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文学吧 >> 邪世帝尊 >> 第1955章 兵临城下

第1955章 兵临城下

“那,就让我来照顾琴佳吧。”安德莉亚思来想去,提出了这个折中的建议。

以她的实力,本应成为正面战场的主力军之一,但保护琴佳的安全也很重要。何况从力量上说,安德莉亚真的更可靠,叶薰依给人的感觉,就是那种需要男人来保护的柔弱女性,她自己都没有足够的能力保护自己。

神内时雨眼中燃起了些微亮色,然而江冽尘紧接着的一句话,却是当场浇灭了她的希望。

“你需要做什么,由我来决定,不是由你。”

“做好准备吧,很快你就要跟昔日的同伴兵戎相见了,但愿你的表现不会让我失望。”

安德莉亚听得出来,他是要自己站在他身边,和他一起御敌。

真到了战场上,她自然不可能再为了蒙骗他,就向自己真正的同伴出手,他们之间这层虚假的和平,早已是脆弱得一戳就破了。而他同样也并不信任自己,刚才那句话,既是试探,也是警告。

为大局考量,安德莉亚不便当场与他破脸,只能皱眉应下。琴佳闹着不肯跟江冽尘走,神内时雨努力安抚她,哄着她说,自己会陪在她身边。

江冽尘早已为她们安排了各自的去处,这番对话听在他耳中,就成了对他的挑衅。本就烦躁到极点的他,这一来更是怒极如狂,狠狠一把揪住神内时雨的头发,不顾琴佳吓得尖叫起来,扯着她拖到了自己面前。

“你这个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莫名其妙跟我别扭有什么用?口口声声说在乎琴佳的安全,我正在做的不就是在确保她的安全吗?都已经这样了,我能怎么办?还是你现在出去叫你那群同伴撤兵?你有这个本事吗?”

神内时雨的发丝被拉扯得根根发痛,他在暴怒下对她毫不留情,她感到一层头皮几乎都要被撕扯了下来。一旁的琴佳更是快吓哭了,以前在家里,父母从来没红过脸,她更是从没见过有人对母亲又骂又动手,满心的惶急无措,只能怯生生的望望这个,又望望那个,不知该怎样保护母亲。

弹幕:“小琴佳的眼神[大哭]呜呜呜心疼她。”

神内时雨同是顾虑到琴佳的心情,始终在咬牙强忍,不愿让自己露出过于痛苦之色,可她此刻的内心也是一片混乱。

江冽尘坚持要把琴佳带走,叶薰依一个陌生人又不可能信任。自己不想离开琴佳,可她也必须承认,在这场战争中她还太弱小,她没有能力在保护自己的同时再保护琴佳。

脑中仿佛有两种对立的意念在疯狂拔河,一边要她适时的放手,另一边却是无论如何都不愿让步。当她体会到的情感煎熬,几乎要超越她所能承受的极限时,一股突如其来的澄明,竟是如春风化雨般扩散而开,润物无声,瞬间就冲散了连绵的阴霾,犹如一场新生的洗礼。

处在这般特殊状态下的神内时雨,既没有与江冽尘争执,也没有再挣扎,她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脑海里有一个声音在告诉她,这一切都是上天的旨意,结果未知,但她只需要做好她的本分。

当她再睁开眼睛时,她的目光呈现出了若有若无的变化。分明还是那张熟悉的脸,熟悉的眼睛,可那双眼里的神采却令人陌生。它有着不属于一个稚龄少女的成熟,更有着一抹跨越悠久岁月的沧桑,就连江冽尘看到她这样的眼神,都不禁微微一怔,暂时放松了对她的钳制。

“我知道了。”

她的声音没有情绪,并非刻意的克制喜怒,而是从来就没有好恶。仿佛她并不属于终日缠斗的芸芸众生,而是站在更高的维度上,漠然的俯视着人间的一切。

平静的留下这一句话,她就从江冽尘身边走开,在琴佳期望又隐含瑟缩的目光中走到她面前,微俯下身,安抚的揉了揉她的头,又将一个护身符塞到她手里。

“琴佳,拿着。这个护身符来自我们学习魔法的国度,里面的能量可以保护你。”

这是菲雨完成某次考核的奖励,两个人都有。神内琴佳记得这个护身符,现实里母亲曾是同她说起过的。

熟悉的信物化为了桥梁,连接着记忆里那个美好宁和的时代,令她稍稍安心了一些。刚要伸手去接,突然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先朝江冽尘的方向望去一眼,见他并没有过激的反应,这才小心翼翼的接了过来。

紧接着,神内时雨又把启动护身符的咒语教给琴佳,并叮嘱她:“只要这一切结束后,大家都还平平安安的,你就用这个作为信物,和我相认。”陌生的平和再度展现,让琴佳也静下心来,见此,神内时雨难得的露出了笑容,温柔莞尔,“我永远都是你的雨姐姐。”

“雨姐姐……”神内琴佳喃喃吐出几个字,欲言又止,“放心,我还有蝙蝠哥哥给我的百宝袋,这个也可以保护我的。”

神内时雨轻轻拥住琴佳:“我相信他给你的法宝。琴佳,小心点,别担心我。我们在这里的相遇,也许是创世母亲的旨意。这一切,是天父的旨意,他们需要你努力,保护好自己。”她无意识地吐露了一些陌生的话语。

神内琴佳听到“创世母亲”这个词,非常诧异,怔了怔,她曾在安琪拉的记忆里听说过。这一刻,母亲似乎不像原来的她,她的体内住着另一个灵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等她细想,江冽尘已是大步走来,冷声打断了她们的话别:“那你就祈祷我尽快解决战斗吧。”

“我早一刻解决,就能早一刻回去照顾琴佳。”

他不顾琴佳的抗拒,强行把她从神内时雨怀里拽出来,拖着她就往门外走。琴佳放心不下母亲,一步三回头,她总觉得母亲刚才的样子好奇怪,那不是她在天昙所熟知的母亲,也不同于现实里的母亲。可是那样的眼神和话语偏偏又似曾相识,是在哪里看到过呢……

“雨姐姐……”临跨出大门前,神内琴佳挣扎着扣住了门框,楚楚可怜的回头凝望着她。江冽尘的脚步也被动的跟着一缓,抬手去扒她的肩,然而平日里温和乖顺的琴佳,这会儿却像是一只受了气的小动物,用尽全力的推搡他,和他对着干,就是不肯跟他走。

这个举动显然是再度激怒了江冽尘,他没向琴佳发火,却转过身向神内时雨撂狠话。

“还有你记住,别想趁我不在的时候逃跑。琴佳在我的人手上,如果你逃了,你就再也见不到琴佳了。”

他这无时不刻的威胁,神内时雨早已学会了不放在心上。她现在的原则就是基本不和他吵,随便他爱说什么,只是她还是忍不住要维护一下琴佳。

“你不就是怕我趁乱跑吗?我不跑!我不会丢下琴佳离开!但不要再用琴佳来威胁我,这样只会伤琴佳的心,更难让人接近你。”

江冽尘闻言,下意识扫了琴佳一眼,她眼中的悲伤刺得他心底一痛——那是自己加诸给她的痛苦——而这片刻的伤感很快又转化为怒火,他冷哼一声,硬邦邦的甩下一句:“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

眼见拽不动琴佳,他怕弄伤了她,索性就将她整个人打横抱起,头也不回的快步离开。

随着对峙解除,神内时雨也恢复了原来的自我,开始审视刚才的状态。

这种“灵魂解离”般的奇迹,在之前也出现过。为什么刚才自己会对琴佳说出那些话?为什么这种感觉又一次出现了,和与江冽尘独处起争执那次一模一样……琴佳似乎都不认识刚才的自己了……这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会觉得刚才自己的模样似曾相识……

思绪清晰又混乱,无数的想法涌上心头,神内时雨默默攥紧了手掌,勉强朝着前来安抚她的安德莉亚回以一个脆弱的笑容。只希望琴佳在这一切结束后依旧安然无恙。

……

江冽尘走得很快,神内琴佳小小的身子被他圈在怀里,随着他的步伐颠簸着,她那双明亮的眼睛却始终是眨也不眨的望着他,眼眸里一片浓重的忧伤。

也许是跟他和睦相处了太久,让她几乎忘记了他残忍的一面。这段日子她满心想的是与他和好,是一起留住最后的温暖时光,可他的回应,他对母亲的粗暴和威胁,却是毫不留情的将她小小的心愿打了个粉碎。

她还记得,当初生活在月界时的自己,只是对他的作风有所耳闻,而后听到他放出联姻的消息,觉得很奇怪,很难受。刚刚接触他时还出于一种很奇特的直觉,可能是怕被利用,或者出什么别的差错,不愿意说自己认识母亲,直到见到菲雨才和她们相认。

一开始,她对他确实有畏惧,有抗拒,然而,当他在自己面前收起了魔爪和獠牙,像个大哥哥和朋友一样,真心地守护自己,她觉得也许他依然需要关爱和温暖,于是她也尝试着更加坦诚的面对他,去做他的小妹妹。她不否认一方面她是有保护菲雨的小心思,但真心的占比成分也很大啊!

他可以为了她和圣女决裂,她相信他对自己的守护并不完全是假的,可是为什么他可以那样轻易的利用自己来胁迫母亲?她的父母从来不会对她做这种事。她觉得胸口闷闷的,被在乎的人当做筹码和棋子利用,那种沉重,那种委屈,都像一块块巨石般压迫着她,让她透不过气来。

“狮子哥哥,我在你心里到底是什么存在?你保护我,又可以利用我吗?”

神内琴佳终于开口问出了心底的困惑,柔软的声音里带着遭到背叛的颤抖,清澈的眼眸里一点一点漫上水雾,淹没他的倒影。

江冽尘内心又是一痛。这样近距离的面面相对,他已经无法再回避她的眼神。她的失望,她的心碎,都像一把把刀子剜着他的心。心防有一瞬间的塌陷,但他很快又提醒自己,现在不是感情用事的时候,接下来他要面对的是一场硬仗,如果他对她心软,就是对她的同伴心软,那么,自己就很难全身而退了。

“……这个问题,等决战之后我再回答你。”默然半晌,他倏地挑高了视线,不再去看那双会令他迟疑的眼,果断的再次加快了脚步。

这“互相伤害”的一幕,把粉丝们都看得纠结到不行。有人说,如果说江雨是一把刀从头捅到尾,那江冽尘和琴佳简直就是糖味的玻璃渣!硌得你满嘴都是血,血腥气里偏偏又能泛出一丝甜味来,边吃糖边挨刀,就是磕这一对的真实写照。

叶薰依早就得到了江冽尘的吩咐,她已经将店里简略收拾过一番,就等着琴佳来暂时“做客”了。

一见到两人,她仍是挂着一如既往的柔美笑容迎上前,向江冽尘屈一屈膝,视线落到琴佳身上,颇有深意的多看了她两眼。

神内琴佳不喜欢她,更不喜欢她那个打量猎物的笑容。她赌气的别开视线,不肯与她对视。这孩子气的举动,却引得叶薰依“咯”的一声轻笑,那笑声就像回荡在墓地里的招魂铃,透着别样的阴森。

江冽尘放了琴佳下地,将她推到叶薰依身前,简略交待道:“照顾好她,如果她不配合,就让她睡觉。”

他说得很简单,而这个“睡觉”里却包含了很多含义,并不限于打昏她,或是给她吃安眠药等等。总之,无论如何不能让她逃出自己的掌控。

叶薰依配合的抬手拢住了琴佳双肩,温婉颔首:“大人放心,薰依一定会好生照顾琴佳小姐。薰依也相信,大人神通盖世,定能旗开得胜。”

他的旗开得胜,也就意味着琴佳的故人们都将死伤惨重。江冽尘或是意识到了这一点,本是冷厉的目光微微一动,在琴佳面前半蹲下去,手掌有些不自然的轻抚着她的头顶。这本是做惯了的亲昵动作,在冷战多日,如今又是横亘生死之时,却是格外僵硬。

“不要乱跑,只要你老老实实的留在这里,我会尽量留你同伴性命。”

神内琴佳没有说话,她仍是无声的,哀伤的望着他。在刚刚用自己威胁过母亲之后,他又在用自己的同伴威胁自己。对他来说,真的就是任何人,任何事都可以被拿来威胁,不会有一点怜惜吗?

江冽尘无声的叹出一口气,大概他也不指望琴佳再回答他什么。回避开她质问的目光,他匆匆起身,临行前脚步竟是无端一滞,默然伫立片刻,又向叶薰依做出了两句最后的,或许也是唯一的交待:

“照顾好自己。”

“还有,别伤害她。”

喜欢邪世帝尊请大家收藏:(www.wenxiba.com)邪世帝尊文学吧更新速度最快。

邪世帝尊最新章节 - 邪世帝尊全文阅读 - 邪世帝尊txt下载 - 幻之以歿的全部小说 - 邪世帝尊 文学吧

猜你喜欢: 邪世帝尊开天录极道武学修改器神道丹尊帝霸
完本推荐: 好事多磨全文阅读长安第一绿茶全文阅读八零之锦鲤小姨妈全文阅读撒野全文阅读僵尸怀了我的孩子全文阅读咸鱼皇妃升职记全文阅读雄兵连之最强忍者全文阅读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好男人[快穿]全文阅读全球高考全文阅读女帝全文阅读爆款创业全文阅读可爱过敏原全文阅读斗罗之铠甲神装全文阅读诱她入局全文阅读入戏全文阅读神道丹尊全文阅读骑遇全文阅读金屋恨全文阅读拜拜[穿书]全文阅读进击的男神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三国:开局剧透了曹嵩之死!海上无花也怜侬开天录外乡人的旅途白月光是假的穿成替嫁小炮灰骑遇偶像直播秀神道丹尊沙雕太子被撸秃了入戏逍遥游常九娘[快穿]逆袭成男神男主他老是那样绝情如娇似妻金屋恨撒野好事多磨斗罗之铠甲神装可爱过敏原洪荒之封神开局我靠炼丹发家致富判官灵媒她又C位出道了极道武学修改器二进制亡者列车一朵花开百花杀享哥不按套路出牌

邪世帝尊最新章节手机版 - 邪世帝尊全文阅读手机版 - 邪世帝尊txt下载手机版 - 幻之以歿的全部小说 - 邪世帝尊 文学吧移动版 - 文学吧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