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文学吧 >> 我的家园[综武侠] >> 第 14 章

“若阁下是被无辜卷入之人,就请开门让在下验明正身吧。”门外传来刚才那个声音,直白中带着一种无形的压迫力。

辛渺默默的咬住了下唇,她做了个长长的深呼吸,走到门前,将门扇打开了。

她门口站着的是之前那个护卫,铜铃似的大眼睛盯着她,将她上下扫视了一遍,这回就是明目张胆的了。

辛渺往他身后看去,走廊上还站着一个人,穿着一身连珠纹的圆领锦袍,玉带皂靴,面目俊朗舒展,手上还把玩着一串珊瑚珠子,就像是在欣赏风景似的闲适的远眺着那艘船上的战况。

看他的穿着打扮和气度,辛渺几乎要以为他就是那个大人物了。

这个斯文英俊的男人转头看她,不着痕迹的打量着她,然后露出了十分温和的笑容,对她拱了拱手:“冒犯姑娘了,在下广燕王府文庆璧,请姑娘恕罪。”

文庆璧从袖子里伸出来的手格外的细腻白皙,映得那珊瑚珠子更红艳,他走上前来,拍了拍门口的护卫:“钧亢,给姑娘赔个礼,我们广燕王府可没有骚扰百姓欺辱良家的风气。”

原来这个虎背熊腰的护卫就是钧亢。

文庆璧被钧亢一衬,越发显得面如冠玉文雅风流,但钧亢却果然依言后退了一步,之前那种虎威赫赫的气势顿时收敛得一丝不剩,他对辛渺长长的作了一礼:“卑下冒犯姑娘了,实乃职责所在,望您见谅。”

辛渺略一迟疑,开口:“无事,我并没有放在心上。”

她语调轻柔从容,声音如冰击玉,文庆璧笑意融融的继续说:“多谢姑娘体谅,这一遭无妄之灾,诸位行船费用都由我广燕王府来付,略聊表歉意,万望姑娘不要推辞。”

辛渺也点了点头,王府办事,哪里轮得到她推辞,她只盼着赶紧到了地方下船离开。

她看了文庆璧一眼,刚才在隔间里说话的并不是他,恐怕主人还在隔壁坐着呢,那一位想必才是真正的大人物了。

她正要关上门,忽而听见另一道脚步声从隔壁跨出。

文庆璧立刻转头,脸上带着明显的怔楞:“三...二爷?”

下一刻,辛渺即将要被关上的房门就被一只手按住了。

辛渺抬眼,对上了一张雌雄莫辨的美丽脸孔。

令人意外的,这位被文庆璧尊称二爷的人年纪很小,也就是初高中的大小,但是容貌很绮丽,雪白的脸孔,眉眼如描如画,眉心还有一粒红痣,长而黑的睫毛正扑闪着上下打量她。眼珠颜色很淡,是一种带着浅绿的棕,转动中泛起水波,神色中带着难以形容的骄纵英气,仿佛世上一切都是他手中之物只待取撷,又什么都不放在心上。

他穿着一身红锦袍,腰系蹀躞带,挎着一把小臂长的长匕首,上面还镶着珠玉饰物,一看就是个金尊玉贵的小公子。

“娘子叫什么名字?家住何处?”

他痴痴看了辛渺的脸好一会儿,眼神往下看见了她手中的剑,眼睛一亮,忽而歪头一笑,神色一派坦然天真,用词却像个见色起意的登徒子。

文庆璧在他身后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和钧亢对视一眼,低下头默然不语。

辛渺为之愣住了,虽然她不知道古代的礼节是怎么样的,但他说话的口气真的不像个古人。

但奇怪的是她居然不觉得有被冒犯,也许是因为她面前的这个孩子年纪实在不大,又长得很好看。

嗯,这么说也不准确,不过辛渺的确没有从他身上感觉到恶意,虽然他语气和行为都很不含蓄。

“我姓辛,单名一个渺字。”辛渺语气平和的回答了他。

她略过了第二个问题,但对方没在意,只是笑嘻嘻的说:“哦,原来是辛娘子,在下姜子靥,有礼了。”

他说完,又从容不迫的说:“惊扰了辛娘子清静,实在过意不去,请娘子到隔壁去坐一坐吧,请娘子喝好茶。”

辛渺顿了顿:“多谢...我孤身在外,恐怕不方便,不好意思。”

她这拒绝可有点毫不留情的意思,姜子靥不由得愣住了。他身后的文庆璧也抬起头来,神色难辨的看了她一眼,好像也意外。

广燕王府统治这一方水土,还从有过自报身份后还会惨遭拒绝的,难道这姑娘不知道姜是皇姓,或者是没猜出姜子靥的身份?

文庆璧温声解围:“二爷,辛姑娘独自在外行走,您虽是好心,但确实于理不合,何必为难人家?”

姜子靥的目光从她脸上身上再到手里的剑依次扫过,眼中流露出明显的失望之色。

辛渺也没想到他居然没生气,似乎很是勉为其难的听了文庆璧的劝诫。气鼓鼓一副不甘心的样子,直勾勾的看她手里的青鸿剑,但还是点点头:“既然如此,就算了。”

这时,对面那艘船上几乎已经没人了,护卫原路返回,手一抖,那几根绳索立刻被收了回来,姜子靥吃了瘪,兴致缺缺的看了手下一眼,对钧亢摆摆手:“去将钱散给船把头,叫他把这一趟的钱都退给客人。”

钧亢低声应了,立刻转身走了。

姜子靥的黑衣护卫们默默做完了事回到船上,细密的脚步声闪进各个隔间,辛渺立刻闻见空气中淡淡的血腥味,马上告辞:“不打扰了。”

文庆璧对她满含歉意的拱手致礼:“请便。”

辛渺关上隔间房门,听见文庆璧骤然冷了下去的声音,正压低了对那些护卫说:“留活口回去报信了吗?”

有人回了话,他嗯了一声:“都回去。”,转而走到隔壁门口把门推开请姜子靥进去:“二爷请。”

姜子靥总算离开了她房门口,一边走一边挑剔地说:“你瞧瞧这些走江湖的,哪有一个能配得上侠义二字,没有半点侠客气度,恐怕都是些来王府沽名钓誉的货色。”

“这船上的多只是些拳脚都上不得台面的,世上哪儿来这么多真正的侠客,不过是刀口上舔血混口饭吃罢了,二爷何必苛责。”

她听见文庆璧轻声着,声音逐渐弱下去,随着隔壁门扉关闭,就基本听不见了。

辛渺坐回窗口,静静的听着姜子靥的那些黑衣侍卫悄无声息的进了其他的隔间,整个二楼立刻又平静了下来。

她隔壁的雅间里,姜子靥落座在格外加垫了软垫的椅子里,他身边的茶案上摆的茶水点心显然比船家提供的还格外要上档次,茶香四溢。

他瘫坐在椅子里,拿起瓷杯喝了一口撂下了,十分可惜的说:“你说隔壁的娘子是不是也是去王府参加英才会的?你瞧她手里的剑,倒是罕见的好剑,人又生的那样,仙女一般,也没听说过那些大派中有这样的人。”

他像是手痒似的,细长的手指在袖子下弹动了一轮,长叹一声:“可惜无从结识,如此人物想必性情也孤高随性,不会轻易折腰,哎呀呀,你看她都不理我的。”

文庆璧坐在一旁,听他自行脑补一串,把刚见面的辛渺夸得像是仙女下凡,不由得勾起嘴角来,无奈的说:“三姑娘,你若是要结识辛渺姑娘,恐怕得先恢复身份。”

姜此玉哈哈大笑,将袖子挽起来露出一截细细的手腕,眼波灵动的转了转:“没错,我现在毕竟是男子,她不好和我相谈甚欢,等她到了杭州,我再和她相认。”

文庆璧微微一笑,对她的想法不置可否。

虽然自从王府昭告江湖要举办英才会以来,杭州城内就涌进了无数武林中人,但辛渺连广燕王府都不知道,恐怕也不会遂了姜此玉的意。

姜此玉兴高采烈,满脑子想着美人,不住感叹:“辛娘子通身气度超凡脱俗,我看她武功也一定很不错!姜子靥还说话本里的红粉英豪美貌侠女是臆造呢,我看只是他见识浅薄罢了。”

她刚才在房里,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就觉得辛渺声音好听,想必人也很美,因此毫不犹豫的出来看,一见之下,果然是个大美人。看见辛渺的脸,她身子先酥了一半,又看见她手中竟然还有把品质罕见的宝剑,岂不是烈火烹油,兴致高昂。

身负宝剑的绝世美人,正是美人如玉剑如虹,真是妙极了,岂不比那些话本故事更有趣味。

可惜美人不愿意和她结交,她铩羽而归,不免有些讪讪的。广燕王府的三姑娘,只有她屈尊降贵赏识别人,岂有人还敢拒绝她的,真是做梦也没想到。

但是姜此玉竟然也不觉得脸上挂不住,可见人的包容性对美人是有很大余地的。

之后辛渺半步没出船舱,船不久之后就再度起航,她是已经无心再看窗外风景,屏气凝神正襟危坐,一想到周围的隔间里全是广燕王府的带刀侍卫,她就觉得头皮发麻,自己还得好好消化一下刚才看到械斗杀人现场的惊吓呢。

直坐的腰酸腿麻,辛渺只能抓着剑闭目养神。好在路程终于算是到了目的地,她先是听见窗外模模糊糊传来其他行船的水声,然后就听见码头的热闹来往。她立刻睁开了眼清醒了过来,伸手推开窗,碧波荡漾的湖面上都是各种各样的船只,停泊在码头上,来来去去。

杭州城的码头规模自然要大得多了,她一眼都看不完的大小,岸上都是人,做买卖的干苦力的还有乘船的客人林林总总,她眺望着,看见远远的有一座山。

娥镜山,算是到了。

辛渺看着那座一片青碧绿荫连绵的小山,顿时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总算是到了!

大船在吆喝声中驶入码头,辛渺立刻听见一片密密匝匝的脚步声从左右鱼贯而出。直到楼上都没动静了,她才拿上剑从船舱里走出去。一看,广燕王府的侍卫们已经开好了道,无人敢争先下船,船把头和伙计们都卑躬屈膝的和文庆璧在讲话。文庆璧背对着她,从袖子里掏出一块半个拳头大的银锭递给船把头,对方连连道谢行礼,眼看着要跪倒,文庆璧还伸手去扶了一把。

那位王府的二爷,漂亮的小公子,慢条斯理的从二楼梯上下去,他的侍卫跟在他身后,他走到甲板上,在众人的簇拥下,忽然回头看了一眼。

他的面容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白的过分,眉心间的红痣都看不大清楚了,但是一双猫一样浅色的眼瞳却显得很剔透,玻璃珠子一样闪亮亮的,很抓人。

辛渺猝不及防的和他对上目光,心里顿时一跳,就看见他咧个嘴,对她露出了一个灿烂而且毫不避讳的笑容,不知道怎么的,那笑容中似乎还有点神神秘秘的未尽之意。

“........”

辛渺还来不及反应,只是怔怔的站在二楼凭栏处,那孩子就已经转过了头,脚步轻快,几乎是一溜小跑,红锦袍的袍角都飞扬起来,转眼就飞似的已经跑下了船。

文庆璧转头正好看见这一幕,无奈似的摇了摇头,抬头看向她,俊秀的面容上扬起一个礼貌而友善的笑容,对她拱了拱手。

辛渺只好也对他颔首致意,对方便笑眯眯的跟在姜子靥身后下了船。

她这才看见,船下的码头上已经被王府的人围出了一片真空地带,有一辆青毡红顶的大马车正停在岸上,两三个丫鬟侍女打扮的漂亮少女正恭守在马车旁,见到神采飞扬的小公子走来,立刻福身行礼,又忙着去给他拉帘子伺候上车,忙而不乱,训练有素。

码头上的百姓自然是争先看热闹,但也不敢靠近那周围守着的侍卫们,只是一脸稀奇兴奋的指指点点罢了。

直到那大马车和王府的人都慢悠悠的离开了,才恢复原样,只是仍然在高谈阔论这些贵人的衣着样貌之类的话。

船把头这才满面红光抬头挺胸的吆喝客人们拿东西下船。

辛渺才回过味来,连王府的贵人都坐了他的船,简直是光耀门楣。

不过她心里也升起淡淡的疑惑,王公贵族家出远门走水路,不坐那种豪华的私家大船,怎么连这样普通的船都包不起?要和一些平头百姓挤一条船?

她还没想出个所以然来,之前那个招待她的伙计已经颠儿颠儿的小跑过来,带着和船把头类似的兴奋的红脸蛋儿,仰着头热切的招呼她:“姑娘!到啦!我带您去取马?”

小伙计今天长了大见识,虽说全程没敢抬头看一眼那王府里的二爷,但看那通身的气度和派头,够让他回想吹嘘好几天了,兴高采烈的,看见那位标致得和天仙似的女侠姑娘正站在二楼上,就十分殷勤的上来招呼。

辛渺才回过神来,连忙答应他:“好的,有劳。”

※※※※※※※※※※※※※※※※※※※※

大家觉不觉得现在这个文名需要改动。。。

我的家园听上去真的好像个消消乐游戏(orz

但是又不知道改成什么好嗨呀

《关于我在武侠世界当装修工的事》

《民宿老板娘不会烦恼不会武功》

《我们仍未知道房子是怎么一夜之间修起来的》(。。。。)

喜欢我的家园[综武侠]请大家收藏:(www.wenxiba.com)我的家园[综武侠]文学吧更新速度最快。

我的家园[综武侠]最新章节 - 我的家园[综武侠]全文阅读 - 我的家园[综武侠]txt下载 - 蔓里梅的全部小说 - 我的家园[综武侠] 文学吧

猜你喜欢: [综]那些炮灰们我的家园[综武侠]表小姐清穿之咸鱼皇贵妃常九娘重生后我渣了死对头锦乡里长安第一绿茶好事多磨逍遥游大宋小吏金屋恨
完本推荐: 不羁全文阅读锦乡里全文阅读骑遇全文阅读爆款创业全文阅读年年雪里全文阅读长安第一绿茶全文阅读偏爱全文阅读诱她入局全文阅读男主他老是那样绝情全文阅读大宋小吏全文阅读不朽凡人全文阅读拜拜[穿书]全文阅读快穿之陈舟游记全文阅读撒野全文阅读我从凡间来全文阅读撒娇全文阅读富婆租赁营业中全文阅读食局全文阅读女帝全文阅读不做替身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偷偷藏不住深海直播间咸鱼皇妃升职记偏爱好事多磨万法无咎食局表小姐开天录太子宠婢她跑了逍遥游大宋小吏[综英美]生而超人龙皇武神特种兵:开局被狼牙特招!金屋恨我从凡间来灵媒沙雕太子被撸秃了八零之锦鲤小姨妈快穿之陈舟游记大数据修仙可爱过敏原[快穿]逆袭成男神权臣与尤物帝霸月东出替葬重生后我被摄政王盯上了春秋小吏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好男人[快穿]

我的家园[综武侠]最新章节手机版 - 我的家园[综武侠]全文阅读手机版 - 我的家园[综武侠]txt下载手机版 - 蔓里梅的全部小说 - 我的家园[综武侠] 文学吧移动版 - 文学吧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