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文学吧 >> 末日拼图游戏 >> 第487章 扭曲已至,末日降临

第487章 扭曲已至,末日降临

注定会经历一次失败,不代表注定会失败。

生命如流沙一般散去的白雾,听到了这句话,却连意识里,也无法再回应。

他的身体在数千米高空中坠落,化为尘埃。他的意识则在深海之中,不断下沉。随后深海中的黑暗彻底淹没了他。

当一个人无限接近死亡的时候,他便以为自己已经死了。

死亡只是下一段旅途的开始,没有恐惧的白雾,并不害怕死亡。他只是很遗憾,将要离开这段旅途里的那些同行者们。

可白雾不知道的是——

流沙聚散,那具残破的身体,像是忽然间被灌注了难以想象的生命力一般——慢慢的修复,如流沙般散去的躯体,竟然在重聚。

这种生命力并非来自白雾,而是某股外力。

与之一道修复的,还有里世界中无数坍塌的建筑。

白远就站在沟壑边上,看着坍塌停止,看着大厦崩倾,又看着坍塌逆回,他的表情也从最快开始的严肃,再到露出笑容,再到仿佛一切如常:

“死亡只是下一段旅途的开始,但很显然,你的这段旅途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

……

随着井四的发疯,很多事情井四已然注意不到。

这场对决里,航班的无数乘客,要么淹没在了扭曲之中,要么被逆井领域将其视为扭曲,彻底堙灭。

白雾在死前,不计代价的将扭曲之力席卷向井六,反应慢了一拍的井四,终究是没能救下井六。

井五在这场战斗里,受伤很重,身体已经化为飞灰,要再次恢复,需要的时间比上次被井四击败时还久。

追猎者反倒是最幸运的,如果井四还清醒,他必然无法逃离,或者说如果白雾还能多活几秒……

任由井和逆井继续波及周遭,他也无法逃离。

只是追猎者内心生出疑惑。

如果神示要自己来这里,那为何自己会几度濒临死亡?

他想不明白,但见证到了几个顶级扭曲者的战争,也让追猎者心里产生一丝疑惑。

白雾,到底扮演着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这个人类,既然藏着如此强大的力量,为何始终不对自己下杀手?

追猎者到底是不懂白雾,这场战斗他是最置身事外的那个。

从视白雾为扭曲,到最后白雾燃尽自己流放井六,他多多少少,是佩服白雾的。

只是很可惜……这个人类,已经彻底死了。

人们对命运总是会有很多错误的理解,但如果从全局上去看,这些错误,某种意义上也不叫错误,而是转动命运的齿轮。

就好像追猎者。

他以为他的出现,是神在示意他完成狩猎,但却完全没有想过,神示也许只是为了让他完成一场“见证”。

疯掉的井四注意力在了别处,井四不断的散发着逆井,想要将井六从某种扭曲里解救出来。

可井六早已消失,至于在哪个空间,怕是连白雾自己都不知道。

星空之下,追猎者离去之时,最终发现……一口棺材不见了。

而在井四的周围,有一团蓝色的光晕。他忽然间想到了轮回!

这个好几方势力的人,都在不断争夺的东西。

若能够触碰到轮回,靠着万相法身,他将拥有轮回的力量。

但追猎者没有这么做,或者说不敢这么做。

井四表现出的力量,已然超出了他对扭曲的认知。很快,随着星空不断扩散,那团蓝色的光晕——

竟然化作了一颗星辰,点缀在了星空之中,闪烁着蓝色的光。

追猎者不知道这是否意味着井四将其吞噬了,但他知道,自己必须离开这里!否则井四一旦清醒,不管他对自己何种态度,都是未知的变数。

在星空不曾注意到的地方,追猎者再次变幻出双翼,疾驰向远方,逃离了这片战场。

这场扭曲汇聚之战,终于结束。

井六被彻底囚禁,白雾身死,井三失踪,井五在堙灭中等待着重聚身躯。

追猎者有一种预感,在这场扭曲汇聚之战后,世界即将发生巨大的变数,前所未有的,真正的剧变。

……

……

高塔。

负责在避难所处理防护罩的谢行知,接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

这个消息让谢行知如遭雷击。但传递消息的人,是机械城的帝王,零号。

这让谢行知不得不相信这则消息的真实性,于是谢行知很快回到了高塔。

高塔里的一切都在重建。

随着白雾终结了秦家,柳家,庞家,高塔迎来了新的时代。

阶层的壁垒被打破,前七百年的一切被重新洗牌。

如今的高塔下三层,再也没有了巨大的文明断层感,皆是一片欣欣向荣。

底层的诸多建筑毁灭于那段暗无天日的日子里,但新的底层,在大家的重建下,变得更加美丽。

层级与层级之间呈现出的差异化,不再是阶级和科技,而是分工。

比如外勤方面的,大多在一层,内政行政方面的在第二层。

当然这只是一个比方,具体的分配还在几个统治者的构建中。

王家和郑家为了在将来站稳脚,在出谋划策以及为高塔谋求稳定上,可谓下了大功夫。

一切都在变好。

不仅仅是高塔,就连避难所也在原蜀都监狱势力,调查军团势力,以及顾海林,聂重山等人的帮助下,扩展了不少。

区域重建的工作也在不断的完成,避难所渐渐社区化。

假以时日,这个扭曲的世界里,将会出现真正的,属于人类的乐土。

可偏偏是在这个时候,零号带来了一个让谢行知无比难受的消息。

这个消息他甚至不知道该如何跟宴自在说起。

来到了宴家庄园后,宴家的会客厅里,宴自在正在等待着谢行知开口:

“你何时这么扭捏了?谢家人做事不是一向如同机器一般果断?”

已然几度开口却始终无法开口的谢行知,终于咬了咬牙说道:

“白雾他,死了……”

宴自在先是眉头一皱,怀疑自己听错了,可紧接着,天平之眼似乎看到了谢行知难受的表情,让他再次从口型里确认。

果然,谢行知艰难补充起了细节:

“是零号带来的消息,白雾他……已经死了。”

“使徒彻底被摧毁,最后传送给零号的画面,便是一片漆黑中,白雾他的身体不断的瓦解……”

这一个瞬间,宴自在的脑海里一片空白。

他原本站了起来,随后又坐回了位子上,深呼吸了好几次之后,宴自在才问道:

“他怎么死的?他不是说去了灯林市?怎么会忽然死了?这样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死?”

就在不久之前,白雾从黑雾边境越过黑雾后返回雾内,为了前往黄泉岛,他直接启动返回轮盘回到了高塔。

当时白雾记得,在启示里,他对宴自在说了自己的去处——灯林市。

而在宴自在的说法里,自己似乎是在灯林市,死在了井四手上。

白雾当时想到的是,尽可能只改变自己的轨迹,而不改变其他人或物的轨迹,便在抹除因果,前往航班之前——对宴自在声称自己前往了灯林市。

于是宴自在的视角里。白雾去了一趟灯林市,然后……死了。

谢行知感受到着宴自在语气里的沉重,内心也很不好受:

“按照零号的说法,极有可能是井四,因为使徒的能量记录反应,和百川市避难所时井四出手的能量反应一样……”

“井四……”

那个最强大的怪物,宴自在内心有些绝望,白雾的实力,也只有那几个井字级比他更强。

但为何偏偏是井四?

回忆起百川市避难所时的经历,宴自在甚至还有后怕感。

井二与井五已然是人类无法企及的领域,但井四灭掉他们,只在弹指间。

这样的对手该如何抵挡?白雾怎么会与他成为了敌人?

如此可怕的存在,自己又如何才能为白雾报仇?

谢行知叹道:

“目前不清楚白雾是不是真的死在了灯林市,但他既然对你说了是前往灯林市,想必就是在灯林市遭遇了井四。”

“因为周围都是一片漆黑,使徒也被彻底摧毁,记录的数据里,只有漆黑与星辰。零号也很遗憾,没有给出更多的数据。”

“零号就没有可能犯错吗?”宴自在看着谢行知,就像是希望谢行知能够认真回应零号也会犯错。

“他或许会犯错,但你应该知道……这个可能性很低,我们应该……接受事实。”

“嗯……”

宴自在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双目显得略微呆滞。

这个世界少了谁都行,当然也包括白雾。身为永生者,自己见过的生老病死何其多?

可宴自在还是很难受,前所未有的难受。

如果仔细去推敲,会发现高塔,避难所,种种变化都是白雾在推动。

也是因为有了这样的一个人,那些原本毫不相干的人,各种纷乱的命运才糅杂在了一起。

否则也许再过七百年,他也不会认识聂重山,认识五九,还会带着来自第五层的傲慢活着。

一切都是因为白雾,高塔才有了巨大的变革,避难所才会真正成立。

或许白雾也被很多人影响着,但同样,这么多人也受白雾的影响。

这样的一个人,或许不是救世主,但一定是一个能活很久,和那些黑暗中的庞然大物们博弈的人。

这样的一个人,怎么会忽然死了呢?

他实在是无法接受这个消息。

谢行知也不知道是第几次发出长叹: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应该怎么办,该怎么对其他人说……我可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去跟众人讲,尤其是谷青玉和宴玖。”

白雾的朋友很多。

这些人分散在各处,通知起来很麻烦,但总归是要去通知的。

宴自在说道:

“我会亲自告诉小玖,至于五九那边……再看看吧。我总觉得最近会有大事发生,没想到是白雾的死……”

谢行知也有这种感觉,自打高塔势力洗牌之后,他就觉得一切发展太顺利了。

人有时候就是这么贱,渴望着美好平静,但当美好平静真的到来时,又会觉得……怎么可能这么顺利呢?

那种暴风雨将至的感觉并没有因为白雾的死亡而驱散。

宴自在不吭声,心里却对未来有着莫大的恐惧。

将来到底会发生什么?

白雾的死亡,会否改变某些东西?井四和白雾出现在灯林市,或者说疑似出现在灯林市,到底是为了什么?

是为了得到某种东西吗?那井四到底得到了没有?

“我忽然觉得……他的死亡只是一个开始。”

宴自在满脸忧虑。

谢行知并没有见过这个样子的宴自在,他问道:

“什么开始?”

“灾难的开始。”

……

……

塔外,未知之地。

悠扬的钟声响起时,带着欢笑声的孩子们,开始跑向了教堂。

穿着护士服的女人带着和蔼的微笑,开始讲起故事。

在教堂外,穿着白大褂的男人,手里拿着一颗红宝石项坠。

这颗宝石项坠,和董念鱼胸前的红宝石项坠几乎一模一样。

男人的目光看着教堂,没有太多的情绪。

不久之前,他曾经感应到了某种气息的消逝。

就像是井五忽然间感觉到井六会死一样,所有的井字级的人,都有着类似的感受。

但井六终究没死,可去了哪里,也无人知晓了。

男人猜测着发生了什么,但终究是猜不透。

他只知道,井六对董念鱼出手了。

而董念鱼的一举一动,时刻掌握在自己手中。

男人轻轻抚摸着胸前的红宝石项坠。

远在世界彼端的另一款项坠,发出了光芒。

“时机到了,就从今天开始,准备迎接我主的降临吧。”

这句话是通过胸前的红宝石项坠,传给了世界彼端,另一个项坠的拥有者。

说完这句话之后,穿着白大褂的男人,开始走向教堂。

走进教堂之后,孩子们齐聚一堂,看见“爸爸”的到来,显得十分快乐。

男人先是示意女人出去,穿着护士服的女人眼里闪过一丝惊恐,但看到男人皱起眉头的瞬间,她还是没有迟疑,有些惊慌的逃了出去。

教堂的大门关上,悠扬的钟声再次响起。

孩子们欢笑在钟声里,渐渐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恶魔的咆哮声。

当男人再次走出教堂的时候,那些曾经天真无邪,来自世界各地具备着某种才华的孩童们——

全部变成了丑陋扭曲的生物。

头发如火焰燃烧的女孩用扭曲尖锐的声音叫着:“爸爸……妈妈……救我……”

脑后长出了第二张脸,脖子变得如同长颈鹿一样的孩子也在痛苦的嘶吼着:

“爸爸……我今天……表现得好吗……”

在他们身后,有人的嘴里吐出了无数的寄生虫,有人的额头上长满了眼睛,还有人的头发如同触手一样蠕动,五官不断扭曲。

穿着白大褂的男人面无表情,带着群怪物,走向了高墙。

围绕着农场的高墙,在墙的那边——

是他想要征服的新世界。

……

……

雾外某处。

沈殊月看到了董念鱼胸前的红宝石项坠,发出了光芒。

“这是你和你伙伴们的联络器?”沈殊月皱起眉头。

“你答应过,让我见到白远的。”董念鱼平静的说道。

另一边,五九闭着眼睛休息,但并没有睡着。

自打魔塔外一战之后,五九就盯着二人,他暂时还不知道井一和井六的计划,也不知道董念鱼和沈殊月的交手,算是井一和井六的交手。

他只知道,不管是董念鱼,还是沈殊月,都不该是在雾外出现的人,因为就连肩头的猫,都时常会看几眼这两个女人。

所以五九也不影响她们的计划,只是默默跟着她们,如果这两个人做出了某种举动,将来他也可以给白雾一些情报。

沈殊月也不在意,在意也没有用。

她甩不开五九,这个男人和她真打起来,她完全不怕,但短时间内,她会被压制的很惨。

所以只要对方没有节奏董念鱼,沈殊月也不在意。

甚至时不时对五九抛几个媚眼,媚态十足的和五九聊聊天。

只不过五九的表情,和那位溪云子不同,面对沈殊月的美丽,他几乎没有任何反应。

五九,董念鱼,沈殊月,三人如今就在一处农庄里。

不久前老赵和姜零已经找到了农庄,就等待着白雾的指示。

只是白雾始终没有回应什么。

沈殊月说道:

“我当然会带你找到他,但你需要有些耐心。”

董念鱼早已猜到,井六的目的,是打算用白远套住她,她冷冷的说道:

“我已经给了你几天的时间,既然你和井六不信守承诺,那就怪不得我了。我不傻,你们想要做什么我很清楚,可惜了。”

沈殊月没有听懂可惜了的意思,只是笑道:

“难不成你以为你逃得掉?小哥哥,她要是逃了的话,你家白雾可是会很难受的,我相信你会帮我的吧?”

五九没有说话,但微不可觉的点了点头。

他与沈殊月,一个是白雾的人,一个是井六的人。

他们都坚信着自己的选择是对的,但二人都不知道,白雾与井六发生了什么。

董念鱼轻轻抚摸着胸前的红宝石项坠,眼神渐渐冰冷:

“我并不需要逃跑,你们似乎忘了,我存在的意义,是引出高塔。”

这句话尚未说完的时候,五九和沈殊月都感觉到了强大的精神能量波动。

但二人想要做什么的时候,已然来不及了。

董念鱼像是在瞬间释放了过于猛烈的术式,双眼无神的倒在了地上。

五九睁开眼:

“她怎么了?”

沈殊月摇了摇头,她也不清楚这个女人做了什么。

但她忽然感觉到,某种不好的事情就要发生了。

……

……

奥尔罗岛某处,天空忽然下起了大雨。

某写字楼的十三层,一名程序员看着窗外,嘴里念念有词,整个人像是定格在了那里。

窗外是如蚂蚁一般大小的人类,载具,来来往往,在森冷坚硬的城市里不断的爬行着。

“你怎么还在这里站着?赶紧回到位置上去,接下来关于西区的情绪检测维护的数值,要在两天内赶工完成,别他妈在这浪费时间!”

“这几天大家都辛苦一下,上头要严查那些日常生活里情绪数值超标的存在。我们必须赶紧更新出最新的算法!”

疑似老板的人对着一屋子埋头工作的员工说道。

但那名站在窗前,看着窗外景象的人……并没有回到自己的工位上。

他的嘴里依旧念念有词,不断的重复着什么。

老板登时露出了扭曲的表情,愤怒到了极点……他猛然间意识到自己的负面情绪超标了。

可他就是压抑不住这股愤怒,像是终于回忆起了愤怒的感觉!

他怒不可遏地走向那名员工:

“我在叫你回去干活!!”

老板感受着到愤怒的情绪在吞噬自己,仿佛想要杀了这名员工!

但很快……他的愤怒被恐惧压制住。

“加班……加班……加班……加班……加班……我讨厌加班!讨厌加班!”

他听到了这名员工不断念叨的话,随后看到了窗户上,那名员工的倒影——

那根本不是一张的人的脸!这名员工,已然变成了恶堕!

那张脸上浮现出了无数代码符号,双眼只有眼白,眼窝凹陷到了夸张的地步,感受到了老板的靠近,他猛然间转过身来。

来自奥尔罗征服发的腕表上,显示他的负面情绪已经超过了三百!

“我,讨厌加班!”

就像是丧尸袭击人类一样,这名程序员变成的恶堕,开始疯狂的撕咬着昔日的老板。

在极度恐惧之中,老板也开始变异……

而围观了这一幕的程序员,一个个因为负面情绪的引爆,身体开始出现了变化。

一个平日里心里承受能力极强,素来乐观的年轻实习生,在这一刻带着恐慌逃离了这一层大楼,他疯狂地,不要命地开始往楼下逃跑。

好几次遇到了变成了恶堕的其他公司的员工。

好在这些人才刚刚转变成恶堕,对人类的攻击欲望还不那么强烈。

形体也还在扭曲的过程里,像是没有彻底完成转变。它们没有对实习生发动攻击。

但一切都只是时间问题。

实习生拼尽全力,终于逃出了这栋大楼,以为自己得救的时候,却发现……

街道上的景象更可怕。

被压抑了负面情绪数十天的人们,终于迎来了情绪的爆发。

街道上车辆乱撞,无数行人都在咆哮声中身体开始变异。

这一刻,实习生感受到恐惧突破了自己的极限,他看着自己双手变得扭曲……终于意识到了一件事——

扭曲已至,末日降临!

(不会铺垫太久,会尽快回到白雾的剧情上去,但明天有点事情,生日了请个假,如果回得早,也有可能不请。)

喜欢末日拼图游戏请大家收藏:(www.wenxiba.com)末日拼图游戏文学吧更新速度最快。

末日拼图游戏最新章节 - 末日拼图游戏全文阅读 - 末日拼图游戏txt下载 - 更从心的全部小说 - 末日拼图游戏 文学吧

猜你喜欢: 末日拼图游戏
完本推荐: 春秋小吏全文阅读全球高考全文阅读白月光是假的全文阅读富婆租赁营业中全文阅读偶像直播秀全文阅读枭起青壤全文阅读撒野全文阅读开天录全文阅读食局全文阅读锦乡里全文阅读拜拜[穿书]全文阅读偷偷藏不住全文阅读穿成替嫁小炮灰全文阅读末日拼图游戏全文阅读一朵花开百花杀全文阅读金屋恨全文阅读八零之锦鲤小姨妈全文阅读我想和仙君退婚是真的全文阅读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好男人[快穿]全文阅读告白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食局富婆租赁营业中一朵花开百花杀全球高考爆款创业拜拜[穿书]可爱过敏原外乡人的旅途八零之锦鲤小姨妈开天录我靠炼丹发家致富不做替身万法无咎重生后我渣了死对头[快穿]逆袭成男神沙雕太子被撸秃了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好男人[快穿]被认回豪门后爆红了白月光是假的帝霸斗罗大陆之开局签到焰灵姬从亮剑开始崛起入戏金屋恨常九娘海上无花也怜侬偷偷藏不住月东出美漫之超级英雄之父黎明之剑

末日拼图游戏最新章节手机版 - 末日拼图游戏全文阅读手机版 - 末日拼图游戏txt下载手机版 - 更从心的全部小说 - 末日拼图游戏 文学吧移动版 - 文学吧手机站