

沈而铵没再说什么。

茭白喉咙痒,他控制不住地咳了一声,疼得他发出杀猪般的吼叫,眼泪流了一脸。

沈而铵要喊医生,茭白阻止了他。喊有什么用啊,医生还能代替他疼吗?

茭白短时间内再也不敢咳了。尽管医生鼓励他咳嗽。

病房里的氛围沉重又压抑。沈而铵似乎是在努力找话题:“你那晚在福缘楼休息室……”

干嘛干嘛?茭白的精神稍微起来了一点点。

沈而铵客观评价:“演的有点,过。“

茭白:“……”有些事知道就好,可以不用说出来。

不过,沈少爷明明知道他在演,那怎么还上钩了?恐怕齐子挚也看出来了吧。

毕竟那次茭白的演技之差,连他自己都想yue。

但眼泪是真的。五滴呢。

“你经常演,总在演。”沈而铵把窗帘的边角拉严实,不让一点光亮跑进来晒到病床上面的人。

茭白一脸古怪,沈而铵是什么意思,看戏看上瘾了,成了他的影迷?

不过,之前就不说了,现在他没演,他是真的不舒服:“我躺不住,想起来坐着。”

沈而铵绷紧青涩未脱的面庞:“过些天就,能好一些,”他的声调低下来,也柔了好多,“你,忍忍。”

“行吧,我忍忍。”

茭白逼迫自己睡觉,睡着就好了,他脑袋发沉的时候,听到了沈而铵沙哑发闷的声音,“你刚来三中的时候,为什么,要故意,做出那些让我恶心的事?”

“故意”这个词让茭白一下就清醒了,他在瞬息间想了很多对策,最终只是将皮球踢给了发球者:“你恶心吗?”

“无,所谓。”沈而铵面向窗帘,长密的眼睫搭了下来,在他的眼睑下投了层浅浅的扇影。

茭白失笑:“沈少爷,既然无所谓,那你为什么问我这个问题?”

※※※※※※※※※※※※※※※※※※※※

白白去了西城才有老戚的事儿。他的好友们分布在三座城市呢,东南西(城市名字取得如此不走心说的就是我了

明天见明天见明天见,笔芯。

喜欢拜拜[穿书]请大家收藏:(www.wenxiba.com)拜拜[穿书]文学吧更新速度最快。

拜拜[穿书]最新章节 - 拜拜[穿书]全文阅读 - 拜拜[穿书]txt下载 - 西西特的全部小说 - 拜拜[穿书] 文学吧

猜你喜欢: 八零之锦鲤小姨妈撒野告白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偏爱不做替身诱她入局爆款创业偏爱撒娇被认回豪门后爆红了僵尸怀了我的孩子偷偷藏不住重生之认命拜拜[穿书]富婆租赁营业中如娇似妻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好男人[快穿]她又C位出道了夫人是权爷的心尖宠海上无花也怜侬入戏鬼使神拆[重生]不羁绿茶女配拿马赛克剧本可爱过敏原
完本推荐: 富婆租赁营业中全文阅读白月光是假的全文阅读快穿之陈舟游记全文阅读我从凡间来全文阅读女帝全文阅读如娇似妻全文阅读入戏全文阅读夫人是权爷的心尖宠全文阅读海上无花也怜侬全文阅读锦乡里全文阅读末日拼图游戏全文阅读斗罗之铠甲神装全文阅读咸鱼皇妃升职记全文阅读逍遥游全文阅读大宋小吏全文阅读偷偷藏不住全文阅读金屋恨全文阅读诱她入局全文阅读偏爱全文阅读男主他老是那样绝情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龙皇武神不羁带个地道系统打鬼子骑遇常九娘年年雪里偶像直播秀灵媒快穿之陈舟游记富婆租赁营业中我从凡间来极道武学修改器从亮剑开始崛起锦乡里偏爱万法无咎八零之锦鲤小姨妈[综]那些炮灰们权臣与尤物男主他老是那样绝情好事多磨二进制亡者列车判官神道丹尊太子宠婢她跑了邪世帝尊入戏斗罗之铠甲神装咸鱼皇妃升职记斗罗大陆之开局签到焰灵姬

拜拜[穿书]最新章节手机版 - 拜拜[穿书]全文阅读手机版 - 拜拜[穿书]txt下载手机版 - 西西特的全部小说 - 拜拜[穿书] 文学吧移动版 - 文学吧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